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宏光僱主缺席調解會 工友走上院舍繼續追討

27/06/2018 - 8:20pm
Share

【惟工新聞】今年5月尾,宏光護老院出現勞資糾紛,院舍無理解僱一位八年年資的外勞護理員,更威脅要其簽署糧單,不然會傷害其家人。該外勞護理員事後向職工盟求助,及後另位九名外勞護理員集體辭職,除了抗議院舍恐嚇員工,更為追討多年來近四百萬的欠薪,包括院每天三小時的加班費、假日工作的工資、每月不合埋地扣起的三千港元中介費用。僱主隨後向這十位工友發出律師信,否認欠薪。

過去這十位工友連同工會一直追討欠薪,亦曾到政府總部露宿請願。昨天﹙6月26日﹚下午二時半,她們到勞工處觀塘辦事處出席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並在調解會前半小時在東九龍政府合署外抗議,交代他們這段時間的追討過程。


十位外勞工友連同工會在東九龍政府合署外抗議

6月14日集體辭職後,工友和工會做了甚麼?

工友辭職後,翌日便連同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總事到勞資關係科投訴僱主欠薪,拖欠加班費,和濫收中介費,最後於6月26日月26日下午二時半於觀塘勞工處召開勞調解會。其間透過私營安老院舍商會找到一位僱主謝義慶,並相約於6月19日在工會與工友見面。

見面當天,工友向謝義慶特別指出她們離職前﹙即6月1日到14日期間﹚仍有工作,但仍未收到這十四天的薪酬,希望僱主下次見面時能向她們支付這十四天工資。按照僱傭條例,僱主最遲要在合約終止日或合約到期日後 7 天內支付解僱補償。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職工盟屬會﹚秘書鄭清發指當日雙方有以下共識。

一、這十四天工資應盡快支付。
二、謝姓僱主會翻查工卡記錄,若有短付工資、或假期無薪工的情況,亦會補回相關款項。
三、對於工友追討每天三小時的加班費,謝義慶提議每日補回兩小時的替代方案。
四、至於院方的樂小姐和杜姑娘有否不合法地向工友收取中介費,謝姓僱主則並不清楚,鄭清發預計這部分爭議很大機會要在法庭解決。
五、謝姓僱主於6月25日於工會會址與工友再面

然而6月25日謝義慶並無出席,只委派了一位姓樂的代表。據鄭清發的描述,該代表對不同事項都以「我要再了解一下清況」之類的藉口推搪過去,上次承諾跟進的事項一樣也沒有進展,連那十四天工資也沒有帶來。當天已超過僱主支付工資最後限期四天﹙限期為6月21日﹚,屬於違法行為。代表更於當天才對翌日召開的調解會提出三項先決條件:

一、會上不得有傳媒出席。
二、會上不得有工會成員在場。
三、會上不得有任何政黨人士在場。

一眾工友對此非常憤慨,質疑宏光僱主是否有和解的誠意。她們指僱主一方私下會面時違背誠諾、又不按法律要求的日期支付工資、更在調解會前一天才提出這些不合理的要求。工友表示:「既然工會幹事比她們更熟悉法律和勞工權益的問題,又是她們授權的,那為甚麼工會幹事不能同場?」

僱主缺席調解會  連十四天工資也剋扣

下午兩時半,工友連同工會幹事出席調解會,便發覺過去的質疑是多餘的,僱主壓根兒沒有半點和解的誠意。前日對調解會諸多要求的僱主,最後竟然沒有出席,連代表也沒有派來。

因為僱主缺席,調解會上由勞工處的勞資調解科的職員向工友解釋其現況及權利,並安排他們6月27日早上九點半到旺角道一號九樓的勞資申索枓落案,以及於7月19到勞資審財處落口供,並開出文件讓工友可以向入境處延長簽證至7月19日。及後由另一位補充勞工科的職員向工友解釋就業轉職的安排,即工友可以在留港期間可以在港就業,使他們在追討欠薪期間可以維持生活費。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組織幹事曾紀南補充,雖然工友可以申請延長簽證,但整體而言對外勞追討欠薪非常不利,因為簽證、生活費、居往地方這些只有有一種出意外,但很難留港追討,他指:「政府其實在告訴僱主,只要你閉上門,甚麼也不理,工友自然要走的。」

會上亦處理了過去十四天的薪酬,但過程並不順利。出席會議的曾紀南指雖然僱主願意支付這十四天工資,但數目卻有不少問題:「例如突然扣了五百元的住宿費、加班的工時沒有計算在內,有些休息日明明他們會工作當他們放假……這個最沒有爭議的部份他們也要這樣。他們甚至連支付的方法也『扭扭擰擰』,說要麼工友自己回到院舍拿,要麼傳入她們帳戶,最後勞工署的職員也說『別煩了,委託勞工處,我叫勞工處同事現在到院舍拿吧。』」


宏光護老院外,一眾聲援團體到場聲授工友行動

工友上門找僱主 職員封玻璃窗拒諸門外

調解會上找不到僱主,一眾工友和工會幹事逐到宏光院舍向僱主追討欠薪,並公開兩位僱主的姓名,分別為樂亦文和謝義慶。不少政黨和民間團體到場聲授,包括社民連、工黨、街工勞工組等。工友和聲援團體到達牛頭角道33號的宏光院舍,院舍大門閉著,幹事隔著門問兩位僱主是否在場,一位姓杜的姑娘說兩位僱主都不在場。幹事逐請杜姑娘聯絡僱主,因為他們缺席了本應出席的調解會,而對方沒有回應。大門依然緊閉,幾分鐘職員後更將門上的玻璃窗遮蔽。在場工友見此,嘆說:「唉,這樣的僱主,你想像得到他們會怎樣對待那些老人家嗎?」


工會貼於宏光護老員門外的「尋人啟事」


宏光護老院門外,職員將門上的玻璃窗遮蔽

一眾幹事最後將尋人啟事的單張貼於門外,然後到同一位僱主旗下的安老院,即得寶安老院和欣榮安老院抗議。期間一眾工友亦向沿途市民派發單張解釋她們的處境,幹事亦提醒居民不要將老人家交給這樣無良的安老院照顧。行動於六時前完結。


工友向牛頭角居民派發單張,解釋其處境

相關報導:
宏光護老院欠薪逾百萬兼恐嚇員工:咁叻你跳樓啦 九人集體離職抗議
https://wknews.org/node/1747
宏光護老院發律師信恐嚇工友 十名前員工留守政總抗議
https://wknews.org/node/1749
宏光護老院欺壓外勞 待遇差過大陸
https://wknews.org/node/1751
安老護理需求上升 前線外勞長期遭欺壓
https://wknews.org/node/1753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