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中國工運大搜捕一年 工人、學生、記者、社工無一倖免

09/08/2019 - 8:01pm
Share

標籤

3日前,深圳公安發佈「深圳亮劍」防暴演習的片段,聲稱有1.2萬名武警參與。片段中多名頭戴黃色頭盔,身穿黑衣的示威者手持橫額和木棍衝擊數千防暴警察(!?)。然後防暴警察出動催淚彈和警犬,以壓倒性的人數把示威者圍捕。由於片中的示威者貌似反送中抗爭者,很多香港人都解讀為恐嚇反送中抗爭。值得一提的是,示威者的橫額寫著「還我血汗錢」,「我建大廈我卻肚餓」。

的確,中國公安鎮壓維權行動從來兇殘,收地收樓也可放催淚彈。在大大小小的工人罷工及土地維權當中,經常有工人被捕,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處以不超過15日的「行政拘留」,甚至被安插「尋釁滋事」等罪名而被判監。究竟深圳公安是想恐嚇香港人還是全國受剝削的工人農民?有可能以上皆是。

要打壓維權?很多時候根本未到暴力鎮壓,在源頭已經被撲滅。自2015年7月搜捕三百多名維權律師及法律界人士(709大搜捕)及12月搜捕過百名工運人士之後,緊接下來的一波鎮壓發生在2018年至今。

表一. 2018年至今被打壓工運人士概況

 

佳士建工會遭鎮壓 稱抓到幕後黑手卻不開庭

去年7月,深圳佳士工廠工人循正式途徑申請成立工會,卻遭到中華全國總工會及老闆聯手打壓,四名工人代表被關押至今。來自全國各地,關注工人權益的學生因而來到深圳聲援。他們在工廠所在的坪山區遊行、演講,到政府部門抗議,卻在8月24日全部被捕。有些人被送回老家由該地警察看管,有的被逼接受日以繼夜的「再教育」,更有人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而學校亦禁止學生在校內繼續進行關注工人權益的工作。

同期,深圳警察在8月份逮捕「打工者中心」工作人員付常國。新華社評論以大篇幅聲稱他與香港團體「勞動力」為佳士事件的幕後黑手。然而在這篇未審先判的文章刊登一年過後,付常國仍然下落不明,其家屬委託的3名律師先後因為遭到官方恐嚇而放棄處理其個案,亦未有開庭審訊。

工運人士陸續被牽連 社工記者也遭殃

8月過後,打壓陸續有來。到了2019年1月20日,多名廣東省勞工機構工作人員被捕,至今超過半年仍未開庭審訊。在3月29日,工人媒體「新生代」的兩名編輯被捕,罪名是參與塵肺工人維權。到了5月22日,輪到多名社工及網媒「土逗公社」前編輯被捕等5人被捕,至今下落不明。

香港團體聲援不絕

自去年佳士工人被打壓以來,職工盟、社民連、社會主義行動及多個關注中國勞工的團體不斷聲援,並向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及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提交投訴。

多個團體原訂於7月27日,佳士工人被捕一週年發起行動。然而7月21日晚元朗黑社會襲擊反送中抗爭者引起全港憤怒,網民呼籲一週後再次前往元朗抗議。聲援行動因而「暫緩」至昨日(8月9日)進行,多個團體代表到中聯辦抗議。

基督徒學會代表謝世傑發言時批評,中國政府近年大規模發展社工專業,卻忘卻了社工的根本價值是公義與人權。他指出,社工的工作有助解決有需要的人的問題,令人有更好的生活,實際上是為政府解決問題。然而中國政府打壓社工,要留下來的社工協助維穩,與社工價值相違背。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代表馬浩然談及被捕工運人士的遭遇,批評中國政府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惡法,未經審訊即剝奪公民人身自由半年。期間禁止公民見家屬和律師,而且監禁地點不明。他亦提到,過去不少遭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人受到酷刑逼供,擔心被捕工運人士的人身安全。

 

相關報導:

一年之間,百人被捕,你不可不知的中國勞權大事

塵肺病工人遭警方噴辣椒水驅趕 維權之路遇三大難關

搜捕維權律師四週年 中國公民社會日益受壓

廣東勞工組織維權人士被失蹤 解謎懶人包

 

延伸閱讀:

1819工運大搜捕資料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