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廣州清潔工接連死傷 疲累過勞、危險工作環境醞悲劇

16/02/2019 - 2:41pm
Share

編按:對廣州的清潔工來說,這個新年充滿不平安。在過去一個半月,接連有兩名清潔工被車撞傷、三名清潔工死亡,而這些安全事故完全沒有得到媒體報導,消息只有在清潔工之間流傳。以城市清潔工(內地稱環衛工)為主要對象的自媒體「心環衛」發表文章,探討疲累過勞、危險工作環境如何醞成悲劇,揭示社會、政府對清潔工的漠視所帶來的傷害。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又是一條人命,再有環衛工命隕馬路

文:梁心(心環衛)

2019年2月12號上午11點左右,廣州天河區環衛三所一名環衛工人(清潔工)在下班途中,於黃埔轉珠吉路引橋方向,騎電動車被大掛車(大型貨櫃車)撞倒身亡,事故責任交警部門正在認定。遇難環衛工友是在河湧撈垃圾的,來自湖南衡陽的工人。有人親眼現場目睹,慘不忍睹。

又是一條人命,而這已經是廣州環衛在過去的僅僅一個半月內發生的第三條人命。

2018年12月31日晚上7點鐘左右,元旦前夕,廣州天河七所一位來自四川的黃姓環衛工在廣州大道清掃快車道過程中被車撞倒,傷到腰部。

2019年1月1日早上,廣州越秀區作業中心一位45歲的湖南朱姓環衛女工,在解放北路中國大酒店對面(越秀公園)附近執行早班作業,被車撞到當場死亡。

2019年1月21日廣州市天河環衛一所五山班,一位環衛工人在作業清洗垃圾桶過程中被機動車撞傷。

2019年2月9日(年初五)廣州越秀區東湖街一名50多歲裝垃圾的環衛工晚上7點鐘上班感覺不舒服,短暫回到家情況情況更加嚴重,打120過來,但隨後猝死。 

一個接連著一個,環衛工的死傷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頻繁,這麼令人驚恐的、赤裸的展現出來。此前,我們向來只會聽到政府單方面的宣傳讚美這群「城市美容師」的貢獻,但卻從未正視過這群清掃城市的環衛工在馬路上所面對的生命危險。每一天的膽戰心驚,構成了環衛工的生活全部旋律,誰都怕自己成為下一個,可是這能怎麼辦?


圖:環衛工人在群裡祈禱

這些安全事故沒有任何媒體報導,所有的信息都只能通過我們環衛工之間內部相傳才得以知曉。環衛工的班表安排合理嗎,清掃快車道合理嗎,環衛工的工作量合理嗎,政府提供了足夠的安全保障了嗎?沒有任何人能給我們一個原因。環衛工的安全被公眾和政府忽視了。

在每一次這樣的事故發生之後,政府城管委/局只會「复讀」式的一次又一次發佈內部指令要求各單位「組織一次安全教育,教育工人上下班途中要注意安全,強化一線作業人員交通法規意識,時刻注重個人安全」。這管啥用?人命還是一條條的逝去犧牲。環衛工的生命安全並不是簡單的事後安全教育就能解決的,而環衛管理上的不善才是政府應該要反思的問題。我們並不是說現有的管理直接導致了上訴多起的事故,但也恰恰是因政府現有隱形的「管理的惡」讓工人可能面臨更多的生命風險。反思這些問題,這很難嗎?

「兩頭班」催發更多交通意外

2月12日撞死的工友便是在「兩頭班」的早班第一階段下班期間出事的。所謂「兩頭班」是指,環衛所將環衛工人每天8小時的上班時間分成兩個時段,分為早班(早上5點-10點,下午2點-5點)和晚班(早上10點-下午2點,下午5點-9點),並且每半個月早班和晚班工友輪換。這樣的班表看似是為了工人在8小時工作中間有足夠的休息,但實際的目的卻可能是為了防止工人在下班之後做兼職。沒有了比較完整的空閒時間,工人也相對難找兼職(如果一份環衛工的工作能養得起自己,工人還會找兼職嗎?)。

然而也正是這樣的安排,催發更多潛在的交通意外可能。環衛工人多數無法租房在昂貴的市中心,所以兩頭班的環衛工每天都要兩次上下班,來往於偏遠的出租房。多數環衛工必須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回到家中,也就是說兩頭班中間的時間一半以上的時間都用在了交通上,疲於趕時間的工人不僅沒有因此得到更多的休息時間,卻反而增加兩次上下班途中不可預測的交通事故風險,正如很多工友的經驗所說,「就是這幾年上兩頭班,出現的交通事故比較多,以前是直落班交通事故少」。兩頭班的工人日常通勤更為疲憊危險,日常吃飯也不再規律;工人渴望修改的呼聲那麼大,政府為什麼不考慮下呢?

環衛工人的呼聲

「就是這幾年上兩頭班,出現的交通事故比較多,以前是直落班交通事故少。」

「上兩頭班路上至少耽誤兩小時。」

「環衛工人交通事故多,主要工人住得遠,上下班趕時間,去晚了又要扣錢,為了節約錢一天跑幾回,在外面吃飯又貴。」

「一天上班跑來跑去的來回四趟,租房子遠近都不安全。還是直落好點,減少工人馬路上兩頭跑。」

「上直落班有幾點好處,減少交通事故,都不用趕時間,上完班就放心休息了。分兩段時間上班,回到家裡弄個飯吃,想睡一下又怕睡過頭,休息不好。有時候想去醫院開一點藥都沒時間,時間不夠,時間太趕了。有時候想去親戚家玩一下都去不了,時間太趕了,做什麼事都不方便。」

「倆頭班吃飯時間亂,對胃不好。吃飯也沒規律。現在上的這個班很多人胃病都是吃飯吃出來的。」

「上直落班又是省電動車的電,有省安全,還省很多很多精神。」

「上面領導早就該反思,以前上直落班交通事故很少,改為上兩頭班這幾年發生了這麼多交通事故,給環衛工人生命和心靈創傷造了多大損失,上級領導你們有檔案可查查工人怎樣上班交通事故少可對比,一點都不人性化。」

......

用生命在快車道保洁

元旦前夕的天河環衛工便是在快車道保洁過程中遭遇機動車撞傷的。誰都知道快車道那麼危險,但是為什麼環衛工還必須上快車道保洁呢,這不是在用生命工作嗎?隨便用手機搜索「環衛工 快車道」,一搜就出來一大把新聞,看得人觸目驚心:一個個環衛工在快車道被撞飛的新聞,時時發生。工人在用命在做保洁工作啊,真的是用命啊,而廣州所謂的「創文創衛」難道就是這麼搞出來的嗎?


圖:關於清潔工意外的搜尋結果

然而,在廣州市政府的第十三個五年規劃(2016—2020年)裡面,卻明明白白寫著要求「全市隧道清洗機械化作業率為100%,城市快速路和主次幹道機械化清掃率為100%,老六區車行道和側石清洗的機械化率為100%」。文件清清楚楚說明隧道和快速路主幹道等機械化清掃率必須為100%。廣州市城管委下屬的各級區、環衛所、街道環衛明顯公然違背廣州的十三五規劃的精神,讓一個個環衛工必須膽顫心驚在快車道、隧道等崗位上執行工作,這合法嗎?城管部門是否需要重新對此做調整呢?



圖:政府十三五計劃要求快速路主幹道等機械化清掃率必須為100%

此外很多工人也吐槽新增的「退縮位」問題,這也是一個潛在的會引發工人過度疲累的因素。上月天河區政府單方面增加工人「退縮位」的保洁(包括主次幹道綠化帶、綠化公園、人行天橋、商業街、廣場等區域)。新增退縮位面積約需配備人員211人,然而因為「機械化作業率提升」,天河環衛將不增加人手和經費。工人怨聲載道,日常工作強度急劇增加1/3到1/2,工人無疑將更為疲累。

如上面所述,疲累過勞、危險的工作環境這些問題都成了潛在的「環衛殺手」,政府該反思的永遠不是簡單的安全教育工作,更多的應該是這些強加在工人身上的不合理的規定和製度,這些問題不解決,每一個環衛工將如履薄冰,拎著自己的生命在馬路保洁。

人命在環衛管理者面前總是輕如鴻毛,聆聽來自底層的環衛工聲音有那麼難嗎?上一次工人意外,很多環衛工在社交媒體上慟哀,沒有任何改善;時隔一個多月,悲劇再次發生,環衛部門還要無動於衷嗎?環衛工的價值,不是單靠讚美就可以體現的,他們能不能擁有一份體面的工資,他們能不能在工作中被管理者尊重,他們能不能擁有一個安全無慮的工作環境,這些似乎都沒有,有的只是持續也將繼續下去的扣分罰款、傷病、車禍、以及偶有拖欠的工資福利...
 
今晚讓我們再次為逝去的工友祈禱,點一根蠟燭,我們也要呼籲:不要再讓環衛悲劇重演!

相關閱讀:
關於2019年廣州環衛工新政策的「心環衛」解讀,《解讀一》講的是環衛用工規範, 讀懂了讓我們不被糊弄;《解讀二》講工資算法,不讓可惡的管理剝削我們一分一毫;《解讀三》講的是政策不足,政府很多工作還不到位,要保障我們更多的利益只能靠我們努力爭取!
《解讀一》:環衛用工規範怎樣才合理?
《解讀二》:環衛工資如何計算?

《解讀三》:諸多政策缺漏如何完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