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英國脫衣舞孃成立性工作者工會 與清潔工、保安員一同抗爭

20/10/2018 - 12:45pm
Share

編按:性產業因性污名而長期被孤立,性工作不被視為工作,從業員總是在遭遇危險時才得到關注,當談到工人權益、劏房租金,鮮有人會提起他們。英國一班脫衣舞孃成立了屬於性工作者的工會,在女性工會的引介下,加入一個由服務業、保安員、搬運工和清潔工等組成的獨立工會。在最近一次清潔工爭取生活工資的抗議中,性工作者加入糾察線,並為罷工工人舉辦籌款派對。有團體指出,建立工會是性工作除罪化的關鍵,假如沒有工會捍衛工人權益,除罪化可能只對老闆有利。


今年早前,吉雅(Gia)在倫敦的一間脫衣舞酒吧工作,突然收到一個意外的短信。「我沒有收到任何警告就被解僱了,」她解釋道:「他們發短信說我不會再有工作,因為當天早上我忘了確定我的輪班。他們甚至不跟我在電話裡談。」

吉雅的經歷十分常見。在英國,脫衣舞者只有很少權利,他們被劃分為自僱人士,但既沒有作為僱員的利益,卻也沒有真正自僱人士的自由。他們很容易便被罰款,或者被當作違規——因為吃口香糖,或指甲油掉了色——舞者可以因為掉了帽子而被辭退。

很多酒吧要求舞者繳交極高的「場租」,因為他們有被允許工作的「特權」。每間酒吧的場租不同,從20英鎊到120英鎊都有。有些酒吧會從舞者的小費裡抽提成(從兩成到六成)。罰款可以高達50英鎊。根據舞者的說法,被列入黑名單和性騷擾都很普遍。

「如果我們缺席了一次輪班,即使是因為生病或者要照顧孩子,大多數酒吧都會收罰款或者全額場租,」吉雅說:「但是對正規僱員而言,沒有人會因為請病假而被罰款的。」

人們擔心投訴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在這個被排除在主流工作以外、常遭污名化的行業中,普遍人只能無奈接受。「發現工作場所有什麼問題是很容易的,但這些討論通常在更衣室裡就結束了,」吉雅補充:「很多時候,人們只要有一份合法的工作,甚至只要仍有工作就覺得自己很幸運了。他們擔心投訴的話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但事情正在變化。現在已有五十個脫衣舞者加入了「世界聯合之聲」工會(United Voices of the World,UVW),吉雅是其中之一。世界聯合之聲是一個由成員主導的小型工會,支持一些不穩定工人(precarious workers),例如服務業、保安員、搬運工和清潔工。在女性罷工聯盟(Women’s Strike Assembly)的領導下,世界聯合之聲現已將性工作者納為成員。

「工人之間現在已經十分團結。」吉雅說。當世界聯合之聲的清潔工對倫敦的生活工資進行抗議時,性工作者加入了糾察線,以及為罷工人士辦了一次籌款派對。

「性產業已被孤立了很長時間,」吉雅補充,「現在是時候讓工人連結起來。」

女人需要成為這個行業的發聲者

露易絲・威爾斯(Louise Wells)已經當了脫衣舞者八年,在愛丁堡、格拉斯哥和倫敦之間來回工作。她認同現在是改變的時機。「脫衣舞業是一個十分緊密的社群。」她說。「每當我們到一間新的酒吧,我們總會透過朋友的朋友認識那裡的人。我想我們會見證到工會化的進程有多快。」

「酒吧的老闆和經理大多數都是男人,但是,是舞者——女人——需要成為這個行業的發聲者。我們就是這個行業。」

女性罷工聯盟希望,隨著脫衣舞者踏出第一步,行業裡的其他性工作者也會成立工會。

性工作者成立工會,似乎是在對抗在特定地區禁止賣淫的城市區劃法,挑戰拘捕和罰款,反抗剝削員工的老闆,或追究不付款的客人。

發言人卡米爾・巴爾巴加洛(Camille Barbagallo)表示:「一開始時,和其他可見度高而合法的工人一起,我們能夠獲得大量必要的經驗、技巧和力量,日後便可把更多在妓院、伴遊公司、網上和街上工作的性工作者組織起來。」
 
「在改善行業狀況和提高工作安全上,工會已有很長歷史。在阿根廷和義大利這些國家,街上的性工作者組織起來,他們有能力去改變工作的狀況。」

但很多性工作仍屬非法

當很多方面的性工作仍屬非法——例如在妓院工作或在公共場合拉客——成立工會這個想法似乎是很遙遠的事。但是,一個由性工作者、人權運動者、女性主義者和政治家新成立的,爭取性工作除罪化的聯盟「立即除罪化」(Decrim Now),表示工會是呼籲除罪化的一個關鍵。

「立即除罪化」在「改變世界」節(The World Transformed festival)上啟動。「改變世界」節跟今年在利物浦的工黨會議同時舉行,而「立即除罪化」希望能獲得一個關注工人權利的工黨大會的支持。

「如果沒有工會,除罪化可能最後變得只對老闆有利,工人只得任由市場支配,」一位「立即除罪化」的發言人說。「成立工會意味著,就著工人的權益,調整不平衡的權力結構。」
 
路厄斯罕中心區(Lewisham Central)的工黨議員艾斯琳・蓋勒克(Aisling Gallagher),是「立即除罪化」聯盟的一員。「我希望我的工黨同僚在會議上會花時間聆聽性工作者的意見,」她說,「呼籲除罪化並非在假裝性產業沒有剝削。性工作者需要勞工權益,正因為他們經常被剝削。」

我擔心我的安全

倫敦的性工作者布萊爾・布坎南(Blair Buchanan)最近加入了世界聯合之聲。「以前獨自工作時,我擔心自己的安全,後來我在一間妓院重新開始工作,試著讓自己更加安全。我的老闆剝削成性,我們卻什麼都做不了。如果性工作除罪化,而性工作者有工會支持,我便可以離開妓院跟朋友一起工作,或者動員我的同事罷工,挑戰老闆。」

英國現時並無脫衣舞者人數的官方數據,但估計約有70,000至80,000個性工作者,可能是英國未成立工會的最大勞動人口。

世界聯合之聲的一位發言人表示:「我們很高興性工作者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他們工作環境極為不穩定,長期被污名化、刑事化,並且被剝奪最基本的僱員權利。我們支持性工作者組織起來,去要求、爭取他們的工作權利,為了全面除罪化,為了安全。」 

相關報導

警放蛇拘兼職情人 多間媒體失誤報導 團體澄清:性工作非犯法

被捕妓女獄中心聲 中環域多利監獄文字牆圖輯

警察放蛇查牌 奉旨睇性工作者全相?

被害性工作者親屬:性工作必須除罪化

資料來源:iNews: The strippers leading the fight to get sex workers protected by union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