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團體聯合行動 要求保障婚姻移民權利

28/11/2018 - 6:40pm
Share

【惟工新聞】現時,家暴仍然經常隱藏於社會中,制度上缺乏保障,令一班來自外地的婚姻移民婦女受到更大傷害。上星期日(11月25日)是國際消除對婦女使用暴力日,「婚姻移民權利與培力國際聯盟」(Alliance of Marriage Migrants Organizations for Rights and Empowerment, AMMORE)發起「我要說話(I Want To Speak Out)」跨國聯會行動,香港、台灣、日本、南韓、澳洲、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地均有團體響應。

新來港媽媽被勒索金錢、性服務 綜援受委人制度問題嚴重

當日早上十時,香港民間團體「同根社」有十多人到政府總部請願。

同根社聲明指出,香港作為移民城市,很大部份的人口構成都是來自不同年代、世界各地的移民。近年,中港婚姻佔香港整體婚姻數字三成,香港社會對這群婦女的尊重和保障極之不足,導致各種不同的傷害甚至虐待發生。

同根社成員阿蓮發言表示:「今日有很多姐妹想出來,但是他們來不到,惟有由我代為他們發聲。」她指出,現時港人身份子女申請綜援的「受委人制度」有嚴重問題。由於社署要求他們要為子女找一個正在領取綜援的成年人當監護人,才能申請綜援,所謂「監護人」經常對中港單親媽媽作出的無理要求,包括索取金錢甚至是性服務。

該組織的幹事黃佳鑫指出,綜援的本質是政府劃定了一條界線,無論任何人的生活水平都不應差於某一界線,條件較差的人就可得到綜援的保障。從前,制度容許社工作為受委人,為中港單親媽媽的港人子女領取綜援金,以確保其作為香港居民的基本生活保障。但是2008年開始,政府停止了這做法,要求這些子女必須透過加名入現有的綜援戶中,締結監護關係,並且住在同一單位,才能領取綜援。這不但令那些小朋友得到的綜援金額大減,更將中港單親媽媽置於危險之中。這幾年來,同根社持續收到這些媽媽的求助。

因此,同根社在行動中要求,香港政府必須全面恢復綜援申請的受委人制度。

政府成為助長家暴幫兇 家庭團聚、婦女就業問題須改善

中港婚姻裡的準來港婦女同時面對來自家庭和制度的暴力。現時的單程證制度,沒有內地單親家長與在港子女團聚的申請類別,人們以家庭團聚的單程證制度申請來港。同根社成員阿冰表示,「有的丈夫會逼妻子聽話,才肯回鄉辦理來港手續,在這情況下,即使婦女遇到家暴也不敢出聲,很多時姐妹們到了忍無可忍才會離婚。」黃佳鑫指,中國政府與香港政府必須合力改善單程證問題,例如加入內地單親父母與香港子女團聚的類別,令準來港婦女在家庭中有較平等的地位,也不需在面對家庭暴時仍被迫困在危險的處境。

新移民的負面形象,往往來自於他們的經濟條件,不少社會聲音認為新來港婦女好食懶做,侵吞香港社會資源。同根社指出,事實上,新來港婦女經常是被逼成為依賴家人的角色。由於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婦女被困於家中從事家務勞動,不能外出工作,令婦女在經濟上變得完全依賴丈夫,喪失經濟能力。而且長時間留在家中,使他們難以與外界建立連繫,遇上困難甚至家暴時,缺乏尋求協助的資源。同根社要求,香港政府須在提升婦女自主能力方面作出改善,例如,讓婦女在準來港時已可以參與培訓和就業、加入半日制的再培訓就業掛鈎課程、改善托兒服務。藉由這些措施,令婦女有經濟能力及獨立能力,而毋須再啞忍家暴。

各國婚姻移民狀況令人擔憂 聯盟呼籲國際團結

除了香港,其他地方的婚姻移民亦面對相當大的困難。

加拿大政府正在推動新的移民法規,其條文可能限制女性移民取得永久的移民身分,會令他們變成無證者,或者繼續受困於無證者的身分。當中受影響的不僅是婚姻移民,亦包括移工和家務工等。

日本的婚姻移民團體指出,婚姻移民受到愈來愈多的侵害。「無擔保便無簽證延展」政策使得婚姻移民女性必須依附於日籍配偶。缺乏完善的針對配偶暴力的法規,包括未能提供家暴受害者充分的保護。婚姻移民團體最近則發起行動,抗議日本政府不當遣返菲律賓裔婚姻移民Loida。

馬來西亞的婚姻移民則仍然非常難以取得永久居留權或公民權,也難以尋得工作的困境。即使居住於馬來西亞多年,並已養育子女和建立了穩定家庭,她們的移民身分依然充滿不確定性。她們能否繼續居留以及其身分的取得皆仰賴丈夫,一旦離婚或喪偶,便面臨相當嚴峻的未來。

香港行動當日,來自婚姻移民權利與培力國際聯盟的Rey發言支持。Rey表示,新來港婦女不是貓不是狗,是人,他們有權成為香港一份子。政府的官員自己也有父母子女,應該要有同理心,亦要為了整個香港社會的將來著想。

同根社呼籲,社會大眾不應歧視社會上的任何一個人,包括中港婚姻移民婦女,同時家庭成員不應限制中港婚姻移民婦女的發展,不要做出任何形式的暴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