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中大人問嶺大人:勞工情況比較

07/02/2018 - 11:15am
Share

編按:各大專院校絕大部分院校的清潔工及保安皆悉數外判,現在只有中文大學直接聘用清潔工。究竟直接聘用和外判清潔工的待遇有何分別呢?此文章原刊登於中大基層關注組早前出版的《工友報》,惟工新聞特此轉載,透過兩位嶺南大學學生讓大家了解在嶺南大學的外判清潔工待遇狀況,

* * *

受教資會(UGC)資助的大專院校裏,中大是唯一直接聘用清潔工的院校,其他都是外判。這個「唯一」固然值得宣告,但更有意義的是,到底直接聘用和外判下工友待遇分別如何?校方和同學能否改善外判流弊?中大工友的情況本專題有另文交代,這篇文章則訪問了兩位嶺大同學Parkson和Apple,了解嶺南勞工情況。

 

外判制下的嶺南清潔工

Parkson於2004年入學:「當時清潔外判商係國際社會服務社(ISS),都有嶺大直接聘用的清潔工,但已經好少,佢哋退休後也沒有直接聘用清潔工。」當年清潔工每天工作6-10小時,時薪約$17,為全港大專最低,比政府外判合約清潔工指引的$5,030還低。及後嶺大轉過幾次清潔外判商,由ISS轉為碧瑤,再轉到現時的莊臣。據現時嶺南勞工關注組(下稱嶺南勞關)成員Apple說,莊臣外判公司的清潔工每天工作9小時,今年七月前時薪約$33.7,7月後加薪至$37.3。

Apple帶我們到工友休息室,有幾位工友向我們介紹編制,「我們分日夜更,日更六十幾人、夜更十幾人。日更做九個鐘,負責清潔課室、全校洗地、定期清除積水、通渠,麻煩一點的包括清潔天花板和升降機槽。夜更由五點半做到十一點,平均每人清潔四、五十間課室,有大型活動則要收拾場地。」他們補充:「夜更工友只有半小時食飯,唔少工友食個包就算數。」

那天遇到一位嶺大工友因丈夫在中大任職,可以免費在中大求診。其他工友便問我中大員工醫療福利,並嘆說他們雖有無薪病假,但要自己花費求診。Apple看到嶺大清潔工面對很多問題,曾試過沒有「飯鐘錢」,直在現在還有工友沒有存放物品的位置,轉約時拖欠遣散費等等。「有次工友向我說外判商要求他簽紙,要向外判商提供病歷和保險記錄,但他們沒權的。原來公司打算當工友遇上工傷時,用他的病歷辯稱那是舊患,拒絕賠償。」

 

Caption:莊臣外判商的安全標語,強調工傷責任為工友自己不小心。

 

嶺南勞關與嶺大之間

現時嶺南大學有Tender Assessment Panel監察外判商,由學生代表和三位學院(文社商)的教授組成,負責建議標書的評分準則,評審外判商。但學生只佔一席,校方又迴避問題。2014年龍衛外判公司曾被揭逃遣散費,嶺南勞關曾要求將它列入黑名單,校方只說不會主動邀請龍衛,但不會拒絕入標。Apple 說:「有次校方話『其實好需要學生幫我們攞料』,我心諗,呢啲明明係你僱主嘅責任,點解你講到唔關你事咁?依家校方外判服務俾公司,仲將了解工友的責任外判埋俾學生。」

嶺南學生亦有嘗試爭取改善清潔工待遇。2004年Parkson和十幾位同學在畢業禮請願:「當時我們用黑色垃圾袋扮畢業袍、『祝君安好』的毛巾扮1st hon領帶……想令同學注意清潔工待遇。」及後校方和同學會面,下學期清潔工獲加薪。近兩年嶺南勞關都有做勞動調查及發佈會,研究外判以外的聘用制度。今年校方承諾清潔工和保安薪酬上調7%,以及幾項福利改善等。

但嶺南願意改善勞工待遇也不全因為學生發聲。Apple和校方交手多次後,覺得「學校只係想應付學生。今次爭取到加薪其實係因為嶺大五十週年,校方好明確咁講,希望我地唔好搞咁多野,話加薪之後嶺南勞工待遇比起其他院校已經好好。」Apple說之前嶺大不只一次指責他們揭發工友被剝削「影響校譽」。Parkson回想當年和校方會面,對方直言「如果你今日是傾12-8(筆者案:「12-8」是指當時同學要求每更保安工作由12小時轉為8小時)或人工,咁我哋可以唔使傾了。」會面並無太多共識,後來校方願意加薪有點出乎意料地願意加薪,他認為「校方是介意新聞說嶺大勞工薪酬為大專最低,總之人工加到不是包尾就可以了。」

 

Caption:嶺南大學工友的休息間,左邊為工友儲物櫃,但數目不足以全校七十多位工友使用。

 

 

中大和嶺大差在哪裏?

比較下來,中大直接聘用制難免顯得可貴,薪酬較高、福利完善、工作穩定。但無法迴避的問題是,為何中大直接聘用,而嶺大沒有? Apple說:「我不會用嶺南慳皮去總結成件事,因為UGC Funding其實牽制著大學點樣用錢,例如它會按學校研究數目批錢,嶺南又是唯一一間不是理科Base的,商科也是近年先開始,Funding比較少。校方既要投放資源發展理科,也要不斷省錢。問題是在哪裏省。」

話雖如此,勞工待遇和資源也沒必然關係,這是中大給我們第二點啟發。中大雖沒外判,然而校園不斷擴張卻沒相應增聘人手,也是隱性剝削。1986年到現在建築數目多了近一倍,86年建成建築七十餘幢,今天已超過一百五十幢。雖然30年來中大佔地相差不大(86年為133.8公頃,今天為137.3公頃),但當年逸夫、敬文、39區等地方還沒發展。建築落成後一連串設施隨之而來,例如街道、植物、垃圾埇,清潔量大幅增加。需要負荷的本科生人數也由86年的6957名增加至今年20147名,然而86年到現在室外清潔組也維持在20多人。中大在UGC遊戲如魚得水,得到大量財力和學額,卻沒有改善勞工待遇,未免令人失望。但如果辦學機構本來就沒想過實踐甚麼人文精神,那我們譏諷他們沒有教育理想,就不是直指本源的批評了。至於我們認為甚麼才是大專外判問題的本源,可詳看本專題〈大專外判現況探尋與抗爭出路〉一文。

 

相關文章

中大基層關注組:大專外判問題探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