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服裝廠工人自白:跑著上廁所吃飯,一身職業病,還要被無端罰款……

02/02/2018 - 4:46pm
Share

作者:麥田守望者.
一位在前進的路上尋找光,尋找希望的工人

轉載自中國女工權益與生活資訊平臺——尖椒部落

我是去年九月份來這個廠的,剛來的時候,因為對這個工序的工作不太熟悉,幹得比較慢,所以心裡會緊張,怕攢的活太多就會影響下一道工序幹活,所以我儘量節約時間,毫不誇張地說,我連上廁所都是跑著去的。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也總是早點去食堂,即使還感覺不到餓,因為那時候食堂人少,不需要等太長時間。有時候我去食堂,食堂還沒做好飯,我就會感覺到焦慮,覺得又浪費了幾分鐘。我甚至想把自己變成一個機器人,一天吃一頓飯就行了,免得浪費時間。這種爭分奪秒的感覺一直持續到我對自己的工作熟了後才好了一點。我也不知道服裝廠的工作算不算流水線,因為它沒有傳送帶,說不算流水線的話,但是模式又差不多,工序之間也是一條龍的,我們的工作也是重複動作。比如我的工作主要是負責往褲子上訂一個大扣子,最忙的時候一天要幹十四五個小時,一天會有八千到一萬的牛仔褲從我手裡過一遍。 雖然說每個動作的勞動強度不大,但是一天下來腰酸背痛,困得不行。但是我們又不能打盹,因為稍不注意就會很危險。

想想,我已經在不同的服裝廠待了六年時間,幹這種工作久了就會有職業病。比如我,以前做熨燙,站著幹活,低著頭,時間長了有輕微的腰間盤突出,頸椎也不太好,醫生說我的頸椎已經沒有了自然的生理屈度。縫紉機工大部分都會有頸椎病,或輕或重。去年我就遇到一個大姐釘到了手,老闆根本不管,也沒有給她算工傷,她在家歇了幾天後就來上班了。 去年三月份兩會期間環保查得緊,廠裡的鍋爐不讓燒,於是廠裡就偷著幹,熨燙的工人白天不上班,晚上再才開工,以免環保監管的人看見鍋爐冒煙。 為了讓外人以為廠裡沒有人幹活,老闆把廠裡的路燈關了,廠裡漆黑一片,連廁所都沒開燈,上廁所都要小心翼翼地用手機照明,防止掉進茅坑裡。不僅如此,老闆還用布把窗戶蒙上,從外面看就更看不到車間裡的燈光。前幾天我們下午上班,環保局突擊檢查,聽說老闆被罰了兩萬塊錢。 我的同事說:「這老闆,平時沒事兒經常找理由罰我們的錢,這次他被罰款也是活該。」而我卻在想,老闆被罰款了,日後,他肯定會變本加厲地從我們身上罰更多的錢,羊毛出在羊身上啊,那錢可都是我們的血汗。

還有一次,是環保查水洗廠的時候,老闆便不讓水洗廠幹,但是我們的縫紉車間並沒有停工,導致水洗廠攢了好多貨,等環保不查了以後,水洗廠就瘋狂地往我們這裡送貨,搞得我們老是加班。 這些經歷也讓我覺得,如果環保部門不從根源治理問題的話,受害的還是我們底層工人,把我們折騰得苦不堪言。這不,這兩天環保又來查,比以前查得更嚴了,還把鍋爐房貼上了封條,限期整改,要求一定要把鍋爐改成燒油或者燒天然氣的,否則不讓幹,看來這次環保局是動了真格的。但是廠裡並沒有因此而停工,老闆把機器運到了別處讓我們接著幹。平時廠裡業務以及品質上的事兒老闆並不怎麼管,只是老闆的女兒和女婿負責,老闆的女婿就是廠長,廠裡大大小小的事物他都管。至於老闆的女兒,就只管罰錢。比如掃地掃得不乾淨,掉到地上的輔料沒有撿起來,都有可能被罰。每逢週一的上午,是老闆的女兒檢查衛生的日子,她會趁大部分人還沒有來上班的時候來個突擊檢查,一般會帶一個筆,一個本子,最重要的是手機,用手機拍了照片發給我們的車間主任,以做證據之用,有時候連車間主任一起罰。 因為罰錢的事,我前面一道工序上的兩個人沒少議論,他們說:「沒有人可以把工作做得百分之百沒有瑕疵,在自己盡心盡力的前提下,還是可能會出問題,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既然一定要罰,也只能認了。」因為我們幹的活是計件的,都是在保證品質的前提下追求速度。雖然罰錢一般不會罰太多,但是也都是我們的血汗錢呀。最可氣的是我們有時候根本就不知道因為什麼被罰,只是在發工資的時候發現數目不對,總是被罰得不明不白的。

就像有一首歌詞裡寫的那樣:「他們穿著漂亮的衣服,卻總是看不起你,到底是誰在養活誰,他們總是弄不清這個道理。」廠裡的工人就是羊,我們都在為狼老闆打工,如果每個羊身上拔幾根羊毛,攢多了也可以做一件羊皮襖了。狼吃羊不需要理由,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咬你一口。 我越來越覺得,我們真的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喂飽」了那些黑心的狼。從去年開始,我的頸椎就開始有些僵硬,去了一個專業治療頸肩腰腿痛的診所,給我貼膏藥也不管用,而且膏藥也太貴。今年吃了些藥好了些,但是最近右胳膊感覺好像勞損一樣,有時候會感覺很累,累得都不想動。 我有時候真的很擔心有一天突然就不能幹了。我們為了養家糊口和自己可憐的欲望終日勞碌奔波,對於老闆來說,工人們只是像機器零件一樣的一次性用品,我們沒有地方表達自己的訴求。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是一個無牽無掛的孤兒,想去哪就去哪,可以去一個人人平等,互敬互愛沒有剝削和壓迫的極樂世界去。
 

Share

尖椒部落是專為打工女性提供生活及權益資訊的平台。立足基層,倡導性別平等,放大女工的聲音。認識中國女工,從這裏開始。
網站:www.jianjiaobuluo.com
微信訂閱號:jianjiaobuluo
微博:@尖椒部落
QQ空間:2742702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