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開波之前...】血汗世界杯 過後變廢墟

14/06/2018 - 11:00pm
Share

【惟工新聞】今屆世界杯即將開波!今晚11時,2018世界盃決賽週的賽事將會正式開始,相信各位球迷未來一個月將會相當繁忙。然而,在投入這場耗資百億的感官饗宴之前,你又是否知道,這場盛會的舞台--各個新建成的球場,背後是由無數人的苦難堆積而成呢?

每逢奧運、世界盃等體育盛事,當地政府定必大肆興建球場及體育館,務求在世人面前展而其「繁盛」一面,然而代價卻是由工人及居民去承受。這次我們簡單整理了對上兩屆、今屆以及下屆世界盃建築球場的情況,希望讓大家明白到:足球一日還是財團牟取暴利的工具,世界盃便必定會成為苦難的源頭。

2010年南非:保安員及巴士司機罷工

南非世界盃除了場內異常嘈吵的vuvuzela之外,還有場外大規模的遊行抗議。首先引起社會注意的行動是保安員集體罷工。2010年6月13日,上百多保安員表示國際足協原本承諾給工人日薪1,500南非蘭特(約1,527元港幣),但最後卻只願支付190元南非蘭特(約195元港幣),大幅削減9成工資,在忍無可忍下發起工業行動。罷工規模波及五個賽場,有些工人坐在球場外阻礙球迷入場,並且防暴警察爆發衝突,令政府不得不安排警察頂替工人的位置。自保安員發起罷工後,巴士司機亦因不滿主辦方單方面地改變日程表,要求支付額外工資,而發起罷工,導致球迷一度被滯留球場。

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在1991年正式廢除,不過工人在經濟層面面對的不公平待遇卻仍然未見改善。自從保安員罷工後,3000多名南非德爾班的社區行動者亦發起遊行,抗議政府浪費公帑在世界盃上,對房屋及失業問題無動於衷。

南非在2010年世界杯耗資390億美元(約3,060億港元),卻在分組賽出局,成為首個分組賽出局的主辦國。

相關報導:
The Guardian: World Cup stewards strike over pay
The Guardian: Riot police move in as World Cup pay protests spread

2014年巴西:強拆貧民區 足總獲免稅 

事隔64年,五屆冠軍巴西取得2014年世界杯主辦權。但「足球王國」不見得就很歡迎世界杯。

為興建世界杯場館及相關基建,里約熱內盧的一些貧民區(favela)遭到強拆,數千戶無家可歸。在世界杯開幕之前,軍警亦進駐一些貧民區,有居民在與軍警衝突期間被殺。同時,在聖保羅,數千名示威者上街反對世界杯,卻遭到防暴警察以催淚彈鎮壓。

另一方面,巴西政府對國際足總大開方便之門。2010年,7422/2010法案通過,所有與國際足總相關的直接或間接開支將獲得免稅。獲豁免的投資者包括國際足總、其巴西合作夥伴及其他受足總聘用的第三方機構。同時,興建世界杯場館的工程亦獲得稅務優惠。

巴西在2014年世界杯耗資150億美元(約1,177億港元),卻在四強對德國賽事以一比七慘敗。

2018年俄羅斯:聘用北韓移工 九成收入被政府奪走

2017年,挪威足球雜誌揭露今屆世界盃的其中一個主要球場澤尼特足球場(Zenit Arena)混亂的僱傭狀況。據報導,澤尼特球場的地盤除了有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及烏克蘭等地的移民工,還有來自北韓的工人。外判商為了節省成本僱用北韓工人一直以來都極具爭議性。國際組織指出,工人超過90%的收入都會被北韓政府直接奪走,餘下的工資還會被中介公司扣減,可見北韓工人的權益完全不受保障。另一方面,北韓工人不具備任何權益知識,不少人沒有「休息日」的概念,變相鼓勵僱主安排他們終日工作,並壓至工資水平,以各種方式侵犯工人權益。2016年11月,一些俄羅斯媒體報導了一名北韓工人的工亡事件,引起了國際社會關注,唯國際足協只在口頭上承諾跟進。

即使撇開北韓移民工的事情,澤尼特球場建築工人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一位自2015年起在該球場工作的項目經理便指,工程存在大規模欠薪問題:「自從我來這裡之後,我可以肯定這裡差不多80%的工人都是移民工。有些人有僱傭合約,公司也有按原先承諾支薪。不過我聽聞很多工人根本從未收到工資。很多不誠實的外判商都牽涉這件事。我已經在建築行業差不多20年了,但還未見過一個地盤像澤尼特球場這樣混亂不堪。」

現階段,俄羅斯在2018年世界杯耗資116億美元(約910億港元)。但實際總開支仍有待世界杯舉辦後計算。

相關報導:
Josimar: The Slaves of St Petersburg

█ 2022年卡塔爾:建築工如奴隸 每日死一人

卡塔爾位於沙漠地區。為抵抗當地酷熱,卡塔爾當局將興建有冷氣的場館,首個場館已於2017年落成。可是,在興建場館及相關基建期間,有許多建築工人因可怕的勞動狀況而死。國際工會聯合會(International Trades Union Confederation,ITUC)在2014年的報告指出,從2010年到2014年,已有1,200名工人死亡,平均每日死一人!

在卡塔爾的264萬人口當中,約有140萬為外地勞工,主要來自印度和尼泊爾。ITUC的調查發現,一些工人的工作時間長達12至14小時,一些工作待遇與合約不符。然而他們被禁止進行工業行動,一些罷工的工人在12小時內被遞解出境。在贊助制度(Kafala)之下,工人的行動受到僱主控制,很多人被僱主扣起護照,亦無法自由轉換僱主。

在2014年國際足協主席白禮達訪港期間,香港多個團體亦就卡塔爾勞工問題到場抗議。

相關報導:
二二年世界盃 工人生活該煨
ITUC Special Report: The Case Against Qatar
左翼21: 拒絕血汗世界盃 國際足協立即正視勞工權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