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梁耀忠一人專政解散勞工組 街工22名會員集體退會

08/06/2018 - 4:43pm
Share

【惟工新聞】今年三月起,不斷有消息傳出街工勞工組將被解散,而三位勞工幹事譚亮英、王曉君和黎治甫將被解僱,惟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無正面回應。事件繼續發酵,繼月初五名街工執委辭職兼退會後,今早再有22名街工會員宣佈退會,譴責梁耀忠一人專政,一意孤行解散旺角勞工組。梁耀忠指收到不少傳媒查詢,在今日下午三時開記者會回應事件。

退會會員發表宣言,指梁耀忠解散勞工組的解僱理由前後不一,曾聲稱要收回資源準備選舉,但其後改稱街工出現財政赤字而需要裁員。退會會員又指,梁耀忠態度傲慢,從不回覆會員的質詢,又隱瞞街工的實際財政狀況,同時更向傳媒抹黑勞工組及反對解僱的會員。


左起:勞工幹事王曉君、譚亮英和黎治甫(資料圖片)

勞工幹事黎治甫指,最近一次和梁耀忠開會是於5月31日,他三度問梁耀忠勞工組去向,惟對方無正面回應,梁更揚言:「你到時(工資發放日)打簿(顯示銀行戶口的結餘紀錄)咪知道囉!」黎治甫批評,街工作為勞工團體,連對打工仔的基本尊重也沒有。

勞工幹事王曉君指,有不少年輕會員為街工付出,她發言時一度聲淚俱下指「街工好可惜無咗一班年青會員」,她又感謝街工,形容街工曾是「一起努力和實踐的地方」。

對於街工財困之說,在五位執委退會的聲明中披露,在5月21日執委會會議上,五人要求審閱街工財政資料遭拒,梁耀忠要脅取回原先存放在街工作為流動資金的20萬。退會會員批評梁耀忠視民主如無物,以撤資作為威脅,拒絕接受執委會監察的行為。退會會員區立行指,從梁耀忠和業務委員會提供關於街工的財政資料不足,沒辦法令街工會員判斷資料是否反映實際財政狀況,又指他們在立法會圖書館和透過查冊尋找到的資訊,比梁耀忠和業務委員會提供的財政資料更多。

街工勞工組轄下七個工會之一,香港廚師聯盟的主席吳志輝則指,未有下一步的打算,要和其他工會再作商討,若街工勞工組幹事被解僱,相信會影響工會的行政工作。黎治甫亦指,梁耀忠沒有提過交接情況,質疑他根本不重視,「我都好想問下梁生到底想點」。

被問及退會的舉動是否與梁耀忠討論的籌碼,前執委朱江瑋否認,他強調「退會決定痛苦」,而且他指對街工感到絕望。朱江瑋說,自3月開始,梁耀忠曾三度勸他退會,有一次他反映不同意解僱三人而將資源用作選舉,惟梁耀忠沒有正面回應,並叫他退會。朱江瑋又說,大家都是真心相信街工推動工運,過往梁耀忠參選是代表運動是社會上有一定的認受性,但如今並不如此,他認為梁耀忠在選舉上的輸贏和運動無關。

前執委朱江瑋(持咪者)。

22名街工會員退會聲明全文轉截:

一意孤行解散勞工組 譴責梁耀忠一人專政 
22名街工會員退會宣言

我們是一群加入街工數年至十多年的會員。有的在街頭與街工相識,有的曾在街工實習,有的曾在街工工作,有的曾任街工執委,有的仍在街工各個崗位擔任幹事。我們當初加入街工,有的是藉著街工才開始接觸工運社運,在街工學習、工作、成長;有的是出於敬佩其紮根社區,推動工人權益的努力;有的是認為作為在當中受薪的幹事,應該透過參與會務實現職場民主而加入。然而不論加入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在過去均努力在街工實踐我們入會時的初衷,組織基層街坊和工人,帶動街坊在自己的困難之上關注權益和社會議題。

很痛心地,今年三月傳出,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計劃解散勞工組,解僱譚亮英、王曉君、黎治甫三名幹事。其解僱理由前後不一,先是聲稱要收回資源準備選舉,之後稱街工出現財政赤字需要裁員。我們對此極感愕然,紛紛反對這個計劃。可是經過會員近三個月努力爭取,梁耀忠態度仍然傲慢,執意解僱三人。不但從不回覆會員的質詢,更向我們一人一票選出的執委會隱瞞街工的財政狀況,另一方面卻對傳媒及其他團體抹黑勞工組及反對解僱的會員。因此我們在此宣布,由即日起退出街坊工友服務處。

逃避對話 謊言抹黑 會員工友被無視  

五月一日勞工組抗議以來,梁耀忠多次向傳媒指責旺角勞工組跳過內部程序處理事情,選擇向外公佈會內事務,有心破壞街工團結。然而,我們作為街工會員,在三月時聽到梁耀忠計劃解散旺角勞工組的消息,已不斷向執委會詢問事情始末,而執委會回應指因旺角勞工組解散事宜是由梁耀忠提出,需要約到梁耀忠開會處理,而梁耀忠在群組內沒有作出任何回應。梁亦缺席四月十一日的執委會會議,當日有多個工會及關注組代表列席,紛紛表達反對解散勞工組的訴求。到了四月十八日街工全體職員會,當勞工組三人當面質問梁耀忠時,梁仍拒絕回應。

由於多次查問均不得要領,我們當中的8人發起了四月三十日的臨時會員大會,希望在會內得到交代及作詳細討論。由此可見,從三月到五月初,梁耀忠不斷拖延回應散解勞工組的詳情,更多次賊喊捉賊,反過來對傳媒聲稱勞工組及會員傷害街工,企圖轉移視線。作為會員,我們對梁耀忠屢次撒謊感到憤怒。

隱瞞財政 威脅撤資 泛民議員反民主 

令我們更為憤怒的是,梁耀忠架空由會員一人一票選出的執委會,企圖一意孤行,無視反對聲音。上文提到,梁耀忠提到炒勞工組以準備選舉,後改口聲稱街工有財政困難,指會員如想保留勞工組就需要籌款。會員因而要求得到相關財政資料,以了解具體財政情況。可是,在六月一日,我們收到由陳裕詩、江健成、羅維進、龍子維、朱江瑋五名執委發出的辭任執委兼退會聲明。當中披露,在五月廿一日執委會會議上,五人要求審閱街工財政資料卻遭到拒絕。梁耀忠更威脅取回原先存放在街工作為流動資金的二十萬,並不再負責街工因缺乏流動資金而職員無法支薪的問題。

這種以撤資作為威脅,拒絕接受執委會監察的行為,反映梁耀忠視民主如無物。另一方面,在缺乏充分資訊的情況下,執委會及其他會員無法驗證梁耀忠宣稱的財政困難,亦因而無法討論相應的措施。如果財政困難屬實,梁耀忠的隱瞞,實際上是拖延了解決問題的步伐。

忘卻綱領 違背選舉承諾 「為勞工出頭」今成無良老闆

在梁耀忠2016年參選立法會時,其競選政綱之一為「不容僱主肆意打破工人飯碗」。可是在五月三十一日梁耀忠終於與勞工組三人談判的時候,黎治甫一再查詢六月的就業及出糧情況,但梁耀忠多次表示不知道,可見其不負責任。

梁耀忠的另一競選政綱為「取消強積金對沖」。然而在四月廿六日的執委會上,執委陳瑞銘已計算了三人被強積金對沖後的長期服務金金額,說明梁耀忠無意履行此一政綱,不但打算無理解僱三人,更企圖對沖三名年資分別為九年、十年、十六年的員工的長期服務金,與其競選承諾完全不符。

更令人匪而所思的是,當外界為勞工組三人的遭遇抱不平的時候,梁耀忠及數名街工會員提出「這是會內問題,第三者不應介入,你們引外人來破壞街工」的論調,與二〇一三年碼頭罷工期間,自由黨李梓敬聲稱工會不應介入「工運是工人的運動,不容許一些工會政客騎劫」的荒謬言論驚人地相似。

以上種種,令我們認為,街工已忘卻其「為勞工出頭」的綱領,失去修正自身錯誤的能力。趁這個最後的機會,我們回應一些會員對我們的質疑。

這是財政問題嗎?

有人說這是財政問題,應該集中精力籌款,不要內耗。

我們無法同意這種建議。第一,梁耀忠解僱勞工組的第一個版本是要收回資源準備選舉,與財困沒半點關係。第二,正如上文所述,梁耀忠隱瞞街工的財政狀況。作為負責任的勞工團體成員,我們不可能在資訊如此不透明的情況下向公眾募捐。這是很基本的誠信問題。第三,即使街工真的如梁耀忠所言,有數十萬財政赤字,但解決財政問題的方法有很多,包括及早公開財政狀況,指出團體的需要,請求公眾援助。這是民間團體多年以來面對財困的慣常做法。然而梁耀忠沒有這樣做,取而代之的是指名道姓要解僱七十名員工當中的三人,聲稱原因是他們的年資較長,工資較高。這樣的理由何其荒謬!

因此,我們不認為解僱勞工組三人與財政問題有關,而是赤裸裸的針對。街工一些成員提出所謂的「解決財困方案」要求勞工組三人接受,不過是為梁耀忠圓謊,將責任推到三名受害職員身上的伎倆。

你們在奪權吧?

當然亦有人指責我們在奪權,「勾結外人搞散街工」。梁耀忠對多個傳媒就是這樣說。在眾多的說法當中,這點最為荒謬。

街工是一個會員制組織,最高決策機關為會員大會。會員大會每兩年選出五至九人組成執委會,代表會員就會務進行監督、決策。在執委會選舉當中,每一個會員均有提名權、參選權和被選權。基本會員亦有權列席執委會會議。梁耀忠是2016年選出的九名執委之一。

這樣的架構說明,街工的每一個會員均有平等權利參與會務,奪權一說自不成立。如果梁耀忠或其他人認為,對梁耀忠的行為提出質疑、表示反對、要求公開透明就是奪權的話,那不過說明,在梁耀忠及附和他的人心目中,街工只是梁耀忠的個人資產。

結語

既然梁耀忠不尊重內部機制,不尊重工會和關注組,以造謠抹黑取代公開資訊公開討論,自己的面子高於街工的理念,一意孤行要解僱勞工組三人,我們認為這個一人專政的組織已經嚴重違背「為勞工出頭,為民主奮鬥」的綱領。我們不認為留在街工能夠繼續實踐我們參與勞工運動的初衷,別無選擇,只能在此宣布退出街坊工友服務處。

退出街工並不意味著我們就此離開工運,社運。目前香港勞工狀況持續地差,同時民主倒退威權將至,實在沒有輕言離開運動的理由。各工會、關注組及社運朋友在這段期間對勞工組的支援,更讓我們深深體會到真正的團結。正因為樹有枯枝,我們才要堅持下去。但不管日後如何,我們眼前必定會做的,是繼續與勞工組同行。勞工組三人被梁耀忠正式解僱之時,我們必定追究到底!

工人唔係話炒就炒,運動不能捨本逐末。

二〇一八年六月八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