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為底層工人作證,不容官僚代言:紀念打工詩人許立志逝世五周年

30/09/2019 - 9:42am
Share

今天是打工詩人許立志逝世五周年。許立志2011年到深圳富士康打工,歷盡了流水線工作的異化和離鄉打工生活的愁緒,工餘時寫成195首詩。2014年9月30日,許立志從深圳龍華一座大廈的十七層縱身一躍離開了世界。10月1日0時0分,許預設的定時微博發送了,寫上「新的一天」,原意無限希望,但讀者卻只感蒼涼。五年後的今天,中國農民工仍然與工作中的不公、暴力和異化搏鬥,自殺工人卻不再被媒體關注。《惟工新聞》輯錄許立志的詩作,並回顧近年中國電子業工人的情況。


許立志生於1990年7月28日,廣東揭陽玉湖鎮東寮村人,父母均為農民。高中畢業後,許在廣州、揭陽等地打工,2010年開始寫詩。2011年,許赴深圳富士康公司打工,成為一名流水線工人。許的合約為期三年,試用期最低工資約1700元人民幣,加班另計;轉正後提高至2300元。他當過作業員、倉管、線長等職務,亦曾管理整條流水線。

2014年,許回到江蘇謀職,但由於工作不順,他重返深圳與富士康簽約。9月26日,許再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勞動合同,月薪1900元人民幣。四天後,許跳樓身亡,享年24歲。

許立志的詩作多在富士康工作期間完成,內容圍繞流水線工作和廠區的生活,主題涉足打工生活、鄉愁、死亡等。作品見於《打工詩人》、《打工文學》等。

中國農民工的生活長期不見於主流媒體報道。就算工人獲得鎂光燈的青睞,也是來自非政府組織做的工廠調查報告,被社會科學式的文字所敘述。但許立志等詩人的作品卻表達了農民工的想望、情感和觀點,為工人的生存狀態留下證言,不容官僚和政府代言。

許立志的詩句犀利,經常運用各種身體意象來描寫在工廠區的打工生活,是長年在流水線工作的工人才能刻劃的真切感受。另一方面,讀者也能從許的詩作變化,感受到工廠工作對工人帶來的情感轉變,如何清刷詩人所運用的意象。以下輯錄三篇相關的作品:

《我咽下一枚鐵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鐵做的月亮

他們把它叫作螺絲

我咽下這工業的廢水,失業的訂單

那些低於機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離失所

咽下人行天橋,咽下長滿水鏽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經咽下的現在都從喉嚨洶湧而出

在祖國的領土上鋪成一首

恥辱的詩

2013-12-19

 

《流水線上的雕塑》

沿着流水線,筆直而下

我看到了自己的青春

汩汩流動,如血般地

主板,彈片,鐵盒……一一晃過

手頭的活沒人會幫我幹

幸虧所在的工站賜我以

雙手如同機器

不知疲倦地,搶,搶,搶

直到手上盛開着繁華的

繭,滲血的傷

我都不曾發現

自己早站成了

一座古老的雕塑

2011-6-12

 

《流水線上的兵馬俑》

沿線站著

夏丘

張子鳳

肖朋

李孝定

唐秀猛

雷蘭嬌

許立志

朱正武

潘霞

苒雪梅

這些不分晝夜的打工者

穿戴好

靜電衣

靜電帽

靜電鞋

靜電手套

靜電環

整裝待發

靜候軍令

只一響鈴功夫

悉數回到秦朝

2013-12-5

 

在書寫打工生活以外……

許立志逝世後,大陸詩人、詩歌評論家秦曉宇為其出版了詩集《新的一天》,並在序言中寫到︰「許立志就有許多作品無法歸入『打工詩歌』的範疇,其中也不乏佳作,這作作出表明他就是一個真正的詩人,與職業身份無關,通過它們,甚至可以更好地去認識他的寫作才能、文學資源、風格意識與詩歌個性。」

秦提到許獨特的幽默感,詩作裡偶爾會自嘲或惡搞他人,但內容卻有暗藏鋒芒。另外,許立志在現實生活找到的靈感,亦激發他在文學創作中的形式創新,不少作品均饒有趣味。以下輯錄兩首相關的詩作:

《自嘲歌》

人家是高富帥

我是矮窮矬

人家身家過億

我身患鼠疫

人家出門買小米

我只能在家喝小米粥

人家出門買蘋果四代

我出門買四袋蘋果

人家出門泡妞

我只能在家泡茶

人家出門立馬車震

我出門立馬車禍

2013-5-21

 

《一顆花生的死亡報告》

商品名:花生醬

配料:花生、麥芽糖、白砂糖、食用植物油、食用

鹽、食品添加劑(山梨酸鉀)

產品標準號:QB/T1733.4

食用方法:啟蓋後直接食用

貯存方法:開蓋前於常溫避光通風乾燥處儲藏,開

蓋後請密蓋冷藏

生產者:汕頭市熊記食品有限公司

廠址:汕頭市龍湖區新溪鎮北中村遠東工業園B2廠房

電話:0754-86203278 85769568

傳真:0754 -86203060

保質期:18個月產地:廣東汕頭

網址:www.stxiongji.com

生產日期:2013.08.10

2013-11-16

 

工人自殺從未停息 自殺潮後難再獲媒體關注

流水線上不見終日的工作、工廠高壓的管治和工人之間分割的情感狀態,都使離鄉別井的打工生活格外痛苦。這些電子業工人的工作條件首次得到廣泛報道,來自2010年富士康12名員工接連跳樓自殺身亡的事件。然而熱潮過後,許立志的自殺所獲得的媒體關注已疲弱得多,遑論其他沒有「詩人」身份的工人。

但工廠的自殺情況從未消失。據電子監察(Electronics Watch)和經濟權利協會(Economic Rights Institute)2018年的報告顯示,由2003至2017年間,中國電子產業至少發生了167宗工人自殺事件。工廠在很多自殺案件後派人迅速收走受害工人的遺物,派封口費要求其他工人避談事件,防止家屬找到僱主需要負擔責任的證據。另一方面,工廠和警察之間則會要求工人家屬盡快接受賠償,並要求家屬不能向外界透露相關自殺事件。這些都是事件沒有得到流傳的原因。

然而,不斷的掩蓋卻不會取消問題。工人在社會上面對的各種矛盾是自殺的來源。該報告指出,工作的速度和強度超出常理、高壓的紀律要求、日夜顛倒的輪班制度均與自殺風險相關。工人目睹管理人員找黑社會襲擊頂撞的員工,輪班制導致長期失眠頭痛,以至目擊工業災害的發生,愈益使他們焦慮和抑鬱。可見,以往讓不少工人以自殺控訴的問題,許立志生活中面臨的不公、暴力和身體傷害,仍然未有得以改變。

在許立志逝世五周年的今天,需要更多人閱讀工人保留下來的詩作,接過其生命中承受的種種來迎接新的一天。

 

報告參考:

The Link Between Employment Conditions and Suicide: A Study of the Electronics Sector in China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