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韓國教育法即將修訂 大學流浪教師終獲正規待遇

11/09/2018 - 6:28pm
Share

上周一(9月3日),在韓國教育部的記者會上,一個負責改善大學兼職講師的諮詢小組宣布了一項提案,內容包括延長兼職講師的合約期、勞動待遇與正規教職員接軌。

合約改為最少一年 有遣散費及保險

諮詢小組由今年3月成立,12名小組成員中有兼職講師、大學代表和政府代表。小組在九月初將提案遞交至國會及教育部,法例有望於明年一月落實修訂。

目前,法例容許大學與講師只訂立半年的合約。根據小組的提案內容,日後大學須與講師訂立至少一年的合約,除非講師嚴重犯錯,校方要保證合約續延最少三年。兼職講師每星期工作不得多於六小時,但在某些情況下,校方可以根據規例將工作時間增加至九小時。

小組建議,將兼職講師確認為學院的正式教員,令他們在學校假期間可得到工資,亦有遣散費及保險。

九成講師工作不穩定 講師自殺呼籲正視問題

現時韓國約有8萬名兼職講師,平均而言,扣稅後,兼職講師一年實際所得只有4.87百萬韓元(約港幣3萬多元),只有全職教授工資的8份之1。同時,由於工時不足,他們也沒資格得到保險的保障。然而他們卻是大學教育的重要骨幹。教育部的調查結果顯示,大學校園裡有超過6成教師是兼職,他們負擔了超過5成的課堂。

成為大學講師的成本很高,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及金錢才獲得碩士或博士學位,然而近9成的兼職講師面對工作不穩的困境,他們最長的合約只有6個月。

2010年,朝鮮大學一名45歲的兼職講師Seo Jeong min 自殺,他留下五頁遺書,要求官方對兼職講師的待遇作出正式的調查,直斥大學的官僚黑暗,表達了無法成為正式教授的絕望。

在信中,他提到,上司不斷從他身上撈好處。他幫他的上司及其學生寫了54份論文,沒有一份有他的署名。自殺前,他計劃轉至京畿道一間私立大學任職,該大學向他索取1億韓元(約60萬港幣)賄賂。他指出,如果想得到正式職位就要付一大筆錢賄賂大學,校方索價通常由1億5千萬韓元至3億韓元(約1百多萬至2百多萬港幣),他曾經兩次收到這樣的要求。

Seo Jeong min 並非特例,據工會數年前的統計,過去十年已經有十名兼職講師自殺。

拉鋸二十年 大學與教師終達成共識

大學講師早於1998年就開始組織工會,要求修訂法例以恢復教師的地位。由2007年開始,工會在韓國國會前靜坐抗議,行動維持了多年。後來,講師、全職教授、家長和學生組織了STIP (奪回非正規教授的教師地位及大學教育正常化中心,Center to Get Back Status of Teacher for Irregular Professor and Normalization of College Education)與及KULU (韓國大學講師聯盟,Korea University Lecturer Union)。

兼職講師Seo Jeong min於2010年自殺, 激起全國關注兼職講師待遇問題。在多方壓力下,2011年,國會修訂了法例及恢復教師地位。但是該次的修訂並不令人滿意,例如法令容許大學以一年合約制的講師取代2成的正規教授。而大學亦為了節省開支,開始解僱兼職講師。由於大學與兼職講師在一些重要的細節上未能達成共識,所以修訂法例的程序出現了四次停滯,直至今年才有進展。

綜合外電報導。

資料來源:

THE KOREA TIEMS: Part-time lecturers to win faculty status, better job security

FAIR FOR ALL: Fear and control in Korea’s universities

The Korea Herald: Panel proposes stronger labor rights for part-time lecturers

The Korea Herald: Part-time college lecturers cry out on their plight

相關報導:
大學教育零散化 流浪教師缺支援 收入不穩無保障

 

Photo credit: sholeh!! on Visual Hunt / CC BY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