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9月2至6日)

06/09/2017 - 4:27pm
Share

編按:出動黑社會去對付示威者,不是始自雨傘運動,這股歪風早在10年前的紮鐵工潮已經出現。不過同一招對不同人士效果也不一樣,古惑仔不但無法震懾孔武有力的紮鐵佬,反而挑起他們的怒火,引爆之後連場「封地盤」的激烈行動,誓要停止地盤開工。但另一邊廂,建築商拒絕返回談判桌,延續罷工三十日後,部份支撐不了生計的工人已經復工。奮進與退卻之間如何拉扯?且看麥德正今回的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9月2日(星期日):罷工第二十六天

中環 政府總部

上午11時,約500名示威者參與了「工聯會」在政府總部舉行的集會。當中有部份是紮鐵工人,但相信更多的是「工聯會」屬下「建造業總工會」所動員出來的建築工人會員。


工聯會在政府總部外舉行集會(無線新聞截圖)


工聯會舉行的集會,多數不是紮鐵工人參加(無線新聞截圖)

陳婉嫻聲稱有大地產商阻撓。

雖然「工聯會」的行動目的是支持紮鐵工友罷工,以及抗議商會破壞談判,但很多罷工的紮鐵工友並沒有參加,直言「工聯會」這種「攞尾彩」的行為十分令人反感,而且「工聯會」這次行動表明不歡迎李卓人到場,亦令到很多工友不滿。

有參加了這次集會的工人說,「工聯會」的集會跟「職工盟」的十分不同。首先,「工聯會」不談罷工,只一味談團結;其次,發言的都數是「工聯會」那些「好似是當官的模樣」的人,沒有安排到紮鐵工人的參與。

商會宣布撤回早前在談判桌上提出的加薪方案,即是說將整個談判進展都推倒。要重開勞資談判,一切得從新再來。

今天,在工潮中勞累近一個月的「幹事小組」成員得到了難能可貴的休息時間,但不等如完全不用工作,部份小組成員正準備翌日的升級行動。

9月3日(星期一):罷工第二十七天

荃灣 如心廣場

今天早上6時,共有五輛旅遊巴士,接載工人糾察隊到本港20多個地盤呼籲工友罷工,糾察隊途經的地盤都相繼停工,過程頗為順利,除了如心廣場地盤。

如心地盤有私家車載工人入場,第二架被工人阻攔。

在荃灣如心廣場旁,市區重建局的地盤,懷疑負責該地盤的判頭,召來了17名懷疑是黑社會的年輕人,意圖騷擾擔任罷工糾察的工友。消息傳出,不少身處現場的工人都異常激動,彷彿刺激了他們內心深處的某條神經線,有些即時表露其作為黑道中人的身份,拿出手機「吹雞」,要動用其黑道人脈,要將幕後搞事者揪出來。突然,眾多工人糾察重現他們已隱藏多年的「真正身份」,變身成「江湖大佬」。

在場的工會幹事看得目定口呆,以為自己身處港產黑道電影之中,直到一名工人說︰「如果做黑社會撈得掂,我今日都唔使做紮鐵啦!」才把他帶回現實世界。是的,在場的工人不論過去有什麼事蹟,今天哪個不是老老實實,靠自己的勞力,在地盤紮鐵賺錢的呢?

有工人糾察不用「黑吃黑」的手段,而致電報警,警察到場,盤問該17名疑似黑社會份子,又抄下他們的身分證號碼,著令他們散去,風波暫時平息。

其實,看樣子來說,那17名貌似「古惑仔」的年青人,說不準是正在放暑假,在做暑期工的中學生而已。反而紮鐵工人人多勢眾,個個虎背熊腰,生氣的時候兇神惡煞,就算真有黑社會份子到來,也不敢挑釁他們。

「而家有黑社會威脅我地呢班手無寸鐵嘅紮鐵佬呀!香港仲有乜王法呀!?」有一位「蛇頭」得知消息後,殺氣騰騰,一邊橫衝直撞,一邊怒罵。有工人聽到後躲在一旁竊笑,心想這番話完全沒有說服力,手無寸鐵的紮鐵佬連鐵枝也能拗彎,黑社會如何能威脅到呢?

姑勿論「古惑仔」和紮鐵工人那個厲害,事件惹起罷工工人的憤怒情緒,批評地盤利用黑社會打壓工人運動是極可恥的行為,並要求警方盡快交代事件。

中環 海港政府大樓外停車場

今天的罷工集會場地設在中環勞工處總部旁,除了象徵要求政府從速斡旋,令勞資談判重開,也是為了準備向各大財團抗議。

約下午1時半,罷工糾察從各地盤陸續到集會場地集合。約2時15分開始,工人每50至80人一隊,共分三隊,分別每隔五分鐘出發,分別到地產建設商會、長江實業和恆隆集團總部靜坐抗議,要求它們對紮鐵工潮承擔責任。第一隊由李卓人、梁國雄和梁耀忠帶隊,第二和第三隊則由工會幹事及「支援陣線」的成員帶隊。


第一路,李卓人、梁國雄、梁耀忠帶頭,向長實集團示威(無線新聞截圖)


第二路,向地產商會主席何鴻燊示威(無線新聞截圖)


第三路,向恒隆地產示威,於銀行區靜坐(無線新聞截圖)

中環多處出現了縛著紅頭巾,手執標語牌子的工人隊伍,他們吹哨子,叫口號,彷彿一下子進佔了半個中環似的。


紮鐵工人中環大遊行,從勞工處總部外出發(無線新聞截圖)


紮鐵工人向其他工種工人派傳單,爭取支持(無線新聞截圖)

「幹事小組」策劃的這個行動,希望繼續將矛頭指向地產財團身上,爭取公眾輿論,令地產商不能夠袖手旁觀。各財團均有代表出來接信,但要它們對勞工待遇付上應有責任,真是非繼續施壓不可。

靜坐抗議完結後,200多名紮鐵工人回到集會場地。李卓人建議,由於如心廣場旁的地盤判頭利用黑社會打壓工人,故從明天起,罷工集會場地設於該地盤旁,以示任何卑鄙手段也不能動搖罷工工人的決心,工人即熱烈地表示支持。

其實,在中環集會對於紮鐵工人膳食不便,在天光道集會又對居民和商戶構成不便。李卓人和「幹事小組」在上星期五,已打算把集會地點改為如心廣場旁。

罷工拖慢了建築工程的進度,不斷有僱主支付950元日薪,吸引紮鐵工人開工。今天又有傳言謂南豐公司願意支付950元日薪給大角咀的工人,標叔更得到了一張僱主發出的書面承諾,他樂觀地認為罷工已經有成果。但堅持罷工的工人認為,與商會談判所達成協議才是最終成果,個別僱主支付950元日薪只是暫時性的,會分化紮鐵工人的抗爭力量。

沙田 中文大學

「幹事小組」安排了工人宣傳小組到大專院校向大專學生宣傳,今日中大學生會、大專基關組、女工合作社和女工會在中文大學內舉行了一次義賣,為「支援紮鐵工人基金」籌款。今天亦邀請了噪音合作社、四眼明和河馬到場唱歌表演。雖然天雨,但仍然籌得超過12,000元,成績好這,有「支援陣線」成員提議到各大專院校巡迴為鬥爭基金籌款。

9月4日(星期二):罷工第二十八天

北角 油街某酒店地盤外

早上大約8時,一輛七人車風馳電掣駛入地盤,20多名本來坐在路邊的聊閒的工人糾察立即「彈起」,追著七人車衝進地盤內。

一早在場監視的近廿名警員也進入地盤,想驅趕工人糾察隊。工人糾察隊不管警員說什麼,只是一心阻止七人車上的人下車。


用大聲公呼籲旅巴中的工人參加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罷工工人阻止旅巴載工人入地盤開工(無線新聞截圖)


罷工工人敲旅巴車窗,勸說同業不要開工(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糾察們相信七人車高速奔馳,形蹟可疑,一定是載著紮鐵工人進入地盤開工的。工人糾察細看車裡的人,發現有四個人以報紙掩面,一定是怕被認出的紮鐵工人!

「X你老母!出嚟!我地罷工,你去做狗?」十多個工人衝向七人車,大力拍打車身,並與試圖阻止的警察糾纏,司機見狀即時逃離七人車,任由駕駛席的車門打開。乘客席的四個人驚恐得渾身發抖,一動不動,只得死抓著掩面的報紙。有工人探身進去,發現車中的人似是曾經跟自己一起參加罷工鬥爭的工友!

「X你個仆街!嗰日你都有份一齊『掃場』,你而家開工?係唔係人呀你?」包圍著車子的工人糾察感到被背叛和出賣,悲憤莫名,一起罵他們個狗血淋頭。

「X你老母X!仆街!」一名不會粵語的尼泊爾籍的工人糾察,竟然操著十分地道的粵語髒話,衝進車中咒罵著四個怕得要命的紮鐵工人,警察在他身後,拼死要把他拖走。

工人糾察隊不親眼看著那幾個紮鐵工人離開地盤,就絕不會撤走。建築公司出動近20名職員,加上在場的警員,近40人包圍著工人糾察隊,軟硬兼施,工人糾察都不為所動,靜坐在七人車旁,態度極之堅決。

地盤外,又有一隊約40人的糾察隊乘旅遊巴士到來支援,與警察對峙。


警員將罷工工人與旅巴隔開,旅巴亦不能進入地盤(無線新聞截圖)

地盤管工知道今天要進行紮鐵工程是沒可能了,只得跟工人糾察隊妥協,安排讓四名紮鐵工人離開。

地盤管工首先找來一輛的士,但四名紮鐵工人都不肯上車,怕被工人糾察們認出。後來,一輛封著車窗的客貨車到場,幾個地盤職員一路上用長逾10米的大帆布遮掩著四名紮鐵工人進入車箱,活像變魔術似的。


三輛混凝土車亦受阻,不能進入地盤(無線新聞截圖)

地盤管工為了向工人糾察表示誠意,還特地安排工會幹事巡查地盤,確保沒有紮鐵工人逗留,才讓客貨車駛走。至此工人糾察隊「掃場」全面成功,全部離開地盤。

有工人糾察在地盤外留守到晚上7時,以確保沒有紮鐵工人進行夜班施工。

荃灣 「如心廣場」建築地盤外    

今天,罷工集會總部由天光道移到楊屋道如心廣場旁。


罷工集會已從天光道轉移到如心廣場外(無線新聞截圖)

9月5日(星期三):罷工第二十九天

大圍 銅鑼灣山地盤

「喂!你地行開,俾架車入去啦!你可以罷工,但係唔可以阻住人地開工!」警察警告著工人糾察隊。

「X!你拉我囉!橫掂我都冇得食,拉我坐監,等政府養我囉!」有工人毫不客氣地回應。

「你地走開啲啦,我明白你地立場,但係呢度係私人地方呀!」警察改為苦口婆心的語氣。

早上大約8時,一輛運載準備開工的紮鐵工人的旅遊巴要駛入地盤,被廿多名工人糾察及梁國雄攔截。

昨日罷工工人「掃場」激烈,警方今天有所準備,在地盤門口設置了鐵馬,又派出上百名警員駐守。警方要求工人糾察隊讓路,罷工工人那裡肯聽從,勞資談判無期,工潮沒有前景,他們的情緒愈趨激烈。

警員想用鐵馬隔開工人糾察,為旅遊巴開路,令在場的工人糾察非常憤怒,指責警方偏袒建築商,工人糾察全都擁向鐵馬,與警察推撞,有可能爆發更激烈衝突。

李卓人得悉銅鑼灣山的險情,便立即到場。

最後,警方採取強硬手段,以警察數量數倍於工人糾察的優勢,由幾名警員把一名工人糾察按住。 旅遊巴士終於駛進地盤。


警務處處長鄧竟成揚言會確保工人可進入地盤開工(無線新聞截圖)

下午2時,李卓人向工人交代說,劉千石剛聯絡了鄭耀棠及張建宗,希望他們盡力遊說商會重開談判。李卓人說,張建宗希望勞方給他足夠的時間進行斡旋,並建議罷工工人作出實際行動以示誠意。罷工的工人代表商討後,基本上同意張建宗的要求。李卓人建議罷工工人在未來兩天停止封鎖地盤,亦不派出宣傳車呼籲開工工人罷工,作為罷工工人表示誠意的行動。


李卓人向傳媒表示工人將停止封地盤,希望商會重返談判(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代表對於暫停「掃場」有不同的意見,不同意的認為此舉等於自廢武功,放棄了鬥爭的有力武器。但多數工人剛剛面對「掃場」失敗,認為警方決心制止「掃場」,工人再堅持搞下去也不一定是出路,期望暫停行動可換取談判的機會。

北角 油街某酒店地盤外

早上5時,一名工人糾察已經來到油街附近,他誓要如昨天一樣,不許任何一個紮鐵工人進入地盤開工。

他往地盤一看,媽呀!這是什麼?只見地盤入口老遠已設置了路障,馬路上的一條行車線給延綿40-50米的水馬陣佔據了。原來警察如臨大敵,在半夜佈防,真是誇張。

這位工人糾察準備充足,帶了望遠鏡,觀察地盤周圍的情況,卻看見四、五輛大型警察客貨車,載著約30名機動部隊警員到來。警察一下車就在地盤那邊的行人路架置雙重鐵馬陣,氣氛十分緊張,彷如電影畫面。

有些態度友善的警員表示,他們於凌晨4時30分已在待命,可見警區指揮官對於此事相當緊張。

工人糾察用望遠鏡再看地盤,嘩!不得了!怎麼今天地盤給藍白間條的帆布包圍著?完全看不到地盤裡面的情況。

這地盤呈正方形,一面臨海,兩側分別有一個給警方嚴加戒備的主出入口,及一個很不顯眼,要通過露天停車場才見到的側門。

近30名工人糾察陸續到場,在地盤的兩個門口駐守。叫他們最擔心的,是看不到地盤裡面的情況,他們開始懷疑,建築公司會讓紮鐵工人乘船,直接登陸地盤。工人糾察派了人手在海邊監視,如開工的工人真的走海路,他們便會按照預先計劃的路線,爬上地盤外圍的貨櫃,闖進地盤,阻止開工工人上岸。

一艘冒著煙的機動小艇駛近,有工人糾察十分緊張,以為上面載著幾名正在吸煙的紮鐵工人,呼喚大家準備衝擊,隨著機動小艇發動機的黑煙越噴越多,大家知道是一場虛驚一場,都笑了。

工人糾察一直留意接近地盤的車輛,只見所有進出的都是貨車,沒有載人。有些工人糾察懷疑是否有紮鐵工人給偽裝起來,躲在貨車中混進地盤。

下午,有地盤管工跟工人糾察對話,稱梁志光的公司惹來這麼多工人封鎖地盤,建築商只好把它趕走,希望此後工人糾察不再找這地盤的麻煩。稍後,真的看見吊臂貨車將屬於梁志光的機器吊走。但工人糾察不會因此而離開,他們的目的是不許任何紮鐵工人開工,不論是否梁志光的員工。

又有工人糾察在地盤外留守到晚上7時,確保連續兩天「掃場」成功。

荃灣 「如心廣場」建築地盤外

合和主席胡應湘出來公開批評今次罷工行動,表示如果香港工人的力量太強,會推高失業率,影響社會穩定。


聲援人士到罷工現場拍攝並製作影片即日發佈,突破主流傳媒的消息壟斷(無線新聞截圖)

何文田 房屋署總部

約下午3時30分,百多名罷工工人從楊屋道地盤,轉移到房屋署總部抗議,指政府作為本港最大發展商之一,旗下地盤眾多,房署有責任回應工人訴求,向紮鐵商會和建造商會施壓,並要求房署切實監管旗下發展商有否中間剝削。


罷工工人到何文田房屋署總部外示威(無線新聞截圖)

這是行動是「幹事小組」的建議,除了將矛頭指向地產商之外,亦要政府負上責任。

9月6日(星期四):罷工第三十天

荃灣 「如心廣場」建築地盤外

今天,紮鐵工人罷工抗爭已經三十天,即整整一個月。

工人今天和明天暫停阻塞地盤行動兩天,向資方及政府表示誠意,讓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進行斡旋,令勞資談判重開。今早6時,梁國雄及麥德正到太子紫荊酒樓,李卓人到如心廣場,向可能在那裡出現的工人解釋為何暫停「掃場」。

罷工工人繼續集會,本來計劃派出宣傳隊伍到荃灣各處向市民派發單張,呼籲市民支持罷工,後來可能因為停止「掃場」,繃緊的精神一下子鬆弛了,沒有工人願意動身。

有媒體稱參加罷工集會的只有約50個工人,但「幹事小組」買給工人及工作人員的飯盒就要150個。雖然參加罷工集會的人數不如媒體所說的那麼少,但停止「掃場」的確令一些態度堅決的罷工工人不出席,他們認為到集會會場只是百無聊賴,對資方不能構成壓力,不如留在家中,或到其他地方休息玩樂更好。也有些工人見參加罷工集會的人少了,懷疑停止「掃場」是否中了資方和政府的詭計。

理工大學社工系的教授和學生,及街坊工友服務處再培訓中心,帶來了一大批物資餅乾、水果等支援工友。

中大基關組及中大婦女合作社,將本星期一(9月3日)在校內籌得的款項,交給「支援紮鐵工人基金」。

民主黨將軍澳區的區議員及地區團體代表,帶來了一個比西瓜更大,貼有曾登發的照片和名字的巨蛋,與罷工工人一起踢它,意謂叫曾登發這個混蛋滾蛋,洩洩心頭憤。愛踢足球的梁國雄也加入,一起玩得好高興。

民主黨人用400多元造了這巨蛋,本來打算之後帶走再用的,但罷工已整整一個月的工人對曾登發實在恨之入骨,不一會已經將這個混蛋踏成碎片。「蛋主」范國威只好苦笑,說工友有機會玩耍和洩憤,也是值得的,這當作是捐助工人吧。

(未完待

 


 

藉著工潮十週年的機會,香港職工會聯盟、紮鐵業團結工會、街坊工友服務處、惟工新聞、左翼廿一、城市大學社會應用學科系及一群工運研究者將舉辦以下一系列活動,具體日程將稍後公佈:

  • 網上工潮日誌36天連載
  • 紮鐵工藝導賞團
  • 紮鐵工潮紀實導賞團
  • 回顧與展望講座
  • 紮鐵工潮照片展
  • 工潮勝利十週年大慶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