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二日 非人勞動逐個捉

28/12/2017 - 7:25pm
Share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外判公司拖欠遣散費事件仍未解決。今天(12月28日),清潔工罷工進入第二日。舊公司民順仍未接觸工友,房屋署及勞工處亦沒有採取行動。

早上,二十多名清潔工聯同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民協區議員來到政府總部抗議,向三個涉事政府部門遞交請願信,包括勞工及福利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同運輸及房屋局。雖然政府今日重開公民廣場,但團體被拒絕進入廣場,清潔工只能隔著圍欄抗議。下午,清潔工回到海麗邨向居民派發傳單,講解罷工緣由。

激發工人罷工的,除了舊公司誘騙簽下自願離職書、導致損失過百萬遣散費,還有工人因轉合約失去年資,以及微乎其微,與工作量不相稱的加薪。昨日,有居民得知罷工一事後擔憂影響邨內清潔,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影響正正說明了清潔工勞動的重要性。惟工記者訪問了不同崗位的工人,看看整潔的背後由怎樣的勞動支撐。

垃圾站:廢棄傢俱堆積如山

屋邨垃圾的終點是垃圾站。近80歲的鄧伯在屋邨垃圾收集站工作。他指出這個崗位原本由四個人負責,但因為環境太過惡劣,其他人做不住陸續離職,現在只得自己一個人做,公司卻沒有補充人手。他每日收集住客棄置在樓下的大型傢俱,每日都有四個大桶那麼多。鄧伯自己一個將這些大件垃圾搬到垃圾站,堆放到不會阻礙人車進出。從上圖所見,現場有鋼琴、打印機、床褥、床架、木櫃等垃圾,久久沒人清理。

一個人搬動大件垃圾很危險。在今年10月,鄧伯在整理垃圾堆時,一個疊在四尺高位置的坐廁跌下來,撞上他的左腳,傷口幾乎見骨,縫了兩縫。拿醫生紙去請假時,上司要求他不要報工傷。鄧伯自己去問民建聯,説要在十四日內報工傷,眼見已經遲過14日就放棄了。而事實上,即使僱主沒有在14日之內報工傷,僱員亦能自行報案。僱主瞞報更可被罰款。

商場清潔:洗廁所最厭惡但工資一樣

王女士自05年海麗邨開邨以來做到現在。他與另外一名同事負責日更清潔整個兩層的商場,夜更另外有兩人負責。雖然主要被要求清潔商場廁所,但同是也要洗地和清潔天花板。垃圾車來屋邨收集垃圾時,他們也要出去幫手。另一方面,

在負責室內冷氣商場不代表工作較其他同事輕鬆。打風照常上班就不在話下,甚至十號風球仍不能回家,要留待降至較低風球繼續上班。但一年最多幾次打風,日常的勞損傷害更大。王女士周身傷病,要定期到醫院治療受傷的腳和腰。更嚴重的是,因為長期使用漂白水清潔廁所,在稀釋漂白水時眼睛受到刺激,又痕又痛,只能自己買一些眼藥水,舒緩眼睛的不適。可是近期開始出現視力模糊,懷疑與工作有關。「人人都讚我清潔得好,但這是用自己辛苦得來的。」

工作辛苦還辛苦,為了省錢,王女士仍然每日走路上下班,來往海麗邨和在深水埗的家。他亦不滿公司在數年前改變工作安排,從以前七點上班三點下班改為四點下班。中間一小時名為飯鐘,實質無薪。他認為這是延長了工作時間,等於變相減薪。

花王:打風樹葉掃不完

除了倒垃圾洗地外屋邨清潔工亦負責打理花圃。現年六十歲出頭的花姐(化名)在2006年入住海麗邨,當起邨中的花王,負責打理花草樹木。那年還未有最低工資保障,日做七個鐘,月薪僅四千多元。2008年民順接手承包海麗邨清潔服務,花姐仍舊留任,這個崗位一做就是十年。鋤泥、種花、剪草、淋水,大部份工作都要負重上陣。拖著長長的水喉在整條邨淋花,四日才淋完一遍。問到公司有沒有說明要怎樣打理植物,什麼時候做什麼工作,他說沒有,「都是自己安排」。

與商場清潔工一樣,遇著颱風吹襲,花姐與拍檔仍要在休息室等候,落波就立即出來工作,不花上三四天都處理不完滿地的斷枝落葉。近年花姐的肩周炎越來越嚴重,醫生說是工作造成的勞損。花姐拉起衣袖,指著手臂上一片通紅說:「依家晚晚都痛到要貼鎮痛消炎膏布。」身邊的工友替她也替自己不值,紛紛嚷道:「你睇,做到咁都無遣散費。」

倒樓工人:要義務做一個鐘先做得完

李女士也是由2005年海麗邨入伙開始就在邨內做清潔工,她負擔的崗位俗稱「倒樓」(清理樓層垃圾)。大時大節,住戶垃圾激增,就是她叫苦之時。聖誕節那晚,她由晚上7點一直做到11點。

所以是夜更工作的嗎?李女士並未能直接回答,攤開手指數算每日上下班時間:「我朝早7點做到12點半,晏晝4點做一個鐘,不過冇錢嘅,唔會打卡,之後夜晚8點做到9、10點。」要是中午抽不出時間來做,恐怕無法準時收工。這樣的全天候時間表,實際上橫跨了早更與夜更,一個人做了兩個人的工作。但她們換新公司後,月薪只加了11元,時薪僅高於最低工資幾毫子。

「其實倒3次係唔夠咖,應該要倒4次。」海麗邨是新式屋邨,每座樓樓高40層,3小時要倒完一次樓,亦即每層只有數分鐘時間。而他們要做的不只是把垃圾倒進垃圾槽就完事,為了安全,垃圾槽槽口設計得很小,遇著大包垃圾塞不進去,清潔工就要拆開垃圾逐件逐件塞入槽口。槽口在腰下位署,每次塞垃圾都要彎下腰,再加上害怕阻礙住客,清潔工一般都會走樓梯到下一層,如此勞動,對腰骨及膝頭都造成壓力甚至勞損。

這個崗位之苦並非人人能捱得住,李女士回憶道,近期有一名在鄰近屋邨居住的清潔工來做倒樓,「做一日就頂唔順走咗。」

新舊外判公司關係曖昧

舊公司「民順清潔有限公司」與新公司「香港工商清潔服務有限公司」一直被指關係密切,更被懷疑合謀侵害工人權益。有線電視記者昨日到訪民順公司,赫然見到兩間公司的名字在接待處的同一個水牌上出現。公司職員發現記者,立即用紅布把水牌遮起。

到下午一時半左右,有十多名身穿便服、戴口罩的工人出現在海麗邨,開始清掃地上的垃圾。有工人表示自己原本在東頭邨工作,由民順清潔公司聘請,今日被調過來工作半天。見記者詢問工人,工商清潔公司的經理立即著工人穿上工商制服。

新舊公司的關係亦能在工友被騙離職時的情況反映出來。沈生(化名)表示,那天公司派出一名女職員叫問他要不要跟公司去何文田、東頭邨或蘇屋邨工作。他說不去,那名職員一手叫他簽交給民順的自願離職信,另一手就給他香港工商的新合約。說明那名職員同時代表兩間公司。
 

相關報導

海麗邨清潔工損失百萬遣散費 追討不果或會發起罷工

海麗邨半數清潔工罷工 追討百萬遣散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