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響水化工廠死者家屬遭跟蹤打壓 見親人一面需先簽賠償協議

07/04/2019 - 2:09pm
Share

江蘇鹽城市響水縣化工廠3月21日發生的爆炸事件,官方聲稱至今已造成78人死亡,六百多人受傷,成為中國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爆炸事件以來傷亡人數最多的工業事故。

爆炸發生後,鹽城市市委常委會表示將提升全市和化工產業的安全生產,淘汰安全系數低的小型化工企業。然而,事情並未告一段落。有死難者家屬在爆炸發生3天後於微博發文,表示被禁止領取親人遺體。從社交媒體記錄可見,網名「筆起彼落」的微博表示,自己及親友希望見父親一面,亦已找到遺體,但政府要求其先簽協議,確定賠償,才允許見逝去親人,使其勃然大怒。

監視、跟縱、打壓:來自國家的二次傷害

此段消息被廣泛轉發後,該名網民及其親人隨即被政府嚴密監視。「筆起彼落」在網上發文表示收到政府電話詢問其情況,並「說了微博的事情」。其後,自己和親人便一直被跟蹤:「今日死者頭七,我們開車出門一直被他們以是為我們安全著想的名義跟著」。博主及其親人所住的酒店外亦有人長期監視,美其名為關心,但卻向他們表示出門吃飯都要由其代勞。

爆炸事件發生後7天,「筆起彼落」再發放幾張相片,顯示十多名受難者家屬來到響水縣委員會請願,拉橫額要求允許見死者一面,給予合理賠償。但平和的抗議卻換來警察打壓:博主丈夫及母親因此被捉走,並在車上被拳打腳踢。據「筆起彼落」的微博形容:

執法人員在車上對其實施暴行,將媽媽的臉踩在腳下,讓她動彈不得,媽媽說喘不過氣來,現在已腫脹。對我老公連續噴辣椒水,並打耳光,壓著他的腿,致其全身肌肉多處受傷,並大方狂言:我打你了,你能拿我怎麼辦?

由爆炸發生後的晴天霹靂,再在十多天內經歷了密集的監視、打壓,「筆起彼落」及其親人難敵國家權力機關的暴力。4月1日,博主發文表示自己及親人已妥協,簽紙將父親火化。由於政府施壓指不簽協議便不能火化,博主不願親人再受無謂折磨,只能無奈接受事實。

維穩壓倒一切 打壓死者家屬由來以久

這種大型工業意外的暴力維穩並不鮮見。早十年前中國煤礦意外頻繁發生,打壓家屬的手段可謂政府的標準措施。由於政府害怕死者家屬以親人性命要求提高賠償金額,無論是國企還是民營的煤礦在工業意外發生後,都會強迫家屬盡快完成喪事。在一些案例中,政府提供的工傷賠償更會隨著喪事拖延而不斷減少。

2004年11月30日,山西省人民政府下發《關於落實煤礦安全責任預防重特大事故發生的規定》文件,為了阻嚇煤礦的非法違規生產,文件規定煤礦企業發生死亡事故後,礦主對死亡職工的賠償標準每人不得低於20萬人民幣。自此以後,20萬元的金額成為很多其他省份的煤礦意外賠償標準。雖然賠償額度較以往有所提高,能暫時紓援家屬的經濟困難,但對於不同死者家屬而言,他們的家庭狀況會影響未來開支,應該獲得的賠償各異。然而,政府官員通常都會在家屬最悲痛並難以思考未來的時候,強迫他們接受統一的標準賠償。

逼害環保人士 鹽城為發展打壓維權早有前科

在2007年5至6月,太湖出現藍藻暴生的事件,無錫對出的太湖變成一片綠色,令該市淡水無法飲用。事後調查認為事件與化工業把污水排除太湖,造成大量化工廠搬遷到鹽城等地,並為此大量徵地。在2012年,當地環保人士稽書龍舉報鹽城澳洋開發區徵地損害農民利益,並引進有毒的化工廠,因而遭到報復。根據「權利運動」網頁紀錄,稽書龍在2012年11月2日與朋友打麻雀期間被公安以「賭博」為罪名拘留,多次變更罪名後控告稽書龍「妨害公務」。稽書龍最終被判監兩年,期間多次遭到虐待。

出獄後,稽書龍繼續就此事抗爭。在2017年10月2日到北京上訪期間,卻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拘留至今,在3月7日才開庭,面臨1年6個月到2年6個月的監禁。與他一同上訪的村民陳巧蘭亦遭15日行政拘留。

相關報導
天津爆炸:你必須知道的五件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