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踞富亨邨十二年 外判清潔公司涉剝削工人

01/12/2017 - 4:23pm
Share

大埔富亨邨有逾5千個住戶。自2004年,業主立案法團外判清潔服務予恆豐環保服務有限公司。今年六月,有清潔工到勞工處追討欠薪,始揭發外判公司一直剝削工人。經過三次勞資調解,提訴工人大多獲得賠償。惟工新聞訪問其中一位清潔工阿玲(化名)和富亨村居民葉生(化名),了解經過。

「加一蚊人工都要食你五毫子」 
 
事源今年五月一日政府實施最低工資$34.5,葉生稱,業主立案法團通過清潔工時薪為最低工資加一元的法案,即工資由$33.5加至$35.5。出糧時,阿玲卻發現時薪只有$35,比法團承諾的少五毫。「老板同我地講加五毫,但法團明明話最低工資多一蚊。」阿玲說。她遂與另外七、八位工友向職工盟求助,揭發恆豐環保服務有限公司更多惡行。

他們當中,有人日做4小時,有人日做8小時,有人日做11小時,但都同受公司多年的壓榨。一名日做4小時的清潔工,合乎 4.1.18連續性合約的要求,即連續工作四星期或以上、為同一僱主、每星期工作最少18小時,理應享有法定勞工保障,有休息日、有薪年假等勞工權利。但那位清潔工竟被公司當作散工,被剝削年假和勞工假。「個個捱到傻,係個老板話請唔到人,無得休息。」阿玲說。有清潔工最終與公司和解,也只得約$4000賠償。

有些日做8小時的清潔工則被剋扣法定年假。按法例要求,工人若被連續性合約僱用滿一年,即可享有薪年假,而年假日數按年資遞增。阿玲指,只有很少數人做滿三年,可享法定的8日有薪年假。

還有幾位日做11小時的清潔工,他們大多在富亨邨服務近十年。雖然合約工時也是8 小時,但他們每天通常要加班3小時。「如果唔做嗰三個鐘,我哋要放低錢請人。」阿玲說。更甚者,按照法例,假期可獲的薪金應該以每日平均工資來計算,對於經常工作11小時的清潔工,公司只以每日8小時的收入計算其假期薪金,涉剋扣假期錢,多年來把工友被蒙在鼓裡。幾經爭取,這些工友按年資,都得到$7,000至$20,000賠償。

傍晚清潔工仍要工作

資方:唔休息係清潔工貪錢

 「以往唔少人捱唔住,寧願自己辭工都無爭取啲咩。但今次連五毫都攞,真係忍無可忍,我哋只係想攞番法律賦予嘅權利。 」阿玲補充,有不少離職的清潔工支持行動,都指他們「做得好」。

外判商涉嫌剋扣有薪年假、假日薪酬、勞工權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以往工友的忍讓和現在的決心,都有不容忽視的拉扯。追討過程看似順利,大部分向勞工處投訴的工友都得到欠付薪金,但歷時三個月的交涉,帶給工友不少壓力。

阿玲憶述,調解會上,當公司被問及有否剋扣工人假期,公司表示自己提供的是賺錢的方法,「係清潔工貪錢,自己唔想休息」。屋邨有人更直斥他們「搞事」,指工人告老板,是「忘恩負義」。阿玲表示,她向勞工處投訴後,受到上司的歧視和針對。在等垃圾車或休息的時間,儘管她一如既往地跟其他人整理可回收的紙皮,也被斥「開工時間做私人嘢」。

被施壓以外,工友還要負擔沉重的舉證責任。單要證明自己有幾多法定有薪年假,就要先證明自己的年資。阿玲需要提供幾年前,甚至十多年前的入職證明、糧單。她更要細讀糧單,學會計算加班費、有薪年假、實際工資、津貼等等,確保公司「無計錯數」。

業主:「要保障勞工權益」

涉事的恆豐環保服務有限公司今年3月約滿。上年,業主立案法團打算公開招標,但委員人數不足,無法開展招標過程。最後法團與恆豐延長一年清潔合約,至2018年3月。

葉生指,不少重大的法團決定,例如延約與否都涉及大量授權票,「保安會叫開唔到會嘅業主簽名,攞授權書。」他續指,手握授權票的法團委員容易把持會議,而這其實是「344」的惡果。

所謂「344」是《建築物管理條例》(第344 章),根據條例,一般法團決議最少只需5%業主通過。葉生說,雖然法團沒有公布親身投票票數和授權票的比例,但會議上投票的居民寥寥可數,開票箱時票數竟逾百票,可以猜測當中不少是授權票。雖然授權合法,但業主未清楚理解投票內容、委員立場就授權的情況普遍。這便有授權票不代表業主意願之嫌。他希望政府修例,限制每人所得的授權票上限。

牆上貼了業主立案法團的通告

「按我哋俾嘅錢,同清潔公司簽嘅合約,工人應該有更合理嘅工作條件。但依家錢照俾,工友都俾人剝削,我地又無好嘅清潔服務。」葉生續說。他認為所有業主都可由自利出發,嘗試參與公共事務,拒絕授權,為屋邨的規劃出一分力;而關注和支持屋邨外判清潔工,監察中標公司履行合約的情況,就是眼下其中兩件最緊急、重要的事。此外,富亨邨的清潔合約將於下年3月到期,不少清潔工希望法團能確保以後的合約定明每星期有一日假,葉生強調他們會盡力爭取,確保勞工權益。

相關報導

海麗邨清潔工損失百萬遣散費 追討不果或會發起罷工
外判公司、招標者、政府多重剝削標書制作者揭交易內幕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