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通用汽車近5萬員工罷工 無懼工會阻力爭取臨時工及二級工獲平等待遇

24/09/2019 - 3:17pm
Share

編按:近期4萬9千名通用汽車工人發動了美國私營企業最大型的罷工,導致55間工廠和零部件中心的生產陷入停頓。工人的首要目標是改變現時的工資雙軌制度,爭取二級工人和日益增加的臨時工獲得平等待遇。在香港的大型企業裡,僱用的制度同樣五花八門,不僅要分Tier,還有外判、合約、實習生等一大堆制度,旨在將企業賴以運作的工作劃分開來以進一步壓低成本。美國的汽車業工人已經意覺到這種制度對工人所帶來的分化有多嚴重,工會成員不單減少了,今天的正式工未來也會成為外判工,因此群起反擊。


【惟工新聞】自從2007年資方和工會間發生衝突後,4萬9千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工人再次發動了私營企業最大型的罷工,導致55間工廠和零部件中心的生產陷入停頓。這場罷工可為通用帶來每天5千萬至1億美元(約3億9千萬至7億8千萬港元)的損失。在罷工發生前,通用預期這一季能獲得350億美元(約2743億港元)的利潤。

工人希望在這次罷工奪回他們以往所失去的東西。2007年,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nited Auto Workers,下稱UAW)同意了工資雙軌制(編按:在一家企業劃分一級和二級工人,兩者有不同的薪酬調整制度)。之後美國經歷經濟衰退,政府為了挽救汽車企業,使通用從納稅人身上獲得了500億及其他的讓步。自此,該公司盈利大幅反彈,在前三年共錄得350億利潤。通用上年的所得稅一元未繳,反而行政總裁瑪麗·芭拉(Mary Barra)獲贈2千2百萬美元。

另一方面,通用亦大肆以低薪臨時工、合約工和稱為通用子系統(GM Subsystems)的分支來替代正式工,使曾是私人企業界指標的通用汽車工會合約條件愈來愈差。工會人數和力量不斷下跌。當UAW在2007年發起2天罷工時,工人人數有7萬4千人,比現時多五成。對此,9月16日在底特律通用總裝廠組成警戒線的工人表示,爭取臨時工和二級工人的平等是他們的首要目標。

正式工工作被劃作附助性質 工人接替父親崗位後被外判

今天,通用汽車除了二級制外,外判的情況已不斷擴張。外判清潔工現時只能賺到每小時15元(約188港元)的工資,但以往當他們還是正式工並受集體協議的保障時,一級的老員工薪酬是每小時31元(約243港元)。以往這些工作通常會留給年資較高的工人,他們的身子已因多年的流水線工作而勞損。但通用現在把他們看作是附助性質的工作,並決定由外判工完成。

在田納西州斯普林希爾(Spring Hill)通用汽車廠的5200名員工大部分均是UAW會員,但當中只有3600人擁有通用的正式合同。其他人被視作「生產商伙伴」(supplier partners),只是被派往工廠工作。

潔西·凱莉(Jessie Kelly)在底特律外圍一間通用汽車技術中心工作,她指那裡有1300名直屬工人,另外550人受聘於愛瑪客(Aramark),負責清潔和技工的工作。在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廠工作的木工米高·穆西(Michael Mucci)則指他接替了父親的工作,但他的父親是通用員工,而他則要受僱於愛瑪客。「但我的上司跟他一樣。」穆西指。由於愛瑪客並不聘用木工,所有傳統的技工已被分解為「機工」和「電工」。

只許長散工一年請三天假 努力數年僅可升為二級工

通用還以臨時工或稱「長散工」(Permatemps)來進一步削弱工人的工作條件。長散工雖然跟正式工做一樣的工作,但收入(只有15美元)和福利都少得多。「身為臨時工的你完全沒有任何權力。」曾是臨時工的凱莉說。臨時工的狀態可以維持好幾年。他們每年只容許請假三天,不僅無薪更要事先證明,還需經常連續七天工作。很多人像凱莉一樣堅持下去,希望終有一天能被升為通用的「發展中」級別(二級工)。

「當二月最後一週的分享利潤工資單發下來時,有兩名並排站著的工人,他們全年都做一樣的工作,但一人拿到11000美元(約8萬6千港元),另一人分文不獲。」任職斯普林希爾UAW地區工會的米高·赫倫(Michael Herron)說。

當臨時工制度在三年前獲得批准時,三大汽車商(福特、通用和佳士拿)指它只會用來填補空缺。但今時今日通用指7%的藍領已是長散工。赫倫則指,斯普林希爾有200人是長散工。「他們不是那些只是頂替90天空缺,讓另一名工人能放長假的工人。他們已經三年每週無休工作,應該跟所有人一樣獲得同樣的報酬。」

工會嚴重官僚化 外判工正式工被迫分頭罷工

當罷工工人希望在困住他們的洞中爬出來時,工會領袖卻沒有提供幫助。國際領袖組織了抗議沒有合同的運動來鼓勵工人和向管理層施壓,但同時沒有公布談判的訴求。罷工警戒線上的告示牌寫的也只是「UAW罷工了」。在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的流水線上,一個支持者被要求不要拿著自製的「團結」標示,只有官方的標示才被允許。

甚麼都沒有在廠內派發。沒有對會員的統計調查、沒有一線工人的合同行動小組、沒有談判通訊令成員投入其中、沒有「警戒線演練」、沒有拒絕超時工作、沒有公眾宣傳、沒有公開的談判——這些工會常見的戰術都沒有出現。與數十年前的情況一樣,UAW的官僚對整場罷工守口如瓶,只有管理層能窺視他們的計劃。在費林特大會派發資料的西恩·克勞佛(Sean Crawford)解釋,成員只在媒體上獲得罷工的資訊。

當工會領袖指示通用汽車工人越過同一個工會會員的警戒線時,罷工更以一個極壞的形式開始了。麥歇根和俄亥俄州五間通用汽車廠約850名由UAW代表的愛瑪客清潔工,已經在沒有集體合同的情況下工作了超過一年。他們在9月14日晚上11點59分發起了罷工,這同時是UAW集體合同到期的時刻。但通用汽車的正式工則被要求在沒有合同的情況下回來報到,甚至無視工人的警戒線。經過一天的生產後,他們的罷工才在24小時後開始。

「我實在想不到有比這一更壞地開展罷工的方式。」克勞佛說。他為免越過警戒線而請了事假。「那些最後參與了生產的人應該為此蒙羞。」

在通用汽車的鉅額利潤下,UAW本應可以將這場罷工轉化成一場對準企業貪欲的全國公投,以及使大眾支持工人的訴求,就好像全國卡車司機工會(Teamster)1997年發起UPS罷工時宣稱「半職的美國不行的」一樣。近期,美國的教師也要求「建立學生們應當擁有的學校」。可惜,直至罷工開始時,UAW還沒有嘗試將工人的議題跟大眾可以支持的事情連結起來。

工會貪腐醜聞纏身 一線工人奮身一搏

通用汽車希望增加工人對醫療保障的供款。他們同時提出了一個低於通脹的工資調整:第一和三年增加2%,第二和四年給出2%的工資一次性款額。更差的是,公司沒有對層級制度提出任何修改。

公司的強硬態度可以從它停止為罷工工人支付健康保險可見一斑,工會因此會承擔部分的供款。但以往汽車公司在罷工期間仍然會繼續為保險供款。這些措施反映通用根本不把UAW放在眼內,特別是該工會的領導層之前被爆出貪污醜聞。

8月28日,UAW工會主席格里·瓊斯(Gary Jones)和前主席丹尼士·威廉斯(Dennis Williams)被聯邦調查局搜查。瓊斯未成為主席時的最高助理官員凡斯·皮爾森(Vance Pearson)則被控以挪用工會資助作個人享樂,大部分人相信瓊斯和威廉斯將會是下一個被控告的人。他們在法庭文件上被稱為「UAW官員A」和「UAW官員B」。

皮爾森現時仍然留任UAW行政管理層,更被指參與了集體合同到期後的談判。他是最近因貪污被控或定罪的第六名UAW官員。工會副主席和通用部門工會的最高助手則是第二和三名相關人士。

對於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展罷工,克勞佛指︰「沒錯,UAW充滿腐敗,甚至是超出相像地令人作嘔。但罷工不取決於他們,而是取決於我們。我們可以並且會清理門戶。但我們現下有更急切的鬥爭在手頭上。」

凱莉也希望將重點放在通用汽車上︰「假如有人在工會濫權,那麼他的未來已經決定了。我們的未來卻沒有定下來,仍然懸置在半空。我們可以做的是跟其他人在一起,因為假如我們稍一分心……通用便會勝利,因為我們將焦點放在錯誤的鬥爭上了。」

米奇·霍斯(Mitch Fox)現在在底特律的羅穆路斯引擎廠(Romulus Engine)工作,這已經是他經歷無數倒閉和裁員後任職的第三間通用汽車廠。他認為自己之上的工會官員聲譽不佳將是投入罷工的動機︰「當這一切正在發生,可能他們會更努力嘗試贏回我們的尊重。但願事情會這樣發生。」

工人:不接受任何認何雙軌制的方案

但拿以往的合同作為標準的話,瓊斯談判的協定將會是無力的。假如這場罷工結果是消耗工會的成員多於通用汽車,領袖答應的將是一個有簽約獎金和大量工人層級的合同。此時,通用汽車的罷工工人只有一個工具來面對兩難:他們的否決權。他們可以將佳士拿工人2015年所做的一樣:工人組織起來否決一份認可工資雙軌制的合同。

佳士拿的一線工人當時在沒有工會支持下製作了傳單和T裇,創立了Facebook群組來分享戰術,並在介紹會議外舉行抗議。他們做了沒有人認為會在UAW發生的事,並以2-1投票反對威廉斯的方案,壓過他那句充滿藐視的「結束雙軌制是廢話!」,並贏得部分勝利。企業的提案改變了,建立了一個二級工的8年轉正制度(雖然工人仍然沒有退休金和平等的醫保計劃)。

在佳士拿的投票後不久,可能受那裡的否決結果鼓舞,通用的技工以六成人反對拒絕了集體合同,贏得部分改善(生產工人的贊成比例是58%)。

「我會對任何沒有提供路線實現所有通用/UAW員工平等的方案投反對票。」克勞佛說。「這是一項神聖的原則,亦是工會(Union)的根本意思。這種機會可能不會再來了。」

 

譯自:Labournotes:GM Strikers Say 'No More Tiers!'

部分內容經編輯刪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