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杜特爾特打壓人權當反恐 台灣民團跨國抗議

04/04/2018 - 2:05pm
Share

編按: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台以來,一直以反毒和反恐的名義對貧民和原住民進行血腥的軍事行動。自去年起,爭取城市貧民和原住民權益的運動者同樣成為被針對的目標。昨天在台北,關注移工、房屋、原住民權益等不同領域的團體到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抗議。惟工新聞轉載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的報導。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菲律賓政府近日公佈一份「恐怖份子」名單,羅列近600名關心原住民族、婦女、人權等社會工作者或異議人士,公然打壓追殺人權倡議者,名單上甚至包含聯合國成員,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

今天(4月3日)台灣人權促進會、台菲友好協會及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等民團前往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抗議,高喊「Stop Killing In The Philippines!(停止菲律賓的殺戮)」,疾呼菲律賓的人權捍衛者不是恐怖份子,台灣公民社會嚴厲譴責菲國總統杜特爾特對人權全面宣戰,要求杜特爾特政權撤銷毫無根據的名單,停止一切屠殺。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代表僅出面接受民團聲明,沒有發言即離去。

杜特爾特放任法外屠殺、藉反恐打壓 視人權工作者為恐怖份子

菲律賓移工國際台灣分會(Migrante International)主席Gilda Banugan(布倫加)表示,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自從2016年6月30日上任後,對平民展開大屠殺式的「反毒品戰爭」,准許菲律賓警方執行數千起「法外處決」,至今恐8000人被屠殺。然而杜特爾特為了不願縱放少數毒犯,寧願錯殺許多窮人平民,恐發生多起冤死或栽贓,卻讓真正的大毒梟逍遙法外。包含杜特爾特的兒子巴奧洛.杜特爾特(Paolo Duterte),傳出曾在擔任達沃市副市長期間涉毒,杜特爾特僅回應「如果有人能舉出證據,我就辭職負責」。

原本杜特爾特曾自稱是社會主義總統,也曾是菲律賓共產黨創始人Jose Maria Sison(席森)的學生。杜特爾特就任時原本設定議程要與「菲律賓民族民主陣線」(NDFP)進行和平談判。杜特爾特不滿菲共「新人民軍」襲擊政府軍,談判於2017年11月破裂,杜特爾特宣布菲共為恐怖組織,連帶打壓批判政府的異議人士,2017年5月開始對菲律賓民答那峨島上的原住民族 Lumad 人生活區域實施戒嚴,以及在2018年2月21日由菲律賓檢察官Peter Ong代表國家司法機關所公佈「恐怖分子」黑名單。

桃園群眾服務協會庇護中心主任汪英達則說,杜特爾特聲稱要肅清做亂的一小批人,卻驅離民答那峨島大批的原住民族,大批的駐軍部隊也毫不留情的攻擊學校,根本本末倒置。更可見的是取得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讓財團進駐,一併肅清批判政府的力量。

被菲政府標記為恐怖組織的都市平民組織Kadamay,協助保障平民的居住權,其成員Ruby Lacadman在3月29日傳出被逮捕。台灣反迫遷連線執行祕書高蓁誼表示,菲律賓是東南亞國家中有著最多無家者及最高失業率的國家,許多平民買不起或租不起房子,在城市邊緣搭建違章建築。然而菲政府有著荒謬的住宅政策,放任數以萬計的公共住宅閒置多年,讓沒人住的房子逐漸腐朽。Kadamay去年發起佔屋行動,協助民眾佔領數以千計、大量閒置的公共住宅,恐因抗議行為遭菲政府逮捕。

聯合國仰賴的原住民專家 被菲政府當罪犯

「菲律賓政府羅列600多人的恐怖份子名單中,許多是我認識、合作20多年的老朋友。」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教授夏曉鵑,同時也是台菲友好協會成員、南洋台灣姐妹會國際事務聯絡人。她提到自己從1997年就開始帶著社發所的師生與菲律賓草根組織合作,曾參訪菲律賓的基層婦女、勞工、原住民等平民團體,並進行各項交流。

每年4月菲律賓北呂宋島高地的原住民族運動「Cordillera Day」(科地埃拉日),夏曉鵑也曾與台灣原住民部落及學生前往學習,近行台菲兩國原住民族的交流。她說:「台灣民團受惠於這些菲律賓朋友,這些人會是恐怖份子嗎?」

而科地埃拉人民聯盟(Cordillera Peoples Alliance,簡稱CPA)為世界原住民運動的推手,如前任主席Joan Carling為聯合國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的推手,是原住民族推動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核心小組的成員。Victoria Tauli-Corpuz是聯合國現任原住民族權利特別報告員。夏曉鵑說:「聯合國仰賴的原住民專家,竟被菲律賓政府列為恐怖份子。」

為什麼菲政府要針對原住民地區實行戒嚴?夏曉鵑認為,土地山林對統治者及資本家而言是金錢權力,原住民族誓死捍衛自己的祖靈地、生存權與生活方式,造成統治者與資本家難以掠奪土地,菲政府用標示恐怖主義的方式,企圖逃過法律程序,隨時可加速判刑制裁,快速的讓人民因害怕而滅絕。

創辦台東獵人學校的Sakinu Yalonglong(亞榮隆‧撒可努)也是排灣族作家,他挺身呼籲菲律賓政府停止殺戮。Sakinu說,他多年來前往菲律賓參加科地埃拉日,很擔心往年曾交談的菲律賓朋友,是否會無預警受到國家的迫害「不見了」。他認為,台灣曾經歷的二二八事件,如同正在菲律賓發生一樣。Sakinu表示,菲律賓是鄰近國家,台灣人民應挺身而出,讓菲律賓政府知道,這群人是為了人的生命價值在奮鬥。

不只是他國事務 呼籲台灣關心鄰近國家、捍衛人權

在菲政府的黑名單中,有79位是女性。夏曉鵑說明,菲律賓婦女政黨嘉布瑞拉(Gabriela)的創黨副主席Elisa Tida Lubi,一輩子都在從事人權運動,早期曾在馬可仕時期因反對獨裁政權被逮捕,在監獄裡被強暴,但是她並不害怕,如今還是在基層組織奮鬥。Tida Lubi也是婦女議題的最重要推手,擔任亞太婦女法律與發展論壇(APWLD)前臨時區域協調人,推動成為全世界婦女運動最重要的組織之一。

另外夏曉鵑提到,由於菲律賓貧富差距的巨大,底層人民唯有起身抗爭才有生存之路,政府卻用各種激烈手段打壓各式各樣的抗爭,菲政府這份恐怖份子名單上除了知名人士,還出現許多匿名、別名,如同「小強、小明、阿花」等,表示任何平民百姓都可能成為菲國政府攻擊的恐怖份子。「不要以為台灣人吃飽閒閒來抗議馬尼拉,抗議的更是壓迫人權、掠奪土地,為私利剝奪所有人生活權利的價值。」夏曉鵑強調,捍衛菲律賓的原住民工作者與人權工作者,不只是他國事務,更是對抗資本主義及跨國集團。

很狂的杜特爾特 很悲慘的底層人民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祕書長施逸翔表示,台權會長期倡議要求台灣政府應設立不受政治力干預、獨立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因此台權會加入由東南亞各非營利組織組成的區域人權組織ANNI「亞洲國家人權委員會民間團體督導網絡」(Asian NGO Network on NHRIs, ANNI),監督促近各東南亞國家的國家人權委員會。

除了菲律賓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被打壓,連菲國具憲法地位的國家單位「國家人權委員會」也被杜特爾特政權揶揄打壓。施逸翔提到,上個月到尼泊爾參加ANNI年會,菲律賓人權倡議者聯盟的秘書長Rose Trajano憂心忡忡的報告,菲律賓國家人權委員會面臨極大危機,希望各國代表能夠向各國的菲律賓駐代表處表達關切。

菲律賓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席、維權律師Chito Gascon(加斯康)開始關切反毒戰爭中,有兩名未成年人被屠殺,並展開調查、批評。總統杜特爾特則反批加斯康「你這麼關心未成年男童,你是不是有戀童癖」。而前人權委員會主席Leila de Lima(利瑪)一開始就抨擊反毒戰爭,已在今年遭到逮捕,成為因異議入獄的政治犯。不僅如此,菲國國家人權委員會去年遭到眾議院大幅刪減預算,本來幾億比索被刪減到只剩1000比索,約只有台幣600圓的年度預算。

施逸翔說,唯一可以監督批評國家機構的單位國家人權委員會,杜特爾特打算要修憲廢除,形同對人權價值展開全面戰爭。甚至菲律賓有位律師在2017年4月將杜特爾特及幾名高官涉犯危害人類罪(或稱違反人道罪),狀告國際刑事法庭(ICC),杜特爾特則是揚言退出聯合國,以逃避國際刑事法庭的追究。施逸翔呼籲,國際社會與ICC應立即究責,將杜特爾特繩之以法。

汪英達說,原本有著強大民意基礎的杜特爾特,獲得移工、穆斯林及受壓迫者的多數支持,期望為國家帶來光明未來與改變,然而杜特爾特卻是用排山倒海的大屠殺面對人民,完全違反任何一項民主與人權價值,不斷與獨裁者馬可仕站在一起。「以前的法外暗殺就很猖獗,現在杜特爾特直接以公權力屠殺百姓。」即便被杜特爾特公然宣告為恐怖份子,目前菲律賓的人權工作者仍持續倡議,不畏強權威脅。

相關報導:
全球政治暗殺盤點 近40年暗殺人數飆升3倍
https://wknews.org/node/1229
菲律賓政治屠殺逾百人死 團體抗議政權為獨裁舖路
https://wknews.org/node/1606
「永不讓軍法統治重演!」 團體抗議杜特爾特威脅全國戒嚴
https://wknews.org/node/1557
為外資開路 暗殺領袖、亂槍掃射學校 菲律賓政府持續打壓原住民運動
https://wknews.org/node/1181
「美國及阿奎諾的統治形同種族清洗」 菲律賓原住民抗爭宣言
https://wknews.org/node/852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