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海麗罷工紀念冊》——支援者感言

07/01/2019 - 9:09pm
Share

編按:海麗罷工最後以成功爭取賠償作結,然而有所收獲的並不止是工友。罷工整整一年後,支援者在工潮中獲得的的經驗、感受、回憶,仍歷久常新。在《海麗罷工紀念冊》,八名聲援者書寫了他們日常未有與工友訴說的心聲。


飛/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當工友對我們說謝謝,我總是想原句反彈給他們,兼夾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的地方,有很多。在大半年前我就應該做起這本紀念冊、在罷工裡我應該更冷靜理性地處理種種事情、罷工結束後我應該與工友們繼續一起改變工作上遇到的不公平......也不只是我要說對不起,是我們這座城市裡的所有人,都虧欠了勞動者太多太多。

就如我在序言所說的,光是付錢並不足以回報勞動者(例如清潔工)。我們要做的,還有更多更多。以下的支援者,都曾以不同的方式介入海麗工潮,這些感言,一方面是對工友傾吐心底話,另一方面也是在展示,工潮主體以外,其他人可以如何參與運動。

當然,與工友同行,也不只是因為愧疚。事實上,工友才是我們的力量泉源。除了對不起,還要說一句肉麻的--真的很喜歡你們。(打字的同時都不由得面紅了><)

 


區刀

「團結」是什麽意思?記得罷工時我們去石圍角和愛民,找那裡的清潔工,有工友感到氣餒,問為什麼他們都沒反應?不到一個月,看到我們勝利,他們都準備行動,很快拿到錢。

不久,有人抹黑工會,說工會私吞了給你們的捐款,你們站出來為工會澄清。

再不久,過年的時候收到你們的利是,當刻我就決定要捐給外傭庇護中心。我幫你, 你幫佢,佢幫我。因為你們挺身而出,會讓其他人都有勇氣跟隨。「罷工不僅為自己」,從不是一句空話。

 


黃傑業/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幹事/

在這個艱難的時代,我們需要的是撒下種子、燃點希望。

一場未敢想像勝利的仗,一群未敢做代表的工友。就這樣,由聯署抗議、到罷工遊行,我們都在互相學習著,卑微地分享這勝利的果實。

這是勞工被刻薄環境所構築的力量、這是眾多支持者的分工助力,除了勝利,更提醒著眾多的勞工:我們應該敢於勝利。我們都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所以我們走在一起,就能夠靠團結奪回我們本身所栽種的果實。

隨著海麗罷工一周年,我們聽到不同屋邨更多勞工對現況的疑問,對權力的質疑,以及對自身權利的重奪自主。

感謝這一群人,在絕望的地方,告訴我們,路是由人走出來的。

 


雄仔叔叔/四圍講故成員/

跟海麗清潔工工友一起寫詩抗爭現場,總有旗幟、標語、口號,這些通常都由組織者構想和代行。
無可厚非,組織者對大局掌握較完整,對文宣技巧駕輕就熟;還有,一般工友對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存疑,習慣了腦/勞分工,把自己放在「出力」一方。
我跟其他聲援者一起來到罷工、集會現場,撐海麗清潔工工友,嘗試給工友打氣。我的強項是講古、寫詩,但我對大家的景況不太熟悉,不宜空泛老作一個故事,或寫一首空有義憤的詩。誰最熟悉呢?當然是他們自己。
於是我就逗他們講自己的景況,抗爭的不忿與希望。他們跨過了開初靦腆,就跟我一起把小小的抗爭片段寫成詩,也是隨後的行動的口號、標語。
那當然不是很出色的詩,但我體會到工友是有那為自己生活,譜寫另一種現實的能力。如果我們想想跟工友真正同行,最好就是讓他們發現自己的力量(也發現我們的力量):講一個故事、寫一首詩,說:現實,不一定是不義者要我們接受的現實。現實是可以創造的。
感謝當天的工友和組織者,給我嘗試的機會。

 


franco/愛民邨街坊/

海麗邨罷工期間,當時得知其他屋邨面對同樣的狀況,其中一條屋邨就是我居住的愛民邨,所以我決定幫忙到愛民邨接觸工友,了解他們的情況及嘗試組織。

工友們並不冷淡,反而他們有很多事想分享。我接觸的第一個清潔工一聽到我們想了解他們的工作狀況,迫不及待分享她所遭受過的工傷經歷。還記得我們一開始並不知道工友的所在地點,但只要有一個工友願意聆聽,他們知道我們的出發點後,都好積極介紹其他工友給我們認識,他們的連結是很強的。

我們一行數人在走遍多個垃圾房認識了數個工友後,一起到他們的休息間,大家一開始對我們的出發點都有質疑,但聽了我們講解外判商逃避譴散費的行徑及他們應得的權益後,大家漸漸聚過來聆聽,什至有工友主動幫忙叫其他工友一起聽我們講解,說要幫忙連結其他沒到的工友。可能他們會對自己能否爭取成功都有質疑,但海麗邨的工友敢於站出來罷工,對他們來說是鼓舞、亦是強心針,有了海麗邨罷工的借鏡,他們知道工友是有力量的,亦是有方法爭取應有權益的。
 


周諾恆/社會民主連線副主席/

任何鬥爭的勝利都是得來不易,首要的條件當然是一群堅實的鬥爭主體。海麗邨的工友一開始就決心進行罷工,抗爭的起步點甚高。而當區的民協區議員楊彧本身在邨內的網絡發展得好,其他團體到邨內幫手安排活動、派發傳單期間與街坊交談,很多街坊說「知道甚麼事啦,有收到阿彧Whatsapp」。街坊並未成為工友抗爭的阻力,反而成為了工友和組織者的強心針。

是次工潮另一特點是工友十分信任楊彧和工盟,組織者亦信任各方團體。由於當區組織者和幹事的介紹,加上工友意志堅定而性格又外向,支援者才能迅速得到工友的信任,在事件中有所參與。海麗邨工潮勝利後,同樣面對轉合約問題的愛民邨及石圍角邨的清潔工友亦作出抗議,最後亦成功爭取應得權益。

 


阿秋/職工盟傳訊主任/

一個叨光的人如我

不知不覺,海麗工潮已經發生一週年,政府改革外判的新措施,如:約滿酬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實行。執筆之時為十二月初,大圍新翠邨同樣發生新舊承辦商轉約的情況,清潔工友的遣散費險遭剥削,他們團結起來,罷工前夕就令外判商「跪低」。

說來慚愧,這年來,探望海麗工友的次數不多,每次再遇他們,他們都會連連道謝,口邊總說著:「幸好有你們」、「全靠你們」,彷彿自己沒有付出過似的,這些話令我更慚愧。

事實上,我們才是一群叨光的人。

由罷工的第一天,每個海麗工友都戴著口罩,不願面對鏡頭,到面對傳媒做訪問,說出自己的感受,議題由罷工現場到清潔工友的血淚史,贏得市民的支持﹔抗爭過程,他們都頂著了種種情緒、壓力,未知罷工時限、罷工結果……在不安中,堅持取回公道﹔再者,罷工之後,亦有海麗工友要受主管的氣,被視之為「搞屎棍」等等。相比之下,我們這群叨光的人真的沒什麼成本。

我不知如何向他們解釋清楚,勝利源自他們的團結與堅持,我更不曉得何以說清他們的抗爭所泛起的種種漣漪,亦不懂表達每次重回海麗邨,看到他們的堅持就令我感到鼓舞。

最近,笑說清潔工會在外判界聞風喪膽,不過骨子裡,我明白令人聞風喪膽的是工友們的團結與硬風骨吧!
 


天燊/中大基層關注組成員/

中大基層關注組在海麗工潮中製作了一個簡介外判制度的懶人包和一份向海麗邨居民解釋工潮狀況的刊物。當時一位工友握著我們的手,感謝我們放棄自己私人時間聲援他們。那時沒能好好表述清楚,我們前來支持除了同情,亦是考慮到今天在香港工人境況之惡劣和發起工業行動的沉重代價,與之相比,我們學生放棄的實在不足以相提並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