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一位南韓青年派遣工之死,促成近30年來產業安全法的首度修正

14/01/2019 - 8:02pm
Share

標籤

編按:自從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後,外判公司逃避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的問題逐漸為人所知。這些問題的起因,除了出自個別外判商的惡行外,還因為政府帶頭將價低者得的市場機制引入公共服務,令企業有機會克扣工人的收入和福利。面對這種情況,打工仔如何作出改變呢?當刻,要徹底扭轉外判制度尚有不少距離,但可幸的是,其他國家的工人也在行動,供我們了解未來的可能。 最近,南韓社會最受矚目的社會議題是反外包運動。這場運動展開的契機,是一名青年之死。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小金魚左眼看日韓》的相關報導。


小金魚今天想帶大家來了解一下南韓社會當下最受矚目的社會議題——反外包運動。而這場運動展開的契機,是一名青年之死。

去年12月11號凌晨,一名在南韓最大單一火力發電廠——韓國西部發電公司——工作不到三個月的24歲外包青年勞工金容均,在例行性地檢查運送煤炭的輸送帶是否運作時,頭被機台夾住,當場斷頭慘死。

金容均生前進行反外包反非典勞工的示威照片。手舉牌上寫有 「廢除勞動惡法、追究非法派遣的負責人、用直接雇用的方式將非典勞工轉換為正職」、「文在寅總統出來見非典勞工」。

這起事故暴露出南韓外包的氾濫以及隨之增加的職災問題。根據韓國勞工界統計,2016年為止,韓國的非正職員工(派遣、外包、打工等,台灣稱非典勞工)比例高達44.5%,約874萬名。職災案例中,高達90%都發生在非正職員工身上。而這次出事的火力發電廠,從2009年開始將業務外包化,根據一項統計,南韓5家主要火力發電廠在2012—16年共發生346起職災,其中97%發生在外包員工身上。

金容均生前工作的地點是韓國西部發電公司的泰安火力發電廠,但跟他簽勞動契約的,卻是一間叫做「韓國發電技術(株)」的外包公司。金容均是簽了一年契約的非典勞工。韓國發電技術公司,在2015年打敗另外三家競爭業者得標,承接韓國西部發電公司的發電廠9、10號機以及整體煤氣化聯合循環(IGCC)的營運。

南韓最有影響力的戰鬥型工會「民主勞總」在事故發生的隔天,發聲明直言殺死金容均的不是轉動中的輸送帶,而是蔓延南韓社會的危險的外包、非典勞動,以及一人執勤。

金容均死前執行的業務內容,本來原則上是由正式員工以2人1組的方式執行。但最大股東是南韓政府的韓國西部發電卻為了為節省成本,將業務外包給韓國發電技術。據了解,韓國發電技術的總承包費當中,勞務費佔90.1%,安全管理費1.5%,研究開發費0.5%,利潤僅1%。執政黨共同民主黨議員李薰指出:「利潤只有1%、研發費只有0.5%的承包商,你怎能期待他們從自己的口袋掏錢,在發包商的設備上裝上緊急停止裝置,有餘裕的人力用2人1組的方式進行作業呢?」

政府帶頭濫用外包,將工人逼入死地。金容均的死,迅速集結南韓青年長久以來對政府的怒氣。上百個韓國市民社會團體火速組成「泰安火力非典青年勞工已故金容均死亡事故清查真相及處罰責任者市民對策委員會」(簡稱金容均市民對策委員會),並偕同勇敢站出來的金容均遺屬,一起向文在寅政府抗議殺人的外包制度、並要求查清真相,防止悲劇再次發生。

在對策委員會的主辦下,第一場全國民追悼大會在12月22號舉行, 包括金容均父母以及許多勞工和學生,共有2千多人參加。 出席者不斷高喊「停止外包、非典勞工轉正職」的口號,直指金容均的死是「社會性他殺」、「結構殺人」、「文在寅是共犯」。金容均的母親也在大會上沉痛的呼籲:「即使我的兒子悲慘地死去了,但兒子的同事現在每天仍處於危險的工作環境之中,我只希望這種情況早日改善。我希望大家能建立一個重視人的價值大於錢的社會。」

圖右為金容均的母親

家屬以及社會積極推展運動,不久即取得成果。第一個就是讓條文28年未動的《產業安全保健法》獲得修正。

去年12月27號,南韓國會通過《產業安全保健法》修正案。修正案的主要內容為,法條的適用對象從狹義勞基法上定義的「勞工」,擴展到「提供勞務者」。因此,(在南韓的狀況)難以定義特定雇主的宅配員和外送人員今後將可適用此法案。第二、不能將有使用鍍金、水銀、鈉、鎘危險物質的作業工程發包給承攬商,違反時最高可處以10億元韓幣(約合760萬港幣)的罰款。第三、以往只要求企業主負起有爆炸或崩塌危險的22種危險場所的職安責任,修正法改為只要是由企業主提供、指定,並且行有支配管理權的場所,都需負責。如果發生違反職安的情形,可處發包商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5千萬韓幣(約合33萬港幣)以下的罰金。如果發生工人死亡的職災,企業主最高可面臨7年的有期徒刑,如果5年內再發生,得以加重處罰。

雖然《產安法修正案》有擴大企業主的責任範圍和提高罰金上限,但受到財界以及保守政黨韓國黨的強力反對,修正法仍沒有達到運動團體以及遺屬的要求。其中最令人詬病的,就是沒有全面禁止外包。金容均生前工作的公司,仍可以將發電廠的營運業務發包出去。另外,人力和設備營運方式的決定權也仍在承包商手上,發包商可以此為由卸責。

遺屬和對策委員會在28號召開記者會對修正案表達看法。金容均的母親金美淑(音譯)表示:「這(產安法修正案)只是第一步,未來還要查清兒子為何會發生職災,讓兒子的同事不會再暴露在危險之中,並繼承兒子生前的主張,讓下一代都能脫離派遣、以正職的身分工作。」對策委員會的聲明則指出,修正案沒有禁止外包,等於沒有根本地解決問題,處罰企業的力道也不足。

遺屬和對策委員會都決定要繼續這場反外包的運動。

於首爾光化門廣場舉行的第二次全國追悼大會,圖中為金容均母親

第二次全國追悼大會在12月29號舉行,參加人數比第一次更多,有3千多名。參加者多是民主勞總等工會或勞動團體的會員。在大會上,再次確認了反對產安法修正案的立場。從大會的司儀——民主勞總副委員長、金容均的母親、到泰安火力發電廠外包員工等上台發言的人,都表示產安法修正只是一個開始。他們要求文在寅政府道歉,履行承諾全面將非典勞工轉為正職勞工、徹底調查金容均事故的真相、處罰應負責的人、再次修正產安法明文禁止危險的外包制度、強化企業主責任條文、以及創造優質的青年就業機會。

在首爾的全國追悼會將持續在每周六下午於首爾光化門廣場舉行。此外,泰安發電廠所在地目前每天舉辦燭火晚會,京畿道、釜山等10多個廣域市道(南韓地方行政單位)每周也都有市民團體舉辦燭火晚會。

而受到強大輿論壓力,文在寅總統日前透過發言人表示,希望與金容均的遺屬見面,目前雙方正在調整日期。但金容均母親強調,如果文在寅總統沒有遵守自己曾經做過的承諾,將非典勞工轉為正職勞工,並徹底追查兒子的死因,不會和文在寅見面。

 

相關報導: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取消清潔外判 少數族裔工人成功爭取同等待遇

https://wknews.org/project/2/1/1613

浸大新舊外判交接混亂引發罷工 清潔工成功爭取校方書面承諾

https://wknews.org/node/1465

威院清潔工罷工勝利 外判商承諾加薪、增人手、定期會談

https://wknews.org/node/994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