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第三屆移工驕傲遊行前分享會記錄

04/12/2017 - 7:28pm
Share

上星期日是第三屆同志移工遊行,此前,遊行主辦單位(Gabriela Hong Kong、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guys)聯同本地團體自治八樓,在11月22日晚上七時半舉辦了分享會,四位講者分享為草根女性團體 Gabriela香港分部的主席Shiela和成員Bing、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O)主席Ivan、與及Cordillera Alliance成員Trudis。以下為分享會的記錄。

由菲律賓到香港 漂洋過海去工作

菲律賓人口約1.03億,其中75%為家庭主婦和農工、15%為工人、7%為高技術工人、1-2%為精英階級、剩下的1%則是統治階層。大部份政府和國家發展都由這1%的統治階層去決定,例如輸出外勞計劃(The labor Export Poilcy, LEP),則鼓勵更多菲律賓工人到其他國家工作,Shiela說:「 菲律賓政府說開放外勞政策,是菲律賓人自己希望出國賺更多錢。今天那麼多菲律賓人到外勞,其實是菲律賓的貧窮使我們非走不可,現時菲律賓一般大學生畢業的月薪只有8,000-10,000披索(約1,218-1,522港元),根本無法支撐家庭開支,即使在菲律賓較高薪的工人也會向到海外工作。那1%統治階層現時靠向外輸出基層勞動力,透過我們寄回家的匯款,去償還IMF和世界銀行的債務。」

現時有近190,000位菲律賓外傭在港工作,主要工作照顧糼兒及長者、各種家務、煮飯,讓不少已婚女性可以外出工作。然而,外傭在香港受著法律和社會的歧視。Shiela解釋道:「首先外傭不受法定最底工資保障,現時法例要求外傭的最低工資為每月$4310,換算為時薪只有$16,連法定最低工資$34.5一半也沒有。第二外僱強制要和僱主同居,工作地點和休息地點相同,需隨時按僱主的要求工作。」

最嚴重的是,香港《入境條例》的「兩星期規例」規定,外籍傭工被解僱後須在兩星期內另覓僱主,否則要先返回原居地再申請新的工作簽證,才可以再度來港工作,因此外傭即使受到苛刻對待也不敢出聲。Ivan說:「我們來港工作時,要交一大筆申請費用和培訓費用,大約100,000披索(約15,000港元),我們怎樣有這麼大的一筆錢?政府早就安排好抵押服務,讓我們將房子按掉,假如被遣返,我們就要面對這份債務。」

身為同志的移工
       
在港工作的外傭要面對上述艱難的處境,然而其中有些外傭也是同志,他/她們則是面對多一重壓力。同性戀者Ivan分享道:「香港僱主會要求我們的行為舉止像一個正常女性,例如穿裙子,別那麼粗魯。當香港僱主知道我是同志後,更會擔心我們會對他們子女有不良影響,好像自己染上甚麼傳染病的。但這種歧視情況也不算太普遍,我們看到不少僱主還是願意接受並了解這些性別問題的。」她補充道:「真正的難題是回到家鄉時。」

菲律賓對同志群體的歧視,則比香港嚴重得多。Ivan分了社會經濟、政治權利和文化三個層面對解釋:「菲律賓整個社會制度都沒有考慮同志需要,甚至視之為需要矯正的問題。在教育制度層面上,多數學校校規對兩性服飾有嚴格規定,且有性別氣質測試。醫療服務亦有性別矯正治療,放大同志與愛滋病的關係,就業上也很少聘用同志。政治制度上,在議會上也沒有代表同志的群體,遑論保障同志的法例,例如同志因其性別認同而在職場受歧視,現時沒有法律可以保障他們,也沒有檢查程序,當然也沒有對受害者的補贘。文化氣氛方面,菲律賓近八成人為天主教信徒,社會上異性戀為主,也有不小的恐同傾向,媒體也沒有性別問題的意識,只會複制現時異性戀為主的意識形態,對同志戀議題不是加以污名就是避而不談。」

來自Cordillera Alliance的Trudis也分享了家鄉的情況:「若被發現自己同志,家鄉的人會侮辱、咒罵你,就算你只是在街上行著﹐有人就突然一拍掌打到你臉上。家庭會強迫你正常地結婚,你能想像一個女同性戀的人迫著和男性做愛的心情嗎?」 Ivan聽過朋友的經驗:「在菲薄賓你的個人身份和家庭只能選一個,要麼你放棄你的性別身份,要麼你會不再是家裏的一員。」

同志移工站起來

面對上述同志移工的困境,Shiela直言「我們不能單是哭訴,要一起去改變這處境。」並分享她們現時正在進行的工作。

首先要讓人們關注外傭的處境。Shiela說有不同方法,例如討論同志外傭的議題:「好像早前印傭Erwiana遭女僱主虐待一事的新聞,就令到很多人開始關注外傭的處境。其實很多人也不清楚外傭的情況,我指的不只是香港市民,也包括外傭以及在菲律賓的家人。」

這涉及第二種方法,在社交平台(例如Facebook)上發佈自己的生活,「你知道在在菲律賓的網絡很差,很多時家裏手機都上不到網。但香港網絡很快,所以我們也用了手機,也學了如何自拍。但重點是透過社交平台告訴家鄉的人自己實際上的工作如何。之前她們總覺得香港很好,覺得我們在享受生活,但實際上我們只有一天休息,其餘六天也要全天候照顧兒童,做家服、買餸。我們也想自己家裏成員知道,我們賺回來的錢是不輕鬆的。」第三她們也會發起大型遊行,例如這次Migrant Pride,One Billion Rising等大型行動,希望可以讓其他外傭多關注同志問題。「香港有部份人還算接受同志,但在菲律賓則完全不接受,所以希望在香港向她們宣揚這些同志資訊。」

除了引起關注,也需要有集體行動。「我們每次會和勞工署見面,去遊說將外傭列入最底工資保障範圍。我們也會有不同的示威行動。其實在香港向警察申請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過程也不錯,他們也會問我們這是甚麼遊行,也算是一種向警察的教育吧。在菲律賓你要搞遊行,他們會當著你面咒罵你。」

有些外傭會覺得,她遇上的僱主挺好,其他外傭或同志的問題與她何干呢?Shiela強調她們關注的不只是個別外傭受害個案,而是整個移工群體的處境。「我們都是移工,但移工間的團結是很重要的,如果只有一人出來說制度不公,沒有人會理會你的,但如果你夠多人就不同了。」

隨見隨想

講者分享後有互相交流,以下為部份內容。

-不論香港還是菲律賓,教師擔當學生的道德模範,因此遇上的性別歧視可能特別嚴重。講者Ivan曾擔任體育老師,被要求穿裙子教學。參與者亦分享香港沙田國際基督教學校強開禁止同性戀老師任教。

-另一個經常與同性戀聯繫起來關鍵詞是「愛滋病」,從前香港紅十字會不按受男男性接觸者不能捐血,一直被批評是歧視同志之舉。到今年,紅十字會才放寬規限,容許一年內沒有同性性行為者捐血。Ivan說在菲律賓兩個議題相對立,只要通過血液測試,不論同性戀與否都可以捐血,但患上愛滋病的人依然會被標籤為「帶菌者」。

-去年5月9日菲律賓國會眾議院出現了首位跨性別議員羅曼 (Geraldine Roman),然而Shiela指她能當選主要因為她的家境,而不是她的性別身份或對性別議題的看法,實際上菲律賓性別意識一樣保守。雖然羅曼有在議會內提出保障同性戀者的議案和修例,但尚未有具體保障同性戀者的法例。

相關報導:
「我們是同志,我們很好」 外傭舉辦首屆同志遊行

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20張照片帶你看第二屆外傭同志遊行

甚麼是現代奴隸? 前中介爆六大外傭困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