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協商破局 大觀提原地安置遭拒

06/05/2018 - 6:50pm
Share

標籤

編按:在香港,「原區安置」經常是受各類重建計畫影響的街坊的核心訴求。台灣亦不例外。從2016起,板橋大觀社區面臨迫遷。居民抗爭近兩年後,大觀社區土地的主管機關與居民開會,拒絕原地安置的訴求,更稱這是「最後一次會議」。惟工新聞轉載苦勞網的報導

文、圖:張智琦 苦勞網記者

退輔會板橋榮民之家今日(5/4)上午和大觀社區居民召開「安置方案協調會」,退輔會再度提出包租代管和社會住宅的方案,但大觀自救會重申包租代管不適用居民,並表示願意退讓,希望以「原地安置」為前提,召集學者專家討論如何切割一部分土地安頓居民,但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無意退讓,表示「這是最後一次會議」便離席,留下憤怒的居民。

大觀自救會4月7日曾當面向蔡英文總統陳抗,她當場回應「相信大觀拆遷問題會得到適當處理」。今日大觀社區土地的主管機關退輔會邀請居民參加「安置方案協調會」,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新北市政府城鄉局和社會局代表皆出席會議,但政府和居民雙方仍未達成共識。此次會議後,大觀社區恐難逃強拆命運。

退輔會這次會議提出的安置方案和去年9月的「包租代管說明會」相似,表示會同新北市政府放寬安置條件,遭拆遷的弱勢居民可得到租屋津貼、包租代管的安置,以及社會住宅優先抽籤權。此外,板橋榮家也開放大觀居民承租入住。至於居民最希望的「原地安置」,李文忠則認為於法無據,直言「不可能」。

然而,自救會成員唐佐欣表示,居民已一再重申,包租代管和租屋津貼並不符居民的處境和需求,租的地點零散、租期最多三年,居民也難以負擔租金,只是殘補式的救濟資源,居民也不想搬入榮民之家受到統一式的管理。唐佐欣說,大觀社區現存緊密的鄰里互助網絡,能填補現行社福資源的不足,相信官員釋出的好意,但他們爭取的是根本解決迫遷問題的方案。

大觀自救會代表鄭仲皓強調,退輔會有權限停止強拆,並做就地安置,自救會願意退讓一步,不強硬主張要全區保留,而希望以「原地安置」為前提,共同召開學者專家的會議,商討如何分割土地。他表示有和地政系的學者討論過,「這是有可能的」,希望退輔會可以和居民創造雙贏局面。

自救會:盼以「原地安置」為前提,召開學者專家會議

不過,對於自救會的提案,李文忠則質疑,大觀居民是違占戶,「政府不能讓你占久就可以住」,退輔會依法也得處理法定空地,就地安置「不可能」。李文忠也嗆鄭的土地分割方案講的是「空話」,並要求他提出實際辦法。退輔會板橋榮家主任厲以剛也表示,大觀社區原本有七十九戶,如要原地安置,其他戶也有權要求,但現有土地不足以蓋七十九戶,也沒有法律依據。

鄭仲皓則回應,大觀社區不是一般違建,而是歷史造成的違建,政府也有所疏失。他表示,關於土地的問題如何突破,權限在退輔會和榮家,現在已點交戶已經拆除,等於有空間出來可以重新規劃榮家的土地,重點是退輔會和榮家有沒有誠意邀專家學者一起討論。

雙方爭論一小時,仍未達成共識。李文忠在11點左右表示,可以理解自救會的主張,但沒有實際辦法就做不到,並說「這是最後一次會議,我說的方案,如果你們不願討論,我做不到。」隨後作勢離席並宣布會議結束。

不滿李文忠逕自結束會議,鄭仲皓突然拿出「以原地安置為前提,召開學者專家會議」的承諾書衝向李文忠,希望他能簽署,居民也高喊「原地安置」並衝向欲離開現場的官員,現場一片混亂,警方和居民爆發激烈推擠衝突,過程中許多居民受傷,有兩名自救會成員被逮捕。

鄭仲皓會議後受訪表示,自救會的方案已經有所讓步,榮家說社區有七十九戶,但已點交戶都已離開,現在實際需要安置的居民僅有三十幾戶,只要從社福用地切割出一個住宅用地,調整規劃就能讓居民住在裡面。他呼籲政府拿出誠意,不要只想強拆,「政府可作為而不作為,我們就會拿命來拚!」

厲以剛則表示,這是最後一次協商,「原地續住不可能,之後就看法院作最後處理」,這意味強拆大觀社區及自救會更激烈的抗爭恐無法避免。

Share

苦勞網成立於1997年,是一個長期關注台灣社會運動相關訊息的網路媒體,以「運動的媒體,媒體的運動」自許,除與社運團體長期建立關係,作為對外發佈訊息的平台,並自產報導傳遞出主流媒體不感興趣的邊緣聲音之外,也將媒體本身看作是論述實踐的一部分。在當前社會高度分化,抗爭者多為個別情境所侷限的背景之下,透過實地採訪與報導評論寫作,試圖介入議題並產生連帶,與行動者共同創造出更具有廣度與厚度的批判性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