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移工回國之路>專題

前言:落葉歸根還是無盡漂泊
1.Avid的故事:衣錦還鄉的包袱
2.Eaga的故事:被性別身份左右的人生
3.半生在港打工,成長烙印能否輕易抹走?
4.計算打工之旅的得失,不得不看這4組數字
5.一望無際的農田,過山車般的生計 
6. 外出打工後能享清福?看看移工回國如何維生

在香港,移工的薪金少於港人平均入息中位數的30%。有人說這種差距是歧視和剝削,有人說這份工資在移工的家鄉已經是很大筆錢,甚至,有政客把移工形容為「來港只為旅遊、玩樂、看醫生」般輕鬆。卻鮮有人問過:為什麼移工要出來打工?如果不出來打工,他們是否有其他選擇?出外打工是否能改變命運?可不可以說,移工委身剝削制度只是無傷大雅的陣痛?到底,他們的處境與我們有什麼關係?

2017年九月至十月,香港的秋天,即印尼旱季過渡至雨季的時間,我和伙伴到訪印尼一個月。透過訪問十多位已歸鄉的移工及數個勞工、農民、女性團體,一方面試圖理解移工整個外出打工的生命歷程,另一方面也想初步掌握印尼當地的社會狀況。

那一個月裡最令我們驚訝的是,幾乎每個曾外出打工的移工都向我們說,她們很想/在打算/即將再度外出工作。一位前移工慨嘆道,出去打工十三年,到頭來自己儲到的錢不足一萬(港元)。顯然,離開香港回到家鄉,並不代表煩惱的日子就此告一段落。

此專題共有九篇文章,逢星期一刊出,敬請留意。

表tag: 
裏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