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委內瑞拉:一場帝國主義介入的政變正在進行中

12/02/2019 - 8:37pm
Share

編按:委內瑞拉在主流媒體的報道中,總是以一個威權統治、經濟崩潰和社會混亂的形象出現,國內反對者和美國的介入,則被描述成民主的化身。然而,特朗普跟民主好像有甚麼地方不搭。英語媒體不會告訴你的是,委內瑞拉這個全球最大石油儲存國為何會不能擺脫經濟危機,甚至連反對派領袖的背景也從未提及。讀者如想了解委內瑞拉的現況,可參考朱進佳這篇文章。該文清楚地闡述了委內瑞拉這次政變跟帝國主義的關係。


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及其全球各地的犬牙們,正積極支持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的政變努力。帝國主義勢力企圖推翻尼古拉斯.馬杜羅領導之委內瑞拉政府及摧毀玻利瓦爾革命的計劃,正在升級並進入新的階段。美國帝國主義甚至可能會不惜一切在這個全球最大石油儲存國複製另一個“敘利亞”。

 

得到美國支撐的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胡安.瓜伊多,於2019年1月23日在右翼反對派舉行的集會上“宣誓”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馬上就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總統。

瓜伊多是右翼反對派政黨“人民意志”的領袖。“人民意志”是委內瑞拉反對派中最強硬且極端的一個派系,不惜斥諸暴力手段去奪取政權並摧毀玻利瓦爾革命的社會成果。“人民意志”的主要領導人萊奧波多爾.洛佩斯於2014年2月因煽動暴力行徑而被捕及判監,2017年7月轉為軟禁。洛佩斯一直都是“人民意志”政治行動的主要指揮,而瓜伊多也是他一手捧上來的門生,為親美寡頭權貴復辟的大業鋪路。瓜伊多於2019年1月5日被推舉為反對派控制的全國代表大會議長,兩個星期後自行宣佈為臨時總統,將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進一步升級,以期推翻馬杜羅政府。

美國帝國主義勢力的盟友,包括歐盟和“利馬集團”,都紛紛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總統,完全展現了它們執意摧毀委內瑞拉玻利瓦爾政府的決心。可笑的是,力挺瓜伊多當委內瑞拉總統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每周風雨不改的黃背心抗議浪潮下已經名望低落,卻還敢道貌岸然對委內瑞拉政局指指點點,完全突顯了其作為政客的偽善一面。

“利馬集團”成立於2017年,由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斯達黎加、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馬、巴拉圭及秘魯等12個美洲國家所組成,其目標名義上是要以和平手段結束委內瑞拉危機,實際上卻是在協助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及其在委內瑞拉的右翼代理奪取政權。利馬集團不願承認2018年5月委內瑞拉總統選舉的結果,也不承認馬杜羅政府的合法性,現在還明目張膽支持一個沒有經過選舉而自行宣誓的總統。不過,作為利馬集團一員的墨西哥,剛上任不久的新總統洛佩斯.奧夫拉多爾拒絕跟隨利馬集團的步伐,表明墨西哥採納不干預他國內政的立場而保持中立。墨西哥連同烏拉圭呼籲進行對話,以避免出現讓形勢惡化的暴力衝突。烏拉圭和墨西哥兩國政府於2019年2月9日在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舉行“委內瑞拉局勢國際會議”,決議成立一個國際聯絡組織去調解委內瑞拉的政治僵局,不過墨西哥政府基於不干涉他國內政立場而不支持成立國際聯絡組織的建議。

委內瑞拉玻利瓦爾政府在拉丁美洲的重要盟友——古巴和玻利維亞,皆表明力挺馬杜羅領導的政府,並主張委內瑞拉的危機應該由委內瑞拉人民本身去解決,而不應讓外國勢力介入。

得到美國帝國主義勢力支撐的瓜伊多,其計劃是試圖獲取多個國家政府的“承認”,讓馬杜羅政府在國際上“孤立”,以逼迫委內瑞拉軍方轉換立場並發動政變。瓜伊多和委內瑞拉的右翼反對派,他們要奪取政權並不是真的為了什麼民主或拯救委內瑞拉人民擺脫經濟困境,他們的目的旨在復闢社會上層寡頭精英的統治,並且建立一個維護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在南美洲利益的買辦階級政權。瓜伊多和右翼反對派準備一奪權後就向該國的國有石油公司開刀,進行私營化,並取消自查韋斯執政時期就開始實行的重新分配石油財富的政策。

二十年來不曾間斷地打擊玻利瓦爾革命

自已故烏戈.查韋斯於1999年當上總統而發起“玻利瓦爾革命”後,委內瑞拉右翼勢力所代表的富豪寡頭集團及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就不曾停止過對委內瑞拉玻利瓦格革命過程的干擾和打擊。查韋斯推動的玻利瓦爾革命,是為了讓委內瑞拉人民走出一條不同於美國帝國主義主導的國際秩序之社會經濟自決自主道路,並以基層人民民主參與的實踐、更公平的社會財富再分配、國際主義的團結互助精神挑戰著新自由主義全球化霸權。美國帝國主義和委內瑞拉的右翼勢力,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替代選擇在這個儲存豐富石油的國家出現。

過去20年來,得到美國帝國主義撐腰的委內瑞拉右翼勢力一直都要推翻玻利瓦爾革命政府,它們用盡一切卑劣的手段去破壞玻利瓦爾革命進程,力圖摧毀玻利瓦爾革命下所取得的社會成果。當查韋斯於2013年3月5日逝世後,情況更是變本加厲。右翼反對派於因查韋斯逝世而舉行的2013年總統大選受挫後,拒絕承認選舉成績,還疾呼選舉出現舞弊,並挑起奪命騷亂。製造騷亂和暴力示威,已經是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的慣用伎倆,而瓜伊多所屬的“人民力量”是推動這個製造動亂策略的佼佼者

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勢力於2014年發動另一輪持續了三個月的暴力示威浪潮,奪走至少43條人命。右翼反對派的暴力示威於2017年推向高峰,百多人在這波暴力示威浪潮中喪命(很多時候是因為反對派的暴力而造成死亡事件)。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的策略就是重複使用暴力示威的手段去製造動亂局勢,進一步破壞該國社會經濟,然後藉機挑起國際關注,並讓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可以合理化其對委內瑞拉的干涉。國際主流媒體也在協助美國帝國主義摧毀玻利瓦爾革命的努力上扮演著重大角色,附聲吠影地把委內瑞拉玻利瓦爾政府描繪成一個獨裁政權及委內瑞拉因“社會主義政策”而陷入嚴重的人到危機,日以繼夜地向全球人民傳送,無非就是為帝國主義勢力支持的政變作輿論上的鋪路。

過去幾年來,委內瑞拉在國際主流媒體的渲染下的形像是一個深陷人道危機的國家,需要作為“救世主”的外國勢力(尤其是美國帝國主義最能勝任)介入去拯救活在水深火熱中的當地人民。帝國主義勢力及作為其傳聲筒的主流媒體的標準台詞是,委內瑞拉過去多年亂花該國的石油財富去落實民粹的社會主義政策,導致國家經濟陷入困境,犯罪率愈來愈嚴重,而且馬杜羅(之前是查韋斯)已愈來愈獨裁,以殘酷手段迫害反對派云云。

近年來委內瑞拉經濟危機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其核心問題包括委內瑞拉政府固定匯率所衍生的種種問題、私人企業財團合謀惡意破壞經濟的做法、國際石油價格下跌等,而美國政府於2017年開始的金融制裁,更讓委內瑞拉經濟雪上加霜。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並非美國帝國主義及其犬牙所說的是社會主義失敗的見證,反而是資本主義對一個國家所帶來的破壞可以去到多壞的程度。玻利瓦爾政府並沒有完全跟資本主義切割,但是其試圖重新分配社會財富的改良措施已經不能被國內的經濟寡頭集團及帝國主義勢力所容忍,而不斷進行政治和經濟上的破壞,甚至不惜將委內瑞拉人民推向水深火熱的深淵中。

2017年右翼反對派挑起更加激烈的暴力示威浪潮後,馬杜羅領導的政府多番嘗試緩和局勢,包括推動制憲大會選舉,但遭到反對派抵制。為了避免局勢惡化,馬杜羅政府同意讓多米尼加共和國政府和西班牙前首相薩帕特羅充當調解人,於2017年9月進行談判。在談判中,兩造同意將原本定於2018年12月舉行的總統選舉,提前到2018年上半年舉行,因為反對派當時的主要訴求就是提前舉行大選。可是,當談判雙方於2018年2月尾準備簽訂協議時,反對派的談判代表就臨時退出,也沒有為退出談判的決定提出充分的理由。右翼反對派根本就沒有任何解決政治僵局的誠意,他們只是聽從美國政府的指示。美國帝國主義的目的非常清楚,就是為了推翻玻利瓦爾政府而不惜一切手段,包括阻撓委內瑞拉人民通過民主選舉決定國家領導。
2018年5月20日總統大選,右翼反對派杯葛選舉而拉低投票率(當時投票率為46.07%),但仍然有938萬人出來投票,馬杜羅得票624萬張。毫不意外的,右翼反對派及美國政府並不承認民主選舉的結果,並為最新一輪的政治危機升級進行了緊密的鋪排,上演了瓜伊多出任總統的政變戲碼。

又一個智利1973還是敘利亞?

委內瑞拉過去幾年的經濟困境,的確侵蝕著底層人民對玻利瓦爾革命的支持。通貨膨脹率不斷飚升甚至陷入惡性通貨膨脹,基本的消費品和糧食因供應短缺而愈來愈難購買,此前政府所推行的種種社會福利政策無法有效落實,無疑會讓愈來愈多底層人民日漸對玻利瓦爾革命進程失去熱情。不過,許多委內瑞拉底層人民都清楚知道美國帝國主義撐腰的右翼反對派並不會給他們帶來任何正面的改變,反而一旦奪權就會摧毀過去二十年來所取得的社會成果。查韋斯發動玻利瓦爾革命前,底層人民從來就不被當權者所看到,是賦權予民、重新分配社會財富的玻利瓦爾革命讓千千萬萬的底層人民重新出現在委內瑞拉的地圖上,現在右翼反對派若推翻玻利瓦爾政府奪取政權,將會再次把底層人民從地圖上抹去。

最新一輪的政治危機中,委內瑞拉支持玻利瓦爾政府的動員,跟反對派的動員規模,可謂旗鼓相當。在支持玻利瓦爾政府及右翼反對派勢力不相上下的情況下,這個政治僵局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不過,現在委內瑞拉人民面對的一個潛在的重大威脅,就是美國的軍事干預。特朗普政府並沒有排除出兵干預委內瑞拉的選項,而其副總統彭斯還錄製附上西班牙語字幕的視頻號召委內瑞拉人民推翻馬杜羅政府,已經去到明目張膽干預委內瑞拉民主主權的地步。美國政府還委任曾在裡根時期大力支持拉丁美洲右翼軍事組織暴行的艾略特.艾布拉姆斯當委內瑞拉特使。美國帝國主義力挺瓜伊多的舉措,不禁令人想起1973年的智利,當年美國支持的軍事政變推翻了阿連德領導的民選政府,並扶持殘暴的皮諾切軍事獨裁政權。

若美國對委內瑞拉進行直接或間接的軍事干預,難免會演變成像敘利亞那樣陷入長期內戰的局面,這對委內瑞拉人民來說是個極大的災難。

委內瑞拉人民應該在沒有帝國主義干預的情況下,決定他們國家的前途。

Share

朱進佳,馬來西亞檳城人。曾在大學時期因反對內安法令而被停學,2011年在《緊急法令》下被政治拘留。曾擔任過人權組織人民之聲協調員。目前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中委。個人網誌是《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