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為補家計來港慘遇意外 母:以為只是分類廢品,哪想到有這種機器?

20/07/2019 - 8:49pm
Share

標籤

上周四(7月11日),一名年僅20歲,原籍河南信陽新縣的青年羅君豪在流浮山一個回收場工作期間,發生嚴重事故,右腳膝蓋對下被碎膠機絞碎,左腳皮肉被削去。這宗工傷曝光後令讀者嘩然,媒體同時發現羅君豪受中介所騙,誤以為支付2萬元可以得到正式工作簽證,結果卻在異地身無分文而被僱主控制,相信香港有不少工人身陷同樣問題。《惟工新聞》遂採訪了羅君豪父母了解情況。

幫補家計難耐收入微薄 萌生到港念頭

羅母向《惟工新聞》表示,由於新縣的工資水平太低,種地收入亦難以維生,他們一家很早便穿州過省到福建廈門打工,兒子亦在廈門讀書。不過,一家人因收入問題難以供兒子完成職業學校課程,羅君豪於是決定輟學打工,並希望自立和幫補家計。

羅君豪最初做美團外賣送貨員,收入還算不錯。「他跑過美團,只是我們不讓他做。太危險了,瞧著那個手機騎車,在大城市裡面,經常有人跌個頭破血流,做父母的肯定不想兒子危險。」兒子後來轉做餐廳服務員,但工資水平差一截,於是便想辦法多賺錢,才在網上接觸到中介人。

「他就說是微信上的一個朋友,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的面。」中介人跟羅表示可以介紹到香港工作,月薪達2萬元,但需要先付2萬元安排工作簽證。羅於是向父母借款,打算到香港闖一闖。羅母在廈門做洗碗工,一個月工資2千多,2萬元相當於不吃不喝一年的工資,加上兒子初到香港尚未有生活費,現時戶口積蓄已經分文不剩。

到了深圳,羅跟接頭人見面,旋即被收走2萬元中介費。其後,羅被要求交出身份證,表示要作複印。「你把身份證給我,我再給個身份證,你就可以上班了,沒事的。」羅父轉述當時情況。

到港方知工作內容 全無安全培訓

「我們一開始不知道他要去做甚麼工作,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羅君豪被帶過關後,始知道自己將會從事回收場工作。羅在6月5日正式上工,主要從事分揀膠樽的工作,日薪600元,但工時長達10多小時。到出事當天,羅已工作超過一個月。

在回收場內,膠樽會經分揀後由機器絞碎,以便洗淨和熔化為新物料。按照膠樽型號,回收後的塑膠可被製作成塑鋼帶和顆粒狀物料。據父母了解,由於絞碎塑膠的機器上經常有膠樽停留,未能順利進入機器,工人需要用腳將塑膠擠進機器內,懷疑兒子在這個過程失足跌入機內。羅君豪跌入機器後大叫,同事才知道意外發生,並按下緊急停止掣。據悉,羅的右腳膝蓋以下部分已被輾碎,而左腳腳掌皮肉亦被輾至見骨。

羅母表示,兒子在回收場內從未接受相關訓練,不懂操作機器,工廠亦未有想辦法將滯留在機器上的膠樽清除,始做成意外。「早晚是會出事的。一般工廠不會讓你隨便操作,我年輕時在工廠工作,你不懂得操作不讓你上崗,他讓你受訓之後才工作。」

羅母嘆道:「兒子告訴我他的工作很輕鬆,我們也以為只是簡單的分類,哪想到會有這種機器?你添上一個億給我,我也不要這個錢。我要這個錢幹嘛。」

醒後面臨三項罪名 警員長期看守防止逃走

事後第二天,羅君豪進行右腳膝蓋以下的截肢手術後,與母親微信溝通。「我那時還在洗碗,還在上班。看見兒子跟我視頻,我打開一看,看到兒子那個樣子躺在床上,嚇得我都半死了。我在想香港是好地方,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呢……」

羅氏夫婦聞訊後馬上趕回河南辦理證件到香港探望。數日後,當二人來到病房時,只見病房駐紮著警員,並需向警員出示證件證明身份。由於羅君豪並非經香港政府允許的輸入勞工計劃到港,他甦醒後被要求簽署文件,面臨干犯逾期居留、使用偽造身份證、非法工作等三項罪行。羅的手機、證件、背包、衣服等個人物品已全被警方沒收,而他所住的病房門外有警員二十四小時駐守。

羅父認為香港警方的待遇過於苛刻,對於同為受害者、且無能力逃走的傷者造成心理壓力。他表示,真正應負責任的是回收廠老闆及深圳中介。不過,即使制裁最多也只是判監和罰款,反觀其失去肢體的兒子卻前路茫茫,並不公道。

羅君豪正在閱讀自己在媒體上的報道

或被遣送出境 傷者前途迷茫

自意外發生之日,羅君豪已在屯門醫院留醫一週以上。他將在未來數日再進行數次手術,將左腳壞死的腳趾截肢,並將手臂皮肉移植到左腳腳板。如手術成功,左腳可望保留部分功能。

羅父表示兒子已收到初步醫療費用單據,當中每日住院費用達港幣5000元以上,擔心最後可能要負擔數以十萬計的醫療費。不過,據羅父所述,回內地就醫收費同樣高昂;回到戶籍所在地(湖南新縣)就醫也不可行,因農村醫療技術落後。

目前,羅氏父母二人分別在福建廈門做零散工及洗碗工,夫婦二人之前月入合共4000多元人民幣,沒有退休金、醫療保險等保障。羅氏夫婦擔憂,若兒子復健過程不佳,一至兩年後仍不能站穩,父母照顧他會影響原來的收入。

然而,羅君豪能否留港就醫及復健,並不取決於其本人或父母的意願。由於觸犯《入境條例》,羅君豪將有可能被遣送離境。目前,醫院方並未向傷者及家人透露手術後的住院及復健安排;警方亦未有透露接下來的法律程序,只是安排了在羈留病房有床位的情況下,將轉移羅君豪到羈留病房。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