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超低薪、亂罰款、長期聘用零散工 印尼棕櫚油產業的高剝削運作

07/07/2018 - 7:51pm
Share

【惟工解密】近年,印尼的棕櫚油(palm oil)產業造成的生態破壞波及整個東南亞,同時奪去本國大批農民的土地(land grabbing)。在印尼,很多受影響的農民組織起來反抗。在國際層面上,跨國污染引發環保、人權和勞工組織進行各種調查,探討棕櫚油產業破壞環境的程度,以及整個產業如何剝削工人。最近,亞洲專訊研究中心(Asia Monitor Resource Centre, AMRC)聯同棕櫚油監察(Sawit Watch)發表題為《利潤高於人民——金光集團棕櫚油產業鏈的勞動狀況》(Proft Over People: Working Condition in Sinar Mas Palm Oil Supply Chain)調查報告,揭露金光集團(Sinar Mas Group)位於婆羅洲中部的棕櫚種植園高度剝削的情況。 

從西非到印尼:五世紀的棕櫚油超簡史

棕櫚油的生產,是榨取棕櫚樹果實當中的油,再提煉成各種產品的過程。由於棕櫚油可食用,目前在食物工業被廣泛使用。此外,棕櫚油亦可用作提煉生物燃料。早在15世紀,葡萄牙人已發現西非人使用棕櫚油製作肥皂及用作煮食,並逐步發展成重要貿易商品。到了19世紀末,歐洲急速工業化,便開始在殖民地大量種植棕櫚,以供應機器的潤滑油。荷蘭殖民地蘇門答臘和英國殖民地馬來西亞因而出現大片種植園。到了現在,印尼和馬來西亞仍是全球棕櫚油主要生產地。從2005年到2015年,十年之間,印尼棕櫚種植園的總面積從545萬公頃倍增至1,126萬公頃,約相當於100個香港的面積。然而印尼政府計劃將種植園面積再增加超過一倍至2,900萬公頃。

棕櫚油產業的問題在1990年代開始浮現。印尼森林大火,產生的煙霧籠罩整個東南亞。事後發現,大火的起因是發展商為了開墾棕櫚油種植園而焚燒原有的熱帶雨林。棕櫚油生產商及大量使用棕櫚油的食物工業巨頭雀巢和聯合利華(Unilever)均受到強烈批評。因此這些與棕櫚油相關的生產商、消費者及銀行在2004年組成「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 RSPO),監察業界在環境及勞工待遇等各方面的做法。金光集團亦是其中一員。然而,近年發展商仍經常在印尼以焚燒山林的方法開墾土地,致使持續數月的山火不斷發生。是次調查亦發現,這個組織的監管能力有限。

金光集團:印尼經濟大鱷

是次調查針對金光集團旗下的棕櫚油種植園。這個集團是印尼的經濟大鱷,其創辦人黃亦聰(Eka Tjipta Widjaja)身價達91億美元(約713億港元),為印尼第二大富豪。他以造紙和生產棕櫚油起家,而兩者都受到環保組織的強烈批評。除此以外,黃亦聰及其家族亦經營銀行、媒體、電訊、礦產、地產,遍布印尼每一個角落。然而調查發現棕櫚種植園的勞動待遇惡劣。報告批評,金光集團及與之合作的雀巢和聯合利華正正是利用高剝削的環境獲利,令營運棕櫚種植園的工人長期受到低於當地法定標準的對待。


金光集團旗下的亞洲漿紙(Asia Pulp & Paper)生產的紙張亦有出口到香港


惟工記者去年9月在印尼採訪期間曾到金光集團在泗水的棕櫚油提煉廠,唯在廠門口拍攝期間已遭保安阻止


位於泗水的Rungkut工業區有多間棕櫚油提煉廠,圖為其中一間工廠的煉油塔

做足17年日薪工 生病無人理

由於金光集團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地均在加里曼丹(婆羅洲),是次調查選取了三個位於中加里曼丹省的種植園,訪問了49名分別負責施肥、噴灑農藥、除草和收割的現職工人,以及3名前工人。

調查發現,種植園大量聘用日薪工人擔任核心工作,此舉本身已違反印尼的勞工法例——按照規定,核心工作應由長工負責。更糟的是,這些日薪工人一做就是5至17年,根本不是「臨時工」,但每日收入僅得99,000盾(約53.6港元),每月工作20日,月入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水平(2,421,305盾,約1,311港元)。由於他們是按日計薪,為了不想收入減少,他們都不能請假,連病假都不能放。

說到病假,公司向員工聲稱有為他們辦理國家醫療保險。但實際上沒有人拿到保險卡,而公司開設的診所只治療工傷,員工生病就要自己付錢。

動輒扣薪扣伙食 監管工人苛刻

工人不但低薪,而且動輒會被扣工資及伙食。種植園的收割員每日需定額收割55束果實,每多一束可多獲1,020盾(約0.6港幣)。同時他們每月會獲分發18.5公斤大米。然而只要犯下小錯誤,或只是請一天病假,他們獲發的大米份量就會被扣減。

受訪的工人表示,如果他們每日收割的份量不達標,就會被扣薪。公司亦千方百計挑出他們的錯處,然後一一罰款。例如如果收割了未熟的果實,要扣1,500盾(約0.8港元);有果實掉在地上,更要扣5,000盾(約2.7港元);其他種類的「過犯」,例如果實不夠乾淨,也要罰款——而他們的日薪僅得99,000盾(約53.6港元)。

報告結論:監管形同虛設

報告指出,雖然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會定期巡查種植園,但這些零散工經常是被遺忘的一群。多名受訪工人提到,當有外界巡查,公司便會安排他們當日休假,以避免巡查人員與他們接觸,得知他們被剝削的狀況。報告批評,雖然種植園出現多種侵犯勞動權益的狀況,對零散工的剝削尤其嚴重,但金光集團一直都在圓桌會議的巡查過程中做手腳,令巡查無法反映真實情況。報告呼籲圓桌會議需要設立渠道,讓工人能夠在不受阻礙的情況下作證。

相關報導:
印尼大火持續兩月未停 團體促政府懲罰縱火跨國企業
https://wknews.org/node/909
雨林砍光 移山開礦 水土污染 婆羅洲徹底完蛋
https://wknews.org/node/1471
印尼棕櫚油商違法佔七農村  警商勾結 狂毆、濫捕示威者
https://wknews.org/node/1187
英大麻農場奴役園丁 「死去更舒服」
https://wknews.org/node/1099

封面圖片取自國際林業研究中心(CIFOR)的Flickr專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