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署督察苛刻導致清潔工罷工?觀塘清潔工罷工起因解構

26/09/2018 - 7:30pm
Share

【惟工解密】上月,觀塘爆發了一場清潔工罷工,大批外判工人集體停工數小時,抗議食環署督察管理嚴苛。工人對傳媒投訴,他們不僅需要處理非職責範圍內的清潔工作,如清理餿水和泥頭垃圾,還被督察禁止在工作期間飲水,以及除下侷促的反光衣休息。

觀塘區平日人流擁擠,垃圾量相當多,街道亦堆積商戶的餿水和建築廢料,造成不少衛生問題。有報導指出,工人被嚴苛對待的背後,是源於該區環境總監新官上任,打算以嚴格的管理方式解決區內衛生問題。然而,工人的處境真是一句食環處總監「不察民情」可以解釋的嗎?是甚麼原因令食環署沒有考慮其他方法,卻選擇了以高壓方式逼迫外判清潔工?

觀塘衛生問題嚴重 引發食環外判連串角力

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從食環署的外判服務說起。據惟工新聞了解,為解決區內的衛生問題,食環署在上一輪外判招標時,曾經大幅提高合約金額,希望在不影響公司利潤的前提下,要求外判公司增撥人手執行清潔服務。以觀塘區的清潔公司立高為例,其各區合約金額如果扣除最低工資升幅,均比上一份合約額外增加8.6至24.3%不等。換句話說,署方並非沒有嘗試以其他方式處理清潔問題,只是方法沒有起效。

為了迫使外判商增加人手,食環署其後的態度由懷柔轉為高壓,決定嚴厲執行巡查和檢控工作,務求向公司施壓。署方在罷工後便聲明,政府在新合約已提供額外資源,要求承辦商額外聘請20多名清潔工人,進一步改善區內的街道潔淨服務,並再次警告承辦商「如表現未能符合合約規定或履行有關法律責任,會採取相應懲罰措施,包括發出口頭警告、書面警告或失責通知書並扣減服務月費」。

署方態度嚴厲 惟外判合約無力規管公司

從今次事件可見,食環署和外判公司的連串角力,不但未有紓援區內惡劣的衛生情況,更令前線清潔工蒙受更大壓力和工作量。職工盟幹事杜振豪便表示,這是源於政府外判制度的問題。他解釋,外判制度設立的原意是以「增加彈性」之名來削減政府人手,同時壓低工人工資及福利待遇。因此,食環署的標書上只是列明該區清潔的最低人手,並未規定公司需要聘用的實際人手,藉此轉嫁政府開支。這項規定使食環署淪為無牙老虎:即使署方在口頭上要求外判公司增聘工人,又以增加合約金額作為交換,但外判公司仍可繼續一貫作風,不但無須增加開支,更可多賺一筆合約費。

清潔工人職工會在這次罷工後的調查便發現,觀塘區現職清潔工的臨時工作量極高。立高的流動清潔隊原本6人一隊,但現時只有3人一隊。公司請不夠工人,令工人工作排山倒海,但食環卻只針對未完成的工作發告票,對人手問題毫無辦法,公司於是再迫工人完成更多工作。在整個過程中,公司不但沒有增聘人手,亦沒有調整工資,工人的時薪仍然維持在$36。

彈性為名 剝削工人為實

多個清潔工職工會均批抨,政府外判合約對工人工作待遇的要求極為寬鬆,變相為外判公司剝削清潔工大開方便之門。現時,外判合約內容雖然要求承辦公司提供防曬帽、工衣、褲等設備,卻沒有據此巡查執行狀況。公司遂要求工人自行購買黑鞋、水鞋、雨衣和手套等,一般費用接近二百元。另一方面,食環署雖然制定了酷熱天氣警告下的工作指引,包括主管應安排員工在較清涼的地方小休、鼓勵工人多飲水等,但指引並不包括在標書內,變相使其成為一紙空文。

以「彈性」之名削減資源的公共財政思維,也令政府部門的執法效能下降。根據香港法例,建築廢料需要運往堆填區處理,並繳交處置費,隨處傾倒是違法行為。但環境署礙於執法人手不足,往往無法阻止這類行為。人手短缺一方面削弱法例效力,另一方面則導致外判清潔工要為政府包底。不少建築廢料既大且重,亦有易碎的玻璃,工人清理時容易受傷。

外判制再爆問題 食環署拒不檢討

是次觀塘清潔工罷工的事件,一如早前的海麗村清潔工罷工一樣,再次揭示了外判制度的各種問題。在現行外判制下,政府將掌控清潔服務的權力拱手相讓予承辦商,不僅無力影響外判公司的人手調配,同時將工人拋擲到勞動市場,削減其工資和福利。署方無力處理清潔服務的後果,是以檢控和罰款等高壓手段強行糾正,但卻只是再令前線工人疲於奔命。

多間清潔工會在早前召開記招,要求食環署跟進外判承辦商的監管問題、加入「生活工資」為計分指標、在標書上列明工人工作設備等。然而,食環署仍然無視問題,拒絕與工會開會討論。

相關報導:
外判制相關文章一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