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77遊行:找大陸旅客傾計嘴炮隊報告

12/07/2019 - 5:55pm
Share

編按:上週日,反送中遊行移師九龍,從尖沙咀星光大道遊行到西九龍高鐵站。響應網民呼籲,不少參加者各出奇謀,向訪港旅客介紹香港最近的抗爭。惟工新聞收到「找大陸旅客傾計嘴炮隊」參加者來稿,講述期間見聞。


小妹在77尖沙咀反送中遊行前,機緣巧合加入了telegram的一個「找大陸旅客傾計嘴炮隊」,目的係向佢哋解釋同宣傳反送中。因為心裡覺得,大陸人都無可能個個係順民,咁啱遊行去得旅遊區,如果有得掉轉頭影響返啲大陸人的想法,落下習總面、搞下中港平民外交都好吖。

當日,我膽粗粗見識一行十餘位鍵盤戰士真身,一齊出征去。本來我無咩期望,大家甚至諗緊會唔會比愛國大陸人鬧返轉頭,喺個group度諗緊到時要點回應。行動中我發現,固然有一來就拒接傳單的人,但不少遊客都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就算是立場不同的,也願意花時間跟你談。

  1. 尖東一帶鴨仔團團友

我們先在遊行一小時前去了歷史博物館,那裡人數比想像中少,一係就一家大細,一係就戴晒襟章等上旅遊巴。無啦啦搵人傾計,未講清來意,一般人戒心都幾重,連望都不太願意望我們,甚至會即刻走開怕惹麻煩。我哋無功而還,都幾灰下。

  1. Amy 同 Yousaf

之後,我們回到接近遊行起點的文化中心,坐在一排樓梯上集合,身邊就有不少駐足看遊行的「獵物」。Yousaf和Amy坐在我身旁上一級樓梯看遊行,像看巡遊一樣看得入神。

Yousaf是來自巴基斯坦的難民資格申請者,識聽廣東話但口講英文。我一開口,他就說 “I support Hong Kong protestors”。他指自己和不少難民朋友都不喜歡這個政府,覺得要推行中國的法律不好。他還說自己之前都試過遊行幾次,可惜有次有人叫他離開,教他好不無奈。

他仲問我,點解你哋會選嗰個女人上台㗎?教我耍手擰頭同佢講,我哋特首係小圈子選出來㗎。佢又話,你聽得明我啲英文真係好,平時啲人都聽唔明㗎(我心諗:唔難聽得明啫,可能係啲人懶得聽)。

同行的Amy來自本地,操帶口音的廣東話。一開始她不太說話,只是在觀望。後來問多幾次她怎麼看,她淡淡的說︰「要交代呀,覺得個政府要交代。做得不好。」還不時問我遊行人士的手勢代表什麼(我:佢哋向警察喝倒采呀)。

家住九龍的她在一間時裝店裡打工,最近很多大陸遊客逛店時,很多都會談及反送中:「支持㗎,佢哋支持 [反送中] 㗎。當然有唔同聲音,有人撐、有人反對啦,但係都知道發生咩事。」

  1. 胡小姐一行六人

見到一家三口的內地遊客在樓梯邊坐著看遊行,我就走上前搭話。他們馬上非常好奇地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又馬上滔滔不絕地,跟著五大訴求個次序,用普通話解釋咗逃犯條例、警察暴力、暴動定性、要求放人、雙普選五樣嘢。他們一家一路聽、一路點頭。

講到興起的時候,同行的胡小姐等三人走了過來,前前後後,仲有十幾個路人駐足聽我解說,更有一個人路過比咗個Like我。年青的胡小姐尤其認真地,看我手上的一份黑警開槍圖,再傳閱給他人。

講到最後,一家三口的爸爸說:「你講了,我們就明白了。」他們往海港城方向離別前,胡小姐還很真誠的留了名字,說「支持你們」。

  1. 鍾先生

鍾先生是來自東莞的中年人,會說廣東話。他手提著遊行傳單,很快問了我好幾個問題:我的立場、教育程度、對中國政府的看法、看香港的反對派是什麼人、出來的真的是年輕人嗎等等,像想先了解我的來頭。他說,要小心這些遊行呀,會不會有什麼人在草叢放炸彈呀什麼的。(我:不會啦,香港沒有這些事情⋯⋯)

我問他為什麼來看,他說,內地沒有遊行示威呀,雖然在東莞反對徵地拆遷的個體戶也不少。我提到近日武漢萬人反興建焚化爐的遊行,他說這種也很普遍,但都是為了「不要在我家旁(not in my backyard)」的少數人利益。

在他看來,內地只有「利益」問題,沒有「政治」問題。我問,六四事件也算政治吧?他說,這些要看全局,不能只看少數人的要求,就放棄大多數人的利益。

接著他說,剛才你提到的雙普選呀,沒有可能的,為什麼還要提呢?(我:但是反送中本來也「沒可能」呀。)他最後寄語,大學生要好好用自己的身位呀。

  1. 廣東道派傳單

我們一行人跟不上遊行隊尾,決定搵嘢食、順道去廣東道派簡體字傳單(有6.9一百萬人上街相片,加中國在囚維權人士資料)。就咁派其實不少遊客都會接,更有一些駐足觀望廣東道口衝了出馬路的人,我哋就去講多幾句。

有的遊行人士行完,見到有傳單都會說加油,甚至自動走過來拎傳單派、「補位」同外國、內地遊客解釋發生咩事。

感想:

其實大陸遊客無論支持定反對都好,在大陸資訊封鎖之下,點都會對一場眼前的遊行感到好奇。我覺得能為他們帶來鮮見的資訊同溝通機會,都係一件好有意思嘅事。聽到中國網上長城以內的支持聲音,就感到更受鼓舞了。

telegram組內的新朋友事後一齊食飯吹水,大家聽到遊客嘅回應之後,好像都見識到一些新嘢。我覺得事後我哋傾計隊之間的交流,一樣咁可貴。

最後我哋都有諗:以後仲做唔做呢?定期喺旅遊點做得唔得?做到好似法輪功咁一味傳教,有無用?點先可以傾到啲好嘅計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