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55歲被逼退休前路茫茫 國泰空服員爭延長退休年齡

06/09/2017 - 12:45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國泰航空公司在2008年起延長駐港空服員的退休年齡,由45歲劃一至55歲。在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近廿年爭取下,公司在今年八月八日就是否延長退休年齡至60歲,向全體約九千名駐港空服員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惟只有過半數空服員投票同意改制,國泰航空才會與工會談判。工會呼籲員工投贊成票,先爭取談判機會,再一同商討細節。惟工新聞訪問任職國泰空服員近四年的Eva 和 Mandy,了解空服員對退休制度的討論,亦藉此認識空服員的日常工作和待遇。
 
在三萬呎高空工作  空服員實在的血汗錢
 
無垠天空中的機艙是Eva 和 Mandy的主要工作場域,但早在起飛前,她們已經要準備提供適切服務和保障飛行安全。空服員會先進行是次飛行的安全簡報,了解航班的乘客人數、嬰兒數目、飛行時數等。趕在乘客登機前,空服員要檢查安全設備,例如氧氣罩、滅火筒、急救用品、逃生梯等,確保機艙清潔和準備餐飲。之後便會協助乘客登機就位,關閉艙門和準備飛機起飛。機上,空服員需要入餐、推着重逾二十公斤的餐車派餐、收餐、清潔廁所、隨時解答乘客疑難和處理突發事件,譬如氣流問題、乘客爭執、有人急病發作。當飛機即將登陸,空服員也要做好安全準備,例如請乘客回座和扣好安全帶,降落後,協助乘客落機和檢查有沒有遺失物。最後,空服員要再進行簡報才算得上完成一趟飛行。
 
而大部分國泰空服員的薪金會隨著地面工作時數和飛行時數而定,地面工作的時薪則是飛行的一半。一般而言,國泰航空每月會發放約七十飛行小時的基本薪金,其餘的便視乎空服員的執勤更表,多勞多得。在長途、無法即日來回的航班執勤的空服員也有外站津貼,數目取決於逗留時間、當地物價水平、酒店消費等。雖然這是空服員在異地吃宿的補貼,但也佔收入的重要部份。此外,每隔五、六個月空服員便有一段持續約五至十日的隨時候命期,在早上八小時,或晚上六小時間,一接到工作安排就要在九十分鐘內趕抵機場。但侯命期間,時薪只有飛行時的三分之一。
 
升遷無期因素多 國泰需檢討晉升制度
 
空服員工作繁重,升遷情況也很值得關注。這也牽涉對延長退休制度的討論。現時,國泰空中服務員的職位拾級而上是:機艙服務員、機艙事務長、高級機艙事務長和機艙服務經理。Eva 和 Mandy是機艙服務員,她們均指升遷過程緩慢。「以往升一級可能要七年,但依家要做散仔(機艙服務員)推足十年車先有得升。」國泰航空在附有問卷連結的電郵,明言延長退休年齡會減慢晉升共約四至五年,呼籲員工多加考慮。雖然工會質疑國泰在未有數據支持下,試圖「出口術」影響投票,也批評調查看似開放,實則把責任推給空服員,要爭取近五千同意票才能展開談判,但CX secret上不少空服員都質疑改制防礙升職,紛紛表示反對。
 
然而,Eva 和 Mandy都認為升遷問題受不同因素影響,不應該就此放棄延長退休年齡。她們指,其中一個問題元兇是國泰的「特快升級計劃」。根據空服員的流失率和上級空服員數目,國泰會不定時「開班」晉升空服員,而每次都有兩成職位空缺撥入快線。「空服員一般按年資升遷,快線則不同。每次執勤後,上級空服員會就下級的工作表現評分,累計最高分的百分之五人可以面試,有機會特快升級。」但她們批評計劃不透明,評分和面試過程涉及主觀判斷,卻欠缺公開和清晰的指引,對員工不公平。而設特快晉升階梯也變相阻延逐級升職的空服員。
 
另一個因素是機種的改變。為國泰服務近三十年的波音747客機設有頭等艙,配備較多高級空服員接待旅客,譬如一架機就有三個高級機艙事務長和六個機艙事務長。因為耗油量高和容易故障等原因,747客機於上年全面退役,但其中一款引進替代的客機--空中巴士卻不設頭等艙,全機只有一個高級機艙事務長和三至四個機艙事務長。隨著機種變化,高級空服員的需求愈少,職位削減, 升遷過程也就更慢了。加上國泰業務發展近年幾乎飽和,甚少擴張機隊,升職機會也就較其他發展中的航空公司少。
 
此外,國泰開設外站基地分薄駐港人手需求,也影響空服員的晉升時間。 國泰空服員大多以香港為基地執勤,少部份駐守倫敦、新加坡、溫哥華等外站。假設一日有四班機往返倫敦,倫敦的外站人員佔了兩班機,駐港空服員只有餘下兩班,所需要的高級空服員也就較未設外站時減半。此外,由於駐外空服員數量較少,晉升也較香港快。有外站員工入職三四年便升職加薪,相反,年資近十年仍原地踏步的駐港空服員大有人在。
 
延長退休年齡難免引起「無法上位」的憂慮。但觀乎現況,國泰顯然未有建立完善的晉升機制,而這才是現職空服員缺乏機會、看不到前景的主因。
 
退休保障欠奉 55歲強制退休涉年齡歧視
 
「強積金要到65歲先有得攞,但55歲就要你退休,咁哩十年食咩?」Eva道出希望延長退休年齡的原因。現時法例規定,僱員需年滿65歲才能提取累算強積金,只有在特定情況下例外, 譬如年滿60歲並聲明日後無意受僱或自僱。選擇了國泰公積金的,公司供款部份也要在65歲才拿到。莫說有十年的「 真空期」,即使強積金在手,也未必足以支持退休生活,遑論安享晚年。「香港無全民退休保障。」Mandy說,她也表示將來可能要照顧家庭、供樓,所以選擇支持方案。同時,她們亦對55 歲退休後或要另覓工作,面對招聘困難感到憂慮。儘管空服員對維持航空安全、應對突發情況、提供接待服務有豐富經驗,一旦轉行,本身掌握的技能未必受認同,多年經驗也容易成空。即便能夠轉職其他航空公司,也會被當成新人,從頭做起。可見,延長退休年齡有實際需要。
 
另一邊廂,國泰駐倫敦的空服員可於65歲退休,駐美國的更沒有退休年齡限制,但駐港空服員就被要求55歲退休。職位相若,退休年齡差距竟達十年或以上。而同屬香港基地的後勤人員、機師則可於60歲和65歲退休。此外,其他航空公司空服員的退休年齡一般都在60歲,例如日本航空、大韓航空、馬來西亞航空、泰國國際航空,更有不少達65歲,如維珍航空、菲律賓航空。這除了反映國泰涉嫌年齡歧視,未有為駐港空服員提供平等的就業機會,也明示即使55歲後,空服員亦可以勝任工作。事實上,國泰的空服員每年均需接受訓練和通過考核,例如在限時內緊急疏散、進行急救等,以確保可為乘客提供最適切的照顧。延長退休年齡涉及平等和歧視的爭議,有聲音指以問卷調查、變相公投去處理並不合適。而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亦在九月一日與平等機會主席會面,要求平機會介入。
 
延遲退休 重重限制下的選擇
 
有持反對意見的空服員指平日工作辛苦,希望盡早退休。儘管延長退休年齡,顯然不等於強制空服員做到六十五歲,但這也提醒,空服員的工作情況和性質是退休選擇的一大考量。訪問中,Mandy和Eva提到不少工作的甘苦,譬如大時大節,空服員要在飛機或異地渡過,不能與家人朋友團聚;作息不穩定,經常有時差和睡眠不足; 長期在密閉的機艙工作和游走於氣候不同的國家,容易致病;穿二吋半的高跟鞋推拉餐車和站立工作,導致腰背痛和寒背。然而,問及當初為何應考空服員, 陪朋友面試,友人落選自己卻考上的Mandy大讚空服員的工作時間靈活,比起以往一年只放三日假的教琴工作,可算是自由得多。Eva更表示她從小就只想當空服員。對二人來說,選擇延長退休年齡,除了為維持生活,相信也有不少價值。
 
空服員應該享有自主選擇退休年齡的權利,而爭取可以60歲退休,也不過是為將來留多一個選擇。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