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青年向下流 學債難償 團結爭最低工資$117

27/01/2014 - 2:25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681

25歲的愛莉斯亞.懷特(Alicia White)斷然無視來自貧困家庭的背景,靠半獎學金讀完了大學,更進一步讀了研究院。不過,她花了無盡日夜寄求職信,最後卻只能找到一份在派對上幫小孩畫臉的工作。

高學歷做低技術工種 不平則鳴

「讀完大學及研究所,我曾以為我已經與破產、睡在友人梳化、捱餓無緣。那壓軸而驚人的部份是,我做完了一切,卻在原地踏步,但我更陷入一個背著5萬美元(約39萬港元)學債的處境。」

在美國,懷特當然不是個別例子。半數大學畢業生不是失業,便是就業不足。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流動性越來越低,青年向下流,不止是基層,還有中產。年輕高學歷的一群做著低技術工種,反過來塑造了美國勞工運動的新面貌:他們不再吞聲啞忍,爭取著更公平的待遇。

15元而戰 工資翻一番

「為15元而戰」(Fight for 15)便是這個背景下的產物。國際服務業僱員工會(SEIU)早前發起運動,要求最低工資由時薪7.25美元(約57港元)增加逾一倍至15美元(約117港元)。去年秋季,運動宣佈第一次法律上勝利──西雅圖機場旁近郊區決定將最低工資增加至15美元。

「這是我們生命裡最熱忱的時候。」30歲的法律系畢業生巴坎( Ady Barkan)說。他指出,「為15元而戰」依靠著「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 )的遺產。

「年輕勞工的慘淡前景告訴我們:你不能在低薪工作及不平等下重建經濟,而這正是美國面對的危機。」柏克萊加州大學社會學教授伯恩哈特(Annette Bernhardt)說,她致力研究勞工及經濟不平等問題。

工會勢力不如前 青年成希望

宏觀地說,美國工會的勢力大不如前。據統計,六分一工會成員的年齡在55至64歲之間,而且隨著不少工業外移、機械化,越來越少人從事製造業,以往的組織起來的工會也隨之消亡。

直至今天,加入工會的美國人是歷年來新低,全國只有11.3%人擁有工會會籍,在18至24歲的年齡群組中,只有11%加入了工會。不過,6月的調查卻指出在這群年輕人中,有61%支持工會。

21歲的百利(Janah Bailey)住在芝加哥,目前正從事兩份快餐店的工作,一份在Wendy’s獲時薪8.25美元(約64港元),另一份在麥當勞獲時薪8.4美元(約66港元)。她曾參與罷工,爭取更高工資,而她明言,15美元的時薪能「徹底改造」她的生活,她幾乎不再需要連續打兩份工。

支持但不加入 香港呢?

美國年輕人會為勞工運動帶來革命嗎?言之尚早。即使他們支持工會,但他們卻不會加入工會,或者因為他們覺得每一份工作也是暫時的。情況與香港相似嗎?

企業常常以盈利不高、虧蝕、成本上升為由,不肯改善打工一族的待遇。早前美國經濟學教授保魯曼(Paul Krugman)甚至說過一個陰謀論:經濟不景是資本家刻意造成的,因為「工人就處於下風,僱主有權力給他們更多工作,或給少些工資」。其實,一家企業賺錢與否,也必須給予員工合理的待遇,沒有人要為你蝕錢買單。

資料來源:英國《衛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