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逼假自僱 沒退休金 每日步行七八公里 二十年高球場球僮的辛酸

16/04/2018 - 4:16pm
Share

編按:對香港人來說,高爾夫球場或許只有兩種印象:上流社會的活動、霸佔原本可興建公屋的大片土地。那麼,在裡面工作的人,又是否如上流社會般過著繽紛生活?台灣的球僮(台稱桿弟)明顯不是這樣。由於老闆不願承認僱傭關係,強逼工人假自僱,台灣高爾夫球場球僮於上星期發起罷工。一位球僮的女兒撰文親述其母親在高球場工作20年的歲月, 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台灣公民行動影音記錄資料庫投稿文章,讓讀者一窺球僮的工作待遇。

文 / 葉韋君(世新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媽媽生前是高爾夫球場的桿弟。

我們家鄉有很好的水質,竹寮山礦泉水、中華豆腐,玉荷包、金鑽鳳梨,球場開了山頭,就在佛光山旁。

高爾夫球場設立在1987年,媽媽在開幕前半年就在球場接受培訓,直到60歲從球場上退下來,工作正好20年。

那時我8歲,小學二年級,媽媽在學日語,因為球場主要招攬的是日本客人,媽媽的筆記本上,用注音拼著あなたはどうですか、ようこそ等招呼語,我也會就著拼音和媽媽一起讀,甚至幫著媽媽拼音。

正式上工,每天要走十八洞,約七八公里的距離,有時生意好一天要走兩趟,也常有客人清晨就來,媽媽得凌晨四、五點就出門。

媽媽的頭巾、圍脖上總有著白色的顆粒,那是汗水乾掉殘留的鹽粒。

我們總是很習慣媽媽一躺在沙發上,就把媽媽的腿抬到我們腿上,開始捏、搥、揉,從七點半的新聞看到還君明珠。媽媽的小腿和她嬌小的身體,有著不成比例的粗壯。

好像是我三、四年級的時候,媽媽經歷了工會運動,媽媽從來是一個隨順命運的人,工會是姊妹情誼在運作。罷工也因為停班的衝擊,月餘後以失敗告終。我清楚地記得媽媽參加完調解會跟我說:「人家說365行裡沒有我們這一行。」

此後,媽媽的幾個姊妹離開了,媽媽很感嘆她們從此沒有班可以排。然後媽媽的包包裡出現簽收條,那是給客人的,「茲收到xxx給付桿弟費用xxx」,我總是一整疊拿來當計算紙。

媽媽說她們沒有老闆,球場只是借場地給她們,客人才是她們的老闆,「要有做才有錢」。

等班的空檔,她們也會去除草、整理球場,不然,會不給她們排班。除草會順道撿客人打出去的球,媽媽會整籮筐地帶回來,我們洗球然後再拿回去球場賣。

我後來才知道,這是球場迴避和桿弟的僱傭關係,不用給付勞健保、沒有資遣費、退休金。媽媽做到了60歲自動退下來,因為球場也不會給妳排班了。媽媽說「365行裡沒有我們這一行」。

1998年桿弟被納入勞基法適用對象,但是媽媽2007年退下來的時候,領的勞保是投保職業工會的,她和球場之間一直沒有僱傭關係,只有勞務承攬。一個「有做才有錢」,免費除草、收拾球場否則「不給妳排班」的承攬關係,以及我拿來當計算紙的那疊收據。

媽媽的職業工會每年都會辦旅遊,有時還出國,高中以後我沒再參加,直到大三那一年和媽媽一起去綠島。

那是一個三天兩夜的行程,有台東關山自行車、綠島浮潛。我一直記得,我選的變速車被媽媽超過的時刻。媽媽帶著大草帽,逆著風騎過上坡,草帽往後吹,但是媽媽大氣都沒有喘,笑咪咪地跟我說加油。

在往綠島的船上,我吐得不行,而一眾阿姨們,還驚呼著好像坐雲霄飛車~我正值年少啊,但是和每天要走十八洞,領上總是鹽粒,有著粗壯小腿肌的桿弟阿姨們在一起,還是完敗。

媽媽,365行有桿弟這一行喔,妳和阿姨們沒有的勞健保、資遣費、退休金都應該得到。

圖片來源:幸福球場桿弟暫停罷工 續爭工作權、嗆隨時重啟抗爭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