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香港初創企業Lalamove剝削內地司機 連續兩年爆發多地罷工抗議

29/07/2019 - 2:52pm
Share

近日,內地一間網上貨運平台「貨拉拉」在廣東、天津、昆明等全國各地調低運費,引發司機罷工抗議。據工人在網上發布的消息,為了對抗平台進一步削減司機收入,珠三角一帶的司機在7月18日發起了3天罷工。

另一方面,近300名司機亦在同日早上聚集在浙江省寧波市金融硅谷產業園的貨拉拉分部外,拉橫額抗議運費下調,一度引發交通癱瘓。其間示威工人疑與警察衝突,兩名司機被拘。7月19日,另外百多名司機則在深圳多麗工業園「貨拉拉」總部外抗議,遭大量防暴警察包圍。網上視頻顯示現場同樣爆發衝突。

據悉,本次涉及下調車手運貨單價的「貨拉拉」,母公司實為香港初創企業 Lalamove,由香港科技園協助初期發展。由2013年開始,該公司從創投基金募資超過4億美元,業務範圍涵蓋新加坡、泰國、菲律賓等國家,以及中國135個城市,全球車手總數已達到300萬。

早於2018年5月,中國貨拉拉調低單價的行為已引起司機不滿,發起全國多地罷工。在深圳、長沙、成都等地皆有數十名司機在貨拉拉公司分部外拉橫額,反對公司在沒有預先通知下大幅下調單價。司機要使用貨拉拉系統接單,必須先繳交約700元人民幣的按金,並每月繳交199至399元人民幣不等的月費。大約一年後,司機同樣爆發抗議,可見工人處境並無改善。

貨運平台加入市場 加劇司機競爭

貨拉拉司機表示,以往貨運市場的工作主要由路邊和親朋好友介紹,但自從貨拉拉加入市場競爭,以往的生意源便大幅減少,很多沒有客戶基礎的新車手亦同時湧現,壓低師傅收入,迫使他們也以網上平台找貨,變相加劇司機之間的競爭。

起初,貨拉拉平台的貨源充足,「去到哪都能再搞個單,每天(收入)最少三四百」。然而,由於企業競爭愈來愈激烈,司機指平台單量急降。「幾乎每天早上都接不到單出去,下午接個單出去,晚上打空車回來」。

以東莞市為例,以往中型客貨車及小貨車由第6公里以上收費劃一為每公里4元人民幣。按目前的單價調整,6公里及以上的收費會呈階梯式下降。中型客貨車第26-30公里降為每公里3.6元、31-50公里則為3.3元,如此類推。此舉使長途運單毛利大幅降低,對於需要自資油費的司機打擊沉重。

據內地媒體《中國經營網》報道,貨拉拉是次降低運價,其實是與「快狗打車」等其他同行對手的價格戰。該公司降低長途單價,一方面意在搶奪市場,另一方面則迫使司機多接短途單,加快短途貨單市場的發展。其公開說法是︰降價會增加平台單量和訂單分佈,減少司機空車返程的情況,有利於司機增加收入。

平台貨單量下降 司機為還貸開外掛

然而,據工人的說法,貨拉拉的長途貨單不多,大規模降價後,首當其衝令司機收入受損。更大問題的是,以往一單長途單相當於幾單短途的收入,比較划算,但調價後長途單相對短途單的優勢蕩然無存,變相喪失了吸引力。另一方面,短途單亦有其自身問題。司機表示,短途單雖然距離近,但競爭激烈。部分貨單例如搬家等的等待時間亦長,費時失事。

面對企業的剝削和行業競爭,加上不少司機都有車貸在身,每月需要還款,令不少人開始在平台搞起外掛程式,以加快自己的搶單速度。工人的文章便寫道︰「我身邊的幾乎都有外掛,還有些一邊用,一邊代理賣。(…)外掛備註不讀秒,搶單失敗其實已經在進行(另一單搶單)中,這些貨拉拉不是不管,是數量太龐大了。」

貨拉拉司機這次抗議的結果不得而知。但從車手公開的訊息可見,他們之間雖然存在競爭,亦沒有正式的工會組織,但仍以各種社交媒體互通消息,討論如何抵抗平台的剝削手法。

 

綜合報道。

 

參考文章:

中國經營網:貨拉拉全國大範圍調價司機抗議“降價拉單”模式

貨拉拉事件曝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