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順天好姐:清潔工、居民、抗爭者

23/07/2018 - 9:35pm
Share

觀塘順天邨二十多名外判清潔工人於五月十七日到房委會總部請總,並向勞工部投訴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下稱英華)拖欠多達二十多萬的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現在已是七月下旬,英華仍未支付工友應得的賠償,房委會和勞工處則推卸責任,指工友應向公司追討。惟工新聞訪問順天清潔工友好姐,提提讀者不要忘記這場陷入僵局的抗爭,。
  
打掃順天屯的一對手
 
好姐一家在2005年搬到順天,住了十三年,那時她女兒才讀幼稚園,之前他們一共搬了兩次。「我先生之前在深水埗石硤尾住,是那種七層大廈。他二十二歲才來港,很難在公屋裏加他的名字。他在伯父那裏住住了三十幾年,到伯父死了也加不到。他一直付市值租金,直到該區重建清拆。政府本來不打算安置我們,當時區議員和我們說這是政府責任,假若政府不安置我,便叫我睡在大堂,他替我報警。最後政府安排我們到屯門寶田,住了四年多,後來他就搬到順天邨這裏。」
 
順天邨共有11幢樓宇,目前約有6,900個住戶,好姐主要負責清潔公園。英華時期全邨公園範圍在由9位工友負責,轉為民順清潔有限公司只有6個。後來發覺根本做不完,再加回兩個工友,好姐是其中之一。經理會劃一個範圍要她負責。「經理不會因為打風便派多一個人來幫忙,打風也好下雨也好,你一個人也要清潔好。」訪問當天正值打風,好姐指這時她工作量特別大——地上濕漉漉,不少雜物和落葉,有些爛熟的果實黏附表面,要比平常掃好幾回才能清掉。她還要清理一條長樓梯,需由最上層開始逐層清潔。
 
好姐除了屋邨清潔,還當過寫字樓,家務助理等,累積了不少勞損。之前當家居助理時不慎在椅上掉下來,傷及手肘,雖暫時沒有後遺症,但不能做倒樓拖垃圾等太粗重的工作。「現在工作時當然動得了,但每天一醒來手肘跌傷那個位置都很僵硬,現在工作不然過一陣子會痛。」抺窗、掃地、掃垃圾的動作對手部負荷不少,她拇指曾患上手指屈肌腱鞘炎﹙俗稱「彈弓手」﹚,姆指動不了;也試過手指腫起來要請九天痛假。她當時還覺得太誇張:「不是吧,手痛都要入院?」現在除了每天盡量做運動,也會戴一些護腕或袖子:「我請我女兒替我上網買的,若不帶護腕有時會有點痛。袖子包著感覺上舒服一點,若不怕熱厚一點效果更好。」

 

工傷後,好姐戴了不少保護手部的裝備

 不到中環工作:樓上顧家、樓下工作
 
她指這屋邨的清潔工越來越難請:「人工少,工作量又不輕,保安一接到投訴我們又要出動。」順天邨的清潔服務於今年一月轉約,她一月前為英華員工,一月後成為新公司民順的員工,但工資沒有太大改變。視乎工作時數,平均大約8,000至9,000元。這薪酬較政府直接聘用的清潔工為低(月薪約12,000元)。
 
工作多人工少,那為何不轉工?「在這裏工作,落場後我可以回家照顧家人呀。平日放假,我小孩不用上學,但我一樣要工作.當時他還在讀小學,總不能留下她一個在家。他就只顧玩,打電腦,火燭也不懂走。」有朋友曾向她介紹中環上班的清潔工作,人工有萬多元,她嘆氣說:「我知道清潔這一行在寫字樓隨時也有人請,我之前也做了幾年,但寫字樓起碼要工作8小時,還未算上車程呢。我寧願辛苦一點那留在這裏,這條邨的工友很多都往在樓上樓下,倒樓後便可回家照顧小孩,有甚麼意外也可以立刻回家。」
 
好姐今年五十多歲,她先生比她大12歲。兩人算遲婚,女兒今年才17歲,下年考公開試。「老實說,這些年來我們都沒有『分過荷包』,大家一起賺錢養家,但他也要退休了。他以前做三行,現在也沒有地盤會聘用你,真的聘用你你也捱不住。」現時一家三口就靠她一份糧撐住,其他就要靠不同資助計劃,大多表格她都不懂填,都是請議員辦事院請職員幫忙,例如女兒的書簿津貼、低收入津貼、交通津貼等。「有時一些街坊也會留一些報紙給我,剛才有個師傅推了一些廢鐡給我,自己努力點執,也能幫補一下。」

好姐:「你們不去爭取的話,到時候人家爭到了你們就沒有。」
 
好姐和其他工友為公司工作,英華最後卻反面不認人。好姐嘆道:「之前那個姓曾的經理對我們也頗好的,有時他人手不足要人加班,我也很少拒絕,怎知這次這樣騙我們。」
 
去年十二月底,即轉約前一個月,英華把所有員工叫到休息室交代轉約後的安排:要麼跟英華到樂富工作,要麼簽紙跟新公司留在順天邨,後來發現原來那張是自願離職書,簽了後便沒有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最後工友無奈底下簽了紙。

 

當日工友被騙簽署自願離職信所在的休息室

 
好姐憶述:「之後大家吵嚷了一會,每一個都說不去樂富,但又不知道要簽那張寫甚麼。這群倒樓的工友多是汕尾下來的,不識字,有些連簽名也不懂,公司又不讓我們將那張紙拿回去下次再簽,連請人幫忙讀也不許。有位工友八十幾歲,在英華做了6年,這麼多年來未試過轉約要簽文件的。其實應該是英華看到當時海麗邨清潔外判商拖欠遣散費的新聞,想逃避遣散費,才出這些『拿渣招』。」
 
發現受騙後,固然氣憤,但也不知道怎麼辦。一月初,一位收到賠償,掃簷篷的洪叔向好姐說:「你有沒有留意?有錢賠呀,阿城仔﹙筆者按,即當區區議員莫建成﹚貼了紙說替你們爭取。」那些保安因為外判公司很快就轉約,也帶了其他保安一同了解,並指假使日後沒有賠償也會一起去追討。那時海麗罷工的新聞已出現,她聽有其他工友能追回賠償,便嘗試推動其他工友一起爭取。「我當時想,這說不過去,我們一樣努力工作,但現在一毫子也沒有。」
 
有些做了二十多年的清潔工友卻拒絕。她們說:「這麼多年也不曾賠過,簽名都沒有用,去爭取做甚麼?不去了不去了。」起初個個都不去,後來我就出這一招:「你們不去爭取的話,到時候人家爭到了你們就沒有。」不少工友覺得也有道理,但還有幾個工友不願意。要到知道公司裏有些人65歲後有賠償,她們才覺得明明我也用心工作,怎樣別人有賠償我沒有?於是連她們也出來一起爭取。
 
運動至今遇上瓶頸,好姐不無灰心,但也未曾放棄:「肯定個個都想爭取,誰也會這樣說,但爭取不到的話……說到尾,應賠的就要賠給人。這裏每個都真正『仆心仆命』為你工作,我們只是取回我們應得的。」
 
區議員:多了居民關心自身權益
 
自五月房委會總部請願後,英華仍未償還工友應得的賠償,勞工署和房委懶理,社會上也未見迴響。記者曾問及當區區議員莫建成,居民知道當區工友被欺壓的新聞後有何反應。他指居民雖然替工友不值,但普遍覺得現時工作大多都是這樣,對此反應不大。
 
然而,他指罷工發生後多了居民向我們查問自己的勞工權益。「你說居民會否很了解和關心這件事,那肯定不是,但的確多了居民向我們查問自己的情況,例如自己有沒有被僱主欺騙、怎樣才算工傷,工傷後應如何賠償等。最近就一位工友替他朋友求助,他朋友有抽筋症的朋友,在麥當勞工作,一天拿著開水,突然抽筋,整個開水倒在自己身上,皮膚傷得很嚴重。但結果勞工署判他不是工傷,因為他本來就有病。我當時聽了也呆了,就算我有甚麼病,在工作期間受傷也應受到保障,雖然工友也有些『蝕章』,當時不立即求醫,到第二天才去醫院。我也叫那位朋友傳他的資料給我,看看如何跟進。」

相關報導:
外判制相關文章一覽
https://wknews.org/node/1635
【圖輯】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二日 非人勞動逐個捉
https://wknews.org/node/1621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