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百移工抗議容海恩歧視言論 細說公共空間之必要

27/05/2018 - 4:46pm
Share

【惟工新聞】新民黨議員容海恩日前在立法會,指外傭假日在公眾地方席地而坐、進餐及睡覺,影響市民日常生活及公眾地方環境衛生。昨日(5月27日),亞洲移民人士聯盟(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 AMCB)發起遊行,約二百名移工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新民黨灣仔總部,要求容海恩就言論道歉,容海恩親自接收信件。遊行隊伍沿途高呼「我們是工人,不是奴隸」(We are worker. We are not slaves)、「終結現代奴隸制,終結排斥」(End modern slavery. End exclusion)。
 


約二百名移工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新民黨灣仔總部


團體舉起印有容海恩的示威牌抗議其言論

移工工時長假日期望好好休息 團體轟容海恩言論可恥

AMCB發言人Eman Villanueva怒轟容海恩言論可恥(shameful),他指,不少家務工工時長,一日起碼工作16小時,休息時間少之有少,而平日在僱主的家中,休息的地方亦不理想,甚至有些家務工要睡在廁所中,或洗衣、乾衣機上的床,所以在假日只好選擇在公眾地方休息。Eman續說,容海恩期望其言論會得到僱主支持,惟他認為,很多香港人感到被冒犯,他促請容海恩為其言論道歉。


印尼移工工會代表思穎(前排左二),AMCB發言人Eman Villanueva(前排持咪)

印尼移工工會代表思穎指,不少家務工每日只得4-8小時的休息時間,希望能在假日好好休息。她指,期望政府能就休息時數立法,確保移工得到足夠的休息,亦期望港府能為「在工作場所內休息的位置」制訂標準,禁止僱主安排在家務工在廁所睡覺和休息。

商場、餐廳消費高 移工放假只能到公眾地方

菲律賓草根婦女組織Gabriela成員Mary說,移工不可能到其他地方消遣,如商場或餐廳,因消費太高,微薄的薪金不會付得起,只好選擇在公眾地方休息。事實上,移工的月薪只有本地人入息中位數的三分之一。她指,假日會在中環的銀行大廈附近休息,惟在室外地方十分受天氣影響,她憶述有一次掛八掛風球,未能繼續坐在銀行大廈附近,只能站着「休息」。

聚集地連結移工社群 互相交流以適應香港生活

很多移工初到香港時並未結交到朋友,但多數人在家鄉早已聽過維多利亞公園或是中環遮打道,當他們遇上困難時,就會選擇到這些地方找人求助。

移工團體BTM&B PILAR代表批評容海恩的言論,是不視移工為人,因移工工作六日後,卻不能在公園休息。他們亦提到,星期日多數到維多利亞公園聚會,有時會學習跳舞,亦會和其他移工姊妹交流煮食的心得,「有時候唔識煮僱主想食嘅餸,會向其他人學習」。除了休息,他們聚集的地方更是連結社群之地,因見到新來港工作的移工姊妹時,會邀請他們一同聚會,請他們吃東西,教導他們講廣東話和搭車路線,以適應香港生活,也會教導他們如何和僱主溝通。


移工團體BTM&B PILAR亦到場抗議。

Cordillera Alliance成員Mheyann在香港工作8年,周日多到中環遮打道一帶與其他移工姊妹聚會,有時初初來港工作的移工不熟悉法例,她會耐心向他們講解工人的權益。她對於容海恩的言論感到憤怒,強調移工聚集並不影響衞生,也不會騷擾他人,她要求容海恩立即道歉。


Mheyann(中)

移工團體租借地方難 政府開放學校計劃有名無實

曾在民間團體工作的Kat指,有時候移工希望舉辦講座、研討會,需要租借室內場地,她曾為移工租借大學的場地和社區會堂,但並不容易。Kat指,現時在大學借場的難度比以往高,因大學現時對於教職員借出場地,會嚴格執行規定,活動內容需與教學用途有關,活動期間學校會派職員檢查。在租借社區會堂方面,則需要「鬥快」交申請表,亦需要在活動舉辦前數個月遞表,但移工們舉辦的活動難以在約半年前確定,變相難以用一個確實的日子借場。至於臨時租借有人棄場的社區會堂,俗稱「執雞」,則要致電向逐間社區會堂詢問可供租借的時間,Kat曾試過連續打二、三十個電話詢問空檔,其後再和移工商量一個日子亦需要一日的時間,惟社區會堂的空檔很容易在一、兩日之間被其他人預約,變相亦難租借場地。

Kat指,政府曾與五間學校商討,於周日開放學校供移工使用,惟Kat形容此舉是「有名無實」,因學校並非每個周日都會開門給移工隨便使用,而是需要借用地方的移工直接與學校溝通,有時學校亦會因為周日有活動,拒絕借出場地。Kat亦曾嘗試聯絡租借場地的公司,惟發現就算有優惠價,租金亦十分高昂,移工難以負擔。

阻街?搏炒?移工慘成政客提款機

容海恩所屬的新民黨並非第一次發表歧視移工的不實言論。新民黨黨魁、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多次稱外傭「搏炒」,在聯同僱主施壓下,入境處在沒有確實證據之下將一些外傭列入黑名單。葉劉亦曾撰文誣衊移工「淪為外籍男士的性資源」,稱移工拆散僱主家庭。自由黨亦不遑多讓,多次舉辦講座,「教導」僱主剝削移工的伎倆。然而歧視移工並非保皇黨的專利。民主黨及公民黨亦曾有區議員派發「關注外傭聚集問題」的單張,稱外傭阻街,多次向政府部門投訴等。
 

相關報導:
宣揚博炒論 撐剝削制度 葉劉反外傭黑歷史
自由黨辦外傭僱主講座 苦主當公主 聽眾:你喺香港請個人都唔會咁要求
外傭被逼睡在住廁所廚房 違標準合約要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