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從太陽花、雨傘革命走到庫爾德武裝鬥爭

18/10/2017 - 10:42am
Share

標籤

編按:面對大型運動的失敗,有人回頭深耕細作,有人從此離開江湖,亦有人選擇一條更激進的路,走到真實的戰場。惟工新聞收到一位投身於庫爾德斯坦的華人的投稿,剖白他參與當地革命民兵組織的心路歷程。根據作者提供的資料,我們相信他所言屬實,決定刊登其文章,讓讀者了解這場既遠且近的鬥爭。


羅賈亞手記之一 - 我為何投身武裝鬥爭

文:Çiya Gezmiş

我的名字是Çiya Gezmiş[注]。在2016年末,我毅然來到位於叙利亞北部的西庫爾德斯坦 - 羅賈亞(Rojava),加入當地的革命民兵組織「人民保衛隊(YPG)」,與伊斯蘭國以至其他反革命勢力決一死戰。目前我參與在攻佔抗伊斯蘭國首都拉卡的行動中。

我出身於一個典型、對政治從不感興趣的打工族家庭。我跟其他很多這一代的青年一樣,學生運動是我的政治啟蒙。我先後參與於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和香港的雨傘革命,其後一直活躍於兩地的社會運動。然而,兩地運動的屢次走樣、被收編和利用或是失敗收場,我逐漸對現存的運動方向感到迷惑。反思香港和台灣的社會運動模式還有各種反抗力量流派,我的結論是它們都未能提供我所渴求的答案。

偶爾閱讀到惟工新聞有關羅賈亞的深入報導,原來在香港的運動迷惘於和平vs暴力抗爭的拉扯、台灣的政治仍受制於獨立vs統一的框架,還有各種有關身份認同的論戰到處橫飛時,在遠方的羅賈亞正在發生超越以上一切爭吵的驚天動地社會革命。經過反覆掙扎後,我決定嘗試聯絡YPG,我要用自己雙眼察看這場革命。經過幾番波折後,在一個寒冷的清晨,我終於踏上了這片革命與陽光一樣熾熱的土地。

人民保衛隊臂章(照片由作者提供)

今天在中港台三地,反抗國家威權與特權階級、追求社會公義和變革的力量都面臨困境。在中國,中共政權對勞工運動、民主運動和公民社會的打壓不斷。在香港,社會運動陷入低潮,選舉和議會政治受中共拑制。被求變心切的民眾擁戴而一時如日方中的本土派,整個運動已淪為一場猴子戲落幕。在台灣,承諾帶來改變的政黨和政客在掌權後露出狐狸尾巴。我們需要不一樣的運動方向、論述和實踐。

抱著尋找新方向的想法而來到羅賈亞的我,決定要將我在這裡的旅程、戰爭經歷、其他所見所聞–尤其是這場革命的論述和實踐經驗,還有我個人想法的演化歷程都記錄下來,並透過惟工新聞等網上媒介傳播開去。籍著分享我個人搜尋新方向的旅程,希望能為各方有志之士以至整個運動氛圍帶來一點思想衝擊。

Bê Têkoşîn Jiyan Nabê! Bijî soreş a Rojava!
沒有鬥爭就沒有生命!羅賈亞革命萬歲!

Çiya Gezmiş
寫於拉卡,2017年7月14日 夏

更多照片請參閱作者網誌

 

相關報導

【左言起行】羅賈瓦:戰火中的革命

 

 

[注解]

有關作者命名,將於第二篇文章揭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