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一年之間,百人被捕,你不可不知的中國勞權大事

27/07/2019 - 9:56am
Share

標籤

香港的言論自由在未來很可能不斷收窄,近月來種種現象都似乎在印證這一說法。警察默許白衣人在元朗港鐵站內襲擊市民,另一邊廂示威者和記者恣意採取暴力,政府在各場合都展視何謂傲慢——記招用沒有內容的空話來表示他有忽略反對聲音的權力,法律上緊緊握著重判示威者的機會。

近來街頭運動和遊行此起彼落,沒有因打壓而退下來,這絕對值得支持和鼓勵。然而,思考如何在言論自由收窄的環境下繼續改變社會,也變得急不容緩。近年香港流行一種說法,即大陸裏都是順民,奴性強,不能也不敢反抗暴政。任何人如果願意撇除偏見,都會發現今天有人在中國勉力為工人爭取權益,甚至招上牢獄之災。去年佳士事情之後卻發生大規模的抓捕,被捕和被失蹤的人數過百。理解中國勞權人士狀況,除了希望讀者能夠理解和同情他們處境之外,亦是思考在香港抗爭路上的他山之石。

難忍無理條件 建工會遭多重阻撓

佳士廠房提供工作條件惡劣,公司多次拖欠工資、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更設立了名目眾多的罰款,每月罰款和剋扣的工資的金額約每人一千元人民幣。佳士公司為打造品牌形象,強制要求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的員工參加名為「樂跑」的10公里無薪強制徒步。

面對上述不公,佳士工人遵循現行法規去組建工會,於前年五月十日向坪山區人力資源局和坪山區總工會遞交聯名信投訴,獲總工會建議組建工會。在香港組建工會,只需七名有表決權的會員簽署即可申請,但在中國「基層工會、地方各級總工會、全國或者地方產業工會組織的建立,必須報上一級工會批准。」然而,佳士工人在依法組建工會的道路上,除了面對廠方多重刁難,向上級工會求助亦不得要領,最後更被廠方和警方聯手施以暴力。

7月16日起,發起組建工會的工友﹙包括米久平、余浚聰、劉鵬華﹚遭廠房保安毆打,並被開除。7月20日試圖照常上班,更被佳士幾個保安拒於門外,其中一位被保安打倒在地。7月20日,十多位佳士工友與聲援者到深圳坪山燕子嶺派出所外抗議,遞交抗議書,警方拒絕接受,並在同日拘捕所有人。雖然24小時後獲釋,然而有人在派出所內受傷,有的長時間被罰跪。

工人受欺壓,學生沒有袖手旁觀

佳士工人被捕後,不少學生公開聲援,寫聲援書,到派出所聲援被捕的工人,在整個運動中扮演重要的位置。這些學生除了認同工人建立工會捍衛自己的權利合法合理,不齒作為國家機器的警察之外,亦對於工人遭遇有實在的理解,亦為此感到痛心和同情。這一點在他們的聲援書裏可以見到,像〈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裏寫到:

「幾年前,富士康工人十餘連跳,淋漓的鮮血昭示著當代階級矛盾之深重;幾個月前,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沉默的工人大軍繪製出漆黑的諷刺畫;而最近,塵肺病工人維權艱難,無聲的屈辱怒吼出工人群眾所受之不公……

今天,又有深圳坪山佳士黑廠之惡劣行徑,各種壓迫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令工友們忍無可忍:非法調休,變相減薪;佔用周末,強制徒步;嚴苛罰款,肆意剝削;沒有足額繳納住房公積金;恐嚇員工,洩露隱私;變態管理,偷窺上廁所;阻撓工人組建工會,毆打員工。但燕子嶺黑警非但不維護工人的合法權益,反而毆打工人,非法關押工人! 」

被秋後算帳的,不止是工人和學生⋯⋯

2018年9月到11月,工人學生接連被捕和失蹤。及後被拘捕的群體卻有漫延之勢。先是校園內研究勞工權益和馬克思理論的社團也無法順利注冊,及後沒有直接參與在佳士事件的爭取勞權群體和編輯也接二連三被捕和失蹤。一些和政府有合作關係的社工機構員工也被抓捕。具體群體包括:

1.工人支持者

簡介:佳士事件發生後,除了工人代表被拘外,其他附近工廠的工人聞訊前來支持,也被警方拘捕。

打壓日子:2018年7月至今

2.學生網絡

簡介:九月起,不同大學的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的社團注冊遇到阻礙,北京馬克思主義學會更在校方一紙令下改組,並將原有成員全數剔除在外。曾參與佳士聲援的學生亦先後被捕、被綁架和被失蹤。

打壓日子:2018年9月至今

3.勞工權益組織

簡介:共有五位勞工權益組織職員被捕,包括深圳迪威信工潮前工人吳貴軍成立了「新工億」,為面臨關廠的工人提供法律諮詢,讓工人了解法律保障的權益,與資方談判。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的何遠程負責為工人、勞工機構進行集體談判培訓、應工人邀請介入勞資集體談判案件。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負責人張治儒、前職員簡輝和宋佳慧則為工人提供法制宣傳、法律援助和職業安全培訓服務。

打壓日子:2019年1月20日

4.勞權自媒體工作者

簡介:被捕的危志立、柯成兵和楊鄭君均為媒體「新生代」的輯編,長期關注和支持湖南塵肺工人維權。吳瓊文倩在上班路上被警察帶走,家裡被搜查,至今失聯。她為前破土網主編,現土逗的志願者編輯。早期被拘的還有發表左翼論述的「紅旗」編輯等。

打壓日子:2018年8月、2019年1月後

5.社工中心

簡介:北京、廣州和深圳等地,均有抓捕勞工NGO人士的行動。目前已知包括北京希望社區創始人李大君,機構主要服務進城務工人員,為他們的子女提供幫助;清湖社區學堂創始人李長江,為工人提供社區服務;及在廣州從事勞工問題研究的清華大學社會學博士後研究員梁自存均被帶走。同月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社工童菲菲遭廣州警方帶走,該機構主要項目有青少年發展工作、婦女健康與安全及社區發展。

打壓日子:2019年5月8日、22日

各輪大規模搜捕事件簿

由爆發至今的一年間,中國內地警方展開了全國性的拘捕行動。據統計,直接或間接與佳士事件相關的被捕者達110人以上,當中53人仍在拘留當中。從每次拘捕行動的時間及對象,能看出內地警方的行動皆是有計劃、有組織、有明確目標。

第一波拘捕:即時壓制示威行動

與佳士事件相關的首次大規模拘捕發生於2018年7至8月,即工廠工人示威行動及各界人士支援行動開始後不久。在7月底及8月初,最先發起及參與示威行動的工人及支援人士已被大規模拘捕,部分人在示威現場被送上警車,亦有部分支援者被傳召到派出所後失去聯絡。其中一名積極聲援者沈夢雨在8月11日被身份不明人士綁架,公安局更在網上發布消息,指她是被父母接上車帶離。

第二波拘捕:打壓聲緩學生

其後,來自全國各地的大學生及支援人士組成聲援團,到派出所外要求放人。至8月24日,這群聲援者亦被防暴警員闖入住處清場,共50人被捕,當中4人仍在囚。這段時期的搜捕,顯然是以即時壓制示威行動為目標,除了部分被認為帶頭的人物外,其他被捕者在被捕後不久獲釋。

第三波拘捕:秋後算帳

拘捕行動並未停在最初拘捕的一部分示威者身上,曾支持佳士工人維權的人士在數個月後即開始遭清算。2018年11月,廣東省警方動員到廣州、北京、上海、武漢、深圳等地,強行闖入18名曾支持佳士示威的人士家中,並將其拘捕。被捕人士包括剛從大學畢業的學生,亦有來自深圳「青鷹社工中心」的職員。被捕者當中,部分在被強行帶走時遭暴力對待,甚至部分學生是被沒表明警察身分的人帶走,至家人收到警方通知才確認是被拘捕。據目擊者憶述,其中一名被捕者張聖業是被超過10名黑依人毆打並強行帶上車。

第四波拘捕:警方鎮壓擴展至校園內

佳士事件爆發後,內地大學關注勞工權益的學生團體開始遭受壓力,首當其衝的是2018年9月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閱讀研究會」無法順利註冊。其後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的同類團體亦被校方勒令整改。2018年末,一直未有向在校生動手的警方開始將行動擴張至校園內。先是帶走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會長邱占萱,其後再有10名曾聲援佳士示威的大學生被拘捕,當中一人被強制退學。據聲援團在網絡上提供的消息,部分聲援團學生被警方約談時,被展示了在囚聲援團成員的認罪片段。

第五波拘捕:佳士事件外的勞權人士亦被捕

與此同時,與佳士示威沒有明顯關係的的勞工團體同遭拘捕。首先是由1月開始,5名於廣東省勞工團體任職或曾任職的成員從住所被警方帶走,並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為由實施刑事拘留。3名任職勞工權益媒體「新生代」的編輯亦於1月至3月被捕。

到5月,深圳、北京等地5名曾在不同社工機構任職或擔任義工的人士同樣被捕。至今,此13名勞工團體及社工機構人士皆未獲釋。從2019年初開始的拘捕行動可見,佳士事件引發的已不單是警方秋後算帳的拘捕行動,一般社工機構及勞權人士皆成為嚴防的對象。

結語

香港言論自由未來很可能不斷收窄,近來街頭運動和遊行沒有因打壓而退下來,絕對值得支持和鼓勵。然而,思考如何在言論自由收窄的環境下繼續改變社會,也變得刻不容緩。理解中國勞權人士狀況,除了理解和同情,亦是思考在香港抗爭路上的他山之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