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減公共開支 英國公共圖書館系統崩潰

25/10/2017 - 9:25pm
Share

標籤

編按:義工有幾好?圖書遲早看不到。英國政府為求削資,將全國近七分之一公共圖書館交予社區組織營運,地區議會撥出的資助從此可跌至每年僅一萬港元,根本不足以讓一間圖書館出糧,惟有靠義工苦苦支撐,服務水平亦無法預期。惟工新聞特此翻譯《衛報》相關報導。
 


文:圖書館運動(The Library Campaign)主席史韋菲爾德(Laura Swaffield)

自2010年期,數以百計地區圖書館被地區議會交由社區組織營運。據估計,全英國3,850間圖書館當中,有500間由地區的義工營運。在充權和社區參與的說法之外,實際情況是居民面臨一個簡單的選擇——不是接管圖書館,就是由它被關閉。

在全國性慈善組織圖書館運動(The Library Campaign)當中,我們看到同樣的情節一再發生。

地區議會認為,義工是削減開支的簡單答案。每一個地區政府都在找出自己的解決方案,而當地居民亦用盡一切辦法。義工的付出是完全值得讚許的,但結果卻是,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從此失去完整的圖書館服務。我們亦沒有嘗試過評估社區營運的圖書館運作得有多好。

最近一份由政府撥款進行的研究報告亦無法為社區營運圖書館的成效和可持續性作出確實的結論。這不是研究隊伍的錯。他們聯絡了442個由社區營運的圖書館。問題是,整件事缺乏一個整全的圖像。

社區營運的圖書館從各自提供的服務、職員編制、財政模式,到存活下去的可能性等各方面都有很大差異。很少社區營運的圖書館能夠長期獨立運作,大部份都需要地區議會至少一兩年的支持。

但議會對圖書館的支持同樣因地方而異,全國地看,是一片混亂。有的地區議會提供專業圖書管理員,有的則否。在林肯郡(Lincolnshire),同一名發展官員為35間地區圖書館服務。

同樣地,財政支援可以是數千元,也可以是零;可能是持續的,也可能不是。直到2020年,林肯郡35間圖書館每年各自可獲5,167鎊(約港幣53,000元),但沒有人知道之後會怎樣。這些圖書館亦從其他渠道取得資金。林肯郡奧爾福德鎮(Alford)的圖書館在第一年獲得鎮政府資助1,000鎊(約港幣10,000元),第二年獲得2000鎊(約港幣20,000元),但不知道會否持續。沒有兩間圖書館的情況是相似的——而這裡說的只是一個郡當中的事。

另一個例子是伯明翰的卡素維爾(Castle Vale)圖書館。伯明翰市政府在2014至15及2015至16年度批出5萬鎊(約51萬港元),部份作為圖書館職員的薪金。但現在,雖然它仍然得到市政府的各種支持,包括儲存、使用市議會電腦系統、送書的貨車、象徵式租金及一些專業支援,但仍需要自行籌募營運經費。

地區議會可能會將上述那些圖書館當成它們根據法律要求所提供的圖書館服務的一部分。1964年的公共圖書館及博物館法案(Public Libraries and Museums Act 1964)規定,英國151個圖書館管理機構需要提供完整及有效率的圖書館服務——雖然法律上沒有定義何謂完整和有效率,而政府只於2009年威勒爾(Wirral)介入過一次。

由此衍生一個可怕的秘密——我們不再有全國性公共圖書館服務,而政府對此隻字不提。

直到不久之前,每一間地區圖書館都是全國圖書館網絡的一部份。即使在最小的圖書館,人們亦肯定能夠得到一些基本的設施,例如書本和電腦,以及有受過訓練的職員協助使用全國性的資產,包括一套標準的網上參考資料、全國報章檔案、與大英圖書館的聯網、讓兒童在暑假參加暑期閱讀計劃,以及更多,更多書本、教育資源、參考資料及聯絡方法。

重點是全國性地提供一套標準服務。而這不再存在。

現在,你只能碰碰運氣,看看你所在地區的圖書館是仍然擁有全套服務,還是由一些好人管理著一批由另一些好人捐出的舊書,或是介乎兩者之間的任何情況。

沒有任何方法能夠評估這樣的情況能否持續。對於社區營運的圖書館來說,難以找到足夠的義工及資金是常見問題。對於大部份居民來說,社區設施仍然運作,已經值得感恩了。

但義務營運的圖書館無法提供全套圖書館服務。撰寫報告的研究隊伍沒有調查社區營運的圖書館的服務質素,因此我們並不清楚這些圖書館的藏書狀況及提供的資訊科技種類。研究隊伍甚至無法使用最基本的量度方法——書籍的數量。

政府對於過去數十年來前線公共服務出現的急劇變化一直袖手旁觀。作為一個極需要資訊以及人與人聯繫的富裕國家,這是不可原諒的。

資料來源:
Guardian: The UK no longer has a national public library syste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