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atch代工廠一半工人是學生 團體到專賣店抗議剝削

22/09/2017 - 11:55am
Share

【惟工新聞】近年,蘋果在選擇供應商方面由沿海城市逐步轉移到內陸城市,包括改為選擇在重慶、鄭州等地的廠房,或其他亞洲的發展中國家(如菲律賓、馬來西亞)的工廠。勞工團體相信,轉變是來自於這些地方的勞工意識及待遇較低,蘋果可以因此減低花在勞動力方面的成本。

SACOM(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在2016至2017年間,針對一所位於重慶、為蘋果生產Apple Watch的工廠作出卧底及訪問調查,發現該廠聘用大量實習學生作工人,並且觸犯多條法例。今天(9月22日),SACOM來到位於希慎廣場的蘋果專賣店抗議。

Apple Watch 1及2的獨家生產商,與及Apple Watch 3的最主要生產商,是一家名為廣達電腦的台資上市企業。該公司在中國設立了三間廠房,上年營業額共新台幣8千多億元(即港幣2千多億元),主要客戶還包括Dell、Fujitsu、Lenovo、LG及其他跨國電子品牌。

過半數為學生工 勝在易請易炒免負責任

被調查的重慶廠房有8萬多名工人,當中近8成人年齡在30歲以下。廣達電腦稱只有1,900人為在學的實習生(俗稱學生工),但眾多受訪者卻指出「差不多一半」或「超過一半」為學生工,而沒有一個人說只有很少學生工。該廠一名中層管理人員估算,超過6成工人是學生工。

重慶市教育部在2016發出的《職業學校學生實習規定》列明,實習學生人數不能超過實習單位在職員工人數的10%,在具體崗位上實習的學生人數不能高於同類崗位職工人數的20%。

工廠使用學生工與品牌的訂單有密切關係,該管理人員表示:「學生工的好處在於靈活性。只需要幾個星期就可以招到一批學生工。工廠不希望有太多正式工人,因為淡季很少訂單,你又不能輕易解僱正式工人,但你可以隨時叫學生工離開。」

四大剝削手段

一、實習與學科無關

名為實習,工作內容理應與學科內容有關,但是,SACOM調查員對九位學生工作出深入訪談,當中只有四人的學科與電子相關,其他五人分別修讀會計、幼兒教育、酒店管理、時裝設計和汽車維修。即使修讀電子的學生也認為工作無助學習:「是的我學習電子,但裝螺絲裝三個月可以令我學到什麼?」

二、強制勞動 

這些實習並非學生自願接受,校方、中介各有手段令他們接受工作。工廠交由牟利的中介公司招聘學生工,有學生提到:「我們不想繼續實習,但是中介公司要求我們留下來。」如果學生工做不滿三個月​​,中介就不能從公司那裡得到中介費。因此,中介將風險轉介到學生身上:要是工廠不付中介費,中介就不歸還學生先前付的二百元按金。

當學生向校方問到可否拒絕實習時,得到的回覆是:拒絕就不能領到畢業證書。而且,他們在學校裡的食宿費津貼也會被取消。

三、招聘一年級學生 

SACOM批評,安排學生到工廠工作不只令他們浪費時間,更失去了學習相關學科知識的機會。9名受訪者當中有3名都是一年級生,當中有年僅17歲的學生表示,他們在學校上課上了半個學期,就被安排到工廠工作。在香港,除了社工、護士醫生之類的科系,一般科系實習只有一次,但是SACOM調查員從受訪者口中得知,他們完成了今期實習之後並非重返校園,而是又再轉去其他工廠「實習」。

四、工作時間過長,日做12小時做足31日

法律規定,工廠不能要求學生工加班或夜班工作,但是,受訪者平均每日加班3至4小時,而且周六日也要工作。此外,他們還被安排在晚上8時至早上8時的通宵更工作,每三個月換一次輪班。有兩名受訪學生曾經一整個月也沒有休假,另有兩人一個月只放假一天。

這些剝削手段統統違反《職業學校學生實習管理規定》要求。蘋果代工廠剝削學生工的問題早已存在,SACOM自2012年開始揭露蘋果代工廠以學生工取代正式工人,雖然蘋果就學生工的安排對供應商作出了相關要求,但供應商並沒履行,這顯示蘋果監管不足。Sacom向蘋果提出以下要求:

1.對全球所有供應廠商嚴格執行供應商責任準則;
2.確保所有製造商遵守當地勞動法律法規;
3.積極向所有供應商的學生工提供充分的保護
包括:
 -停止招收與工廠無關的科系學生作實習
 -為學生提供真正的職業培訓
 -停止分配學生工作人員加班和夜班,這些都是犯法的
 -停止使用牟利的中介公司招聘和管理學生工
 -停止違反當地法律和蘋果供應商責任標準;
4.過往SACOM針對蘋果作過十項調查,蘋果需要把報告的結果記錄在下一個企業社會責任中(CSR)的進度報告;
5.組織一個包括SACOM、蘋果和廣達在內的會議,制定時間表以糾正廣達電腦違反職工勞動權益的行為。

 

相關報導

骨折 手掌變形 自殺頻頻 團體抗議蘋果玻璃屏幕廠血跡斑斑

iPhone 6領取日 團體抗議血汗生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