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六時上班白等開工 日賺200多元 高球球僮揭球場制度不堪

14/07/2018 - 1:08pm
Share

【惟工新聞】近月高爾夫球場用地發展爭議不絕,高爾夫球作為貴族運動,不少人都對它的運作都不太了解,《惟工新聞》訪問了入行多年的高爾夫球場球僮阿Ming(化名),讓大家窺探這個行業的具體工作,細說球場如何為了遷就尊貴的客人,將基層員工的利益放到最後。

一大片草地平滑的草地,是阿Ming喜歡親近的大自然,受高爾夫球場環境吸引,他入行成為球僮。正式成為球僮前,阿Ming曾跟隨指導員上過幾堂課,亦跟過其他球僮視察數次,經歷共5、6次訓練。訓練內容包括不要阻擋老闆移動、仔細觀察老闆打出高球路程、指示洞與洞之間的距離等。因需長時間在室外工作,球僮平日的著裝大多都掩蓋身體,女的會帶客家帽,再以布遮蓋臉部,戴太陽眼鏡,穿長褲;男的因不怕晒黑,穿著得較簡便,會穿短褲。

阿Ming講解行業的概況,他指不少球僮都是四、五十歲入行,現職的球僮約五、六十歲,以女性主,而多年來入行的人數不少,但只會有少部份人留低,因為工作環境不佳,又熱又焗,面對的壓力十分大,終日提心吊膽怕被老闆罵,所以好些人只是做過一次就不再去上班。

球場無預約制度 球僮六時上班白等開工

球僮開工的日子可由自己決定,如果他們希望上班,就需要在早上六時到高球場的「caddy(球僮)棚」集合,將自己的專屬號碼掛牌,其後球場的職員會以「攪珠」方法,抽出號碼次序,決定當天開工球僮上班的先後順序,被先抽到號碼的球僮可以早一些工作,但如果次序較後,很可能要到下午才可開工。阿Ming說,離球場住得較近的球僮可回家先休息,晚點再回去上班,但住得遠的就只能在「caddy棚」等開工。

球僮有無工開,視乎當日打球客人數量的多寡,阿Ming說,周六多人打球,球僮不用爭著早上六時去掛牌亦有工開,但天氣太熱或下大雨時,就沒有什麼人來打球,而球會沒有預約打球的制度,每天打球的人數不定,如果少人進場,不少已掛牌球僮只能在「caddy棚」白等,甚至當日無工開,而這段等待的時間是不計薪金的。

「caddy棚」的環境亦不算良好,雖然有四面牆有瓦遮頭,但沒有冷氣,只有風扇。而近兩年球場才有午飯供應,但球僮要有工開才可以用較便宜的價錢買飯,否則只能用正價買飯,在以前沒有午飯供應時,阿Ming只會帶麪包充飢等開工。

工時不穩定 老闆打球到天黑都要跟

阿Ming指,打一場高爾夫球約四個小時,如果當日多人打球,場地會較阻塞,要等待打下一個洞,一輪要打約五個小時,球僮這份工作,完全沒有特定的下班時間,阿Ming提到,曾經有客人試過打至天黑,他亦只能無奈跟隨。大多數球僮一天只會做一輪,即四、五個小時,有人曾試過一天做兩輪,但收工後疲憊不堪。

五年無加過人工 年資相差幾十年得同樣工資

阿Ming說,球僮的級別分為三級。初入行的是黃牌,工資最低,一場收二百多元。上一級是藍牌,工資三百多元,藍牌球僮有固定數量,有空缺時,才會讓黃牌通過考試升級為藍牌。最高級為紅牌,一場收四百多元。除了收費不同外,紅牌的球僮需要懂得英文,而老闆的要求亦較高,多數是參加比賽、「鬥波」或賭錢時就會聘用紅牌球僮,一般情況下,大多數的老闆都會聘請收費最平的黃牌球僮。阿Ming說,藍牌球僮可能一整天都沒有工作做,所以有藍牌會自己選擇降級至黃牌,以獲得較多工作,但他們降級後就不能升回藍牌。

阿Ming點出了薪金不公平問題,他說,黃牌球僮中有新人,亦有年資幾十年的球僮,但他們都是領同一人工,並不公平,他續說,黃牌的人工已多年來都是二百多元,此數字已維持了差不多五年。

簽自僱約工傷無賠 提拿重物上下坡苦不堪言 有球僮曾遭打穿頭

球僮入職時簽的是自僱合約,惟值得留意的是,球會會向球僮提供工作需要用的工具,例如擦高爾夫球的抹布、球袋、印上球僮號碼的制服,有「假自僱」之嫌。阿Ming說,如工友遇上工傷,球會不會負責賠償,球僮只可與聘用他們的打球客人商討賠償。阿Ming說,曾經見過同事受工傷,老闆用力揮第一棍,豈料高爾夫球打到樹上再反彈,扑穿了球僮的頭,最終需要工友入院縫針。而長時間在日照下的室外工作,阿Ming曾見過有同事中暑暈倒。

阿Ming又說,球會的制度是對客人的棍袋重量沒有限制,以標準來說,一袋有14支球桿,重量不止20公斤,阿Ming直言「要用雙手推上坡下坡」,有些客人會租用公司的棍和棍袋,重量則較輕,有客人用自己的專屬棍袋,但他們不會時常整理棍袋的雜物,變相會更加重,有時客人又會多帶幾支棍試用,重量大大增加。阿Ming指,有球僮見到棍袋重,就會寧願不接工作,拒絕接工作後,當天就不能再掛牌。除了要推20公斤棍袋,高球場的地勢亦令球僮的工作更難。阿Ming說,有些高球場有不少上坡下坡,球僮落山時特別容易失去平衡。

而花費數百至上千元打一場球的老闆,未必每個人都會請球僮,阿Ming說,有時一場球,有四位老闆打,只請一個球僮,球僮往往會遇上不少矛盾情況,如他們鬥波時球僮不知跟隨哪一位老闆,亦不知道應否等完四位老闆打完後才插回果嶺上的旗,如做得不合意,有部分老闆就會罵球僮,令他們的工作有壓力。有時遇到好的老闆,會一人租一架高球車,容許球僮上車,不用跑來跑去,有些會租車的老闆不會讓球僮上車,變相球僮只能跑著來追上老闆開車。阿Ming說,為了服務尊貴的客人,惟有無時無刻聽聽話話。

相關報道

「康文署係叫我哋去死」 資深工人揭直聘、外判制度荒謬
https://wknews.org/node/1668
【零散工職場系列】推廣員的日常:一半薪水被食價之謎
https://wknews.org/node/1480
【零散工職場系列】陪月員貼身照料代價高 幫媽媽按摩自己傷身
https://wknews.org/node/1437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