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中大和聲廚師工傷後不獲續約  到書院示威遭院長冷待

18/04/2018 - 2:36pm
Share

【惟工新聞】道理上,大學是追求知識和公義的地方。因此老師勸勉學生應向不義的事發聲,而為追求利潤而罔顧員工安全、詐騙員工等行徑則永遠不應發生。偏偏中文大學和聲書院膳堂被揭發要求初級廚師Mandy超時工作,在假期時頂更,還說出短約沒有僱員權益等鬼話。及後Mandy遇上工傷,公司更以「合約到期」為由不與Mandy獲約,逃避僱主應有責任。

今日街工勞工組、香港廚師聯盟、社會主義行動、零散工陣線與中大基層關注組一同去到 中文大學和聲膳堂——Mandy 昔日工作的地方——向中大和漢莎天廚示威,並追討她應得的勞工權益。

捱義氣例假頂更  獨挑三人工作量

初級廚師Mandy回到昔日工作地方追討她應得的權利

中大和聲書院膳堂由「德國漢莎膳食服務(中國)有限公司」(下稱漢莎)旗下公司營運,其中「Pizza Lover」的初級廚師Mandy於2016年尾連續三個月超時工作,其上司更要求她捱義氣在例假時頂更。2016年尾,Mandy頂更時遇上工傷,右膝蓋骨骨折,她不忿地說:「當時唔係我捱義氣幫他頂替更,我都唔會受傷,嗰日我例假嚟咖,我到依家都未好得返。」

Mandy是負責製作Pizza的廚師:「我返朝九晚九,因為Pizza個底啲麵團又大舊又硬,起碼要焗一兩個鐘之後先可以搓,所以要早啲開始焗。焗個陣的溫度要控制得好好,攞出來嗰陣好易『辣』親。我嗰時主要做配料部份,夏威夷、辣肉腸的配料都係我哋調配,整完仲要將啲Pizza由廚房拎出水吧,所以我成日都要廚房水吧兩邊走。」單是和聲書院的宿生已有六百人,所以每日製作Pizza的工序會由三位師博負責。

公司叫Mandy頂更時,負責製作Pizza的只有Mandy一人。而且還不是一天半日,有時整個星期也是這樣,由烘焗餅底、調整配料、拿出水吧,還沒有算上倒汽水、製作熱狗等其他工作呢。一人獨挑三人的工作量,可能沒有工傷才值得驚奇。

Mandy將烘好的Pizza搬出水吧時發生工傷。「水吧有個位好跣,之前都有幾個同事跣親,有一個要去威爾斯醫院做手術。」Mandy和其他工友有向高級經理反映過,但對方一直沒有處理。「我嗰時成個膝頭『碰』一聲撞左落地板,嗰一下都唔係最傷,最傷嘅係個位好窄,要起身就一定要將成腳向後拗,睇醫生後發生個右腳個波羅蓋裂左,骨折。」工傷後她做過兩次手術,要將鋼線將周圍肌肉加固,但第一次手術得得不太好,半年間右腳痛感不斷,要做第二次手術,但半年間鋼線與肌肉纏著,要將之拆去,再換上新的加固,這自然延緩了康復過程。「依家喺平地行路都仲可以,但要上梯級,例如中大四號校巴,就要雙手撐著欄杆上去,因為四頭肌個位無力。」

工傷後漢莎反面不認人

工傷後勞工署為Mandy「判傷」(即決定受傷工人失去了幾個百分比的工作能力)[註1]。本來判傷前僱主不可以解僱員工,豈料判傷程序還未完成,公司便鑽合約的空子,以「合約到期」為由不與Mandy獲約,逃避僱主應有責任。

工傷前,經理一直對Mandy讚譽有加,說她「做得嘢」、「肯捱義氣」。豈料工傷後變臉快得嚇人,Mandy說她不能像之前做太粗重的工作,因為隻腳真的受不了,經理說「你咁樣唔得喎,不如你搵過第二份工啦。」Mandy說當時氣結得不得了:「我之前為公司賣命咁,連例工都一個人返來同你做野,我個日唔返就唔會工傷。依家公司咁樣對我,話唔續約就唔續,經理仲要暗示工傷係我自己唔小心。」

Mandy曾向勞工署求助,上星期有調解會,結果寫字樓職員、經理、中大代表都沒有來。

Mandy和支持團體在4月17日中午到和聲書院示威,右方為和聲院長劉允怡

幾種拖糧的方法 一個「散工冇勞工權益」謊言 

除了工傷不與Mandy續約,漢莎也一直拖欠員工薪金。Mandy憶述:「2012年我仲係時薪,經理話每小時加五蚊,結果最後話加唔到,加住三蚊先,個兩蚊遲啲先俾,結果拖到2015年1月先俾到。」根據《僱傭條例》,工資在工資期最後一天完結時或僱傭合約終止時即到期支付,僱主必須盡快支付所有工資給僱員,並在任何情況下不得遲於工資期屆滿後或僱傭合約終止後7天,上述情況已屬違法,而這竟然還不是最誇張的。

Mandy說過往經理明明加班費六十元一小時,豈料加班後他說只能給五十元,但當時也沒法怎麼,結果加班費也要拖半年才到手。」遲出糧的不止Mandy,其他工友遭遇類似情況,但經理每次都推諉給人事部,「一次就話啫,依家係次次都係咁,人地人事部專業咖嘛,邊有可能次次都搞錯?仲要係我地就遲,經理就兩日準時出糧?有次我地忍唔住話要告上勞工署,佢先準時返次,但之後又拖返。」按Mandy觀察,很多同行都受不了,很少有人做得長。「基本請唔夠人做Pizza,所以最後改返到燒味。」

不同聲援團體在場支持Mandy,包括街工勞工組、香港廚師聯盟、社會主義行動與零散工陣線

街工勞工組的阿英在示威時補充,最初漢莎天廚以時薪聘用Mandy時,曾因她是「炒散」而告訴她沒有工人基本權益,例如法定假日,有薪年假。然而,其實不論時薪、月薪、日薪、斷工計也好,只要夠「四一八」(連續四星期為同一僱主工作,每星期工作超過18小時),就會有這些權益。阿英接著說:「但漢莎天廚連咁基本嘅嘢都要呃佢,之後Mandy續約嗰陣都有計返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大學應該係一個追求公義真理嘅地方,但大學將飲食外判之後,冇好好監察啲公司有冇好好善待員工。」

社會主義行動的代表說:「佢地請嘅係廚師,唔係廚具,但大學就係將佢地當廚具咁樣用完即棄。」他們指現在不少工作以短期合約形式聘用,例如大學研究助理(Research Assistant),保安,廚師等等,於是每當員工有工傷,公司就可以隨意解僱,好像上年漢莎也解僱了細輝,因為他參與抗爭行動,爭取標準工時,因此被公司針對。

零散工陣線的阿乃進一步指合約工的漏洞很多年也沒有檢討,他表示,其實Mandy今天追討的只是很基本的權益,包括法定假日、有薪年假、以及按法例要求按她工作年資計算她的長期服務金,以及不合理不合法解僱的補償。今天勞工法假相當落後,上次僱傭條例檢討已是1968年,現在已是2018年,五十年來也沒有檢討這種連續性契約的漏洞。這使很多零散工友,不論兼職還是散工,都像肉隨砧板上,一些基本不過的權益也隨時失去。

和聲院長:「我食緊飯,我唔想受到騷擾」

在和聲膳堂裏遇上劉允怡院長,團體和Mandy希望與院長對話

行動期間,示威者發現原來書院院長劉允怡正在用膳,遂希望院長回應事件,豈料院長劈一句「我食緊飯,我唔想受到騷擾」。團體及後表示,他們只希望院長在用膳後,可以聽一聽Mandy講她所遭遇到的情況,劉允怡院長始終一言不發坐在原位,冷眼看著團體及Mandy。其中一位街工勞工組成員王曉君忍不住道:「我以前都喺中大唸書,實在冇諗過喺書院同院長講兩句,竟然都會咁困難?你見到一位和聲廚師喺工傷期間不獲續約,你到底有咩睇法?」院長依舊不作聲,事不關己坐在身邊,由保安阻著希望院長回應的團體。最後,院長若無其事地站起來,繞個圈子避過Mandy和團體,往反方向的通道走,逕自走向樓梯,留下工友和示威團體在膳堂。
 

團體向院長表示只想他聽一聽Mandy說她的情況,但院長沒有理會

劉允怡院長在其他人陪同下笑著繞路離開膳堂

和聲書院院訓的「知仁忠和」,其中書院網頁釋意裏有一句「講求誠信,勇於承擔」。漢莎欺騙員工,拖糧不斷、工傷後別說承擔,還急不及待撇清關係,恐怕達不到院訓的要求了。若要勉強為和聲書院開脫,也可以說漢莎意在營商,本來就不把和聲院訓放在心上,甚至可能有這樣一條院訓也不知道。可是,和聲院長呢?除非院長認為院訓只是爭取捐助為主、掛在嘴邊為次的四字空言,當有員工當著面提出受到不公和受騙的待遇,院長是否起碼應了解一下詳情、聽員工說兩句?可他連這樣工夫都不願做,還若無其事地繞路離開,其中對維持書院運作過程被犧牲的勞工幾近漠視。向大學生展示這種價值觀念,真的沒有問題嗎?


1.受了工傷怎辦?《僱員補償條例》簡介之二

相關報導:
工傷實用資訊
「每次上街,第二日就叫大廚去倒垃圾」抗議林鄭後 廚師聯盟主席遭即時解僱
避工傷賠償 老闆謊稱員工已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