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8月29至9月1日)

01/09/2017 - 10:45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90

編按:10年前的今日,紮鐵工人的持久罷工已踏入9月,建築商態度依然強硬,工人卻已瀕臨手停口停,開始蘊釀更激烈的行動期望速戰速決。另一邊廂勞資談判再度展開,工人在談判前舉辦祈福會,拜的原來不是一般地盤工人尊崇的魯班而是尉遲公。箇中典故,且看麥德正今回的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29日(星期三):罷工第二十二天

馬鞍山 港鐵上蓋地盤

清晨,近80名工人糾察乘坐兩輛旅遊巴士到達地盤外,李卓人和梁國雄也到場,呼籲紮鐵工人罷工。工人糾察人數眾多,守住了各個地盤出入口及附近的車站,一定要勸阻紮鐵工人進入地盤。


工人到馬鞍山港鐵上蓋地盤呼籲去開工的工人加入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經過多天的經驗,工人糾察知道當他們離去後,便可能會有紮鐵工人繼續在地盤工作。眼見工潮沒有實質成果,工人糾察已不滿足於只令地盤停工一陣子,而要採取更強硬的手段,令地盤癱瘓。

據紮鐵工人的工作經驗,一般紮鐵工人早上8時上班,若從早上8時起,令地盤紮鐵工程停止兩至三個小時,足可阻礙地盤的建築工序,也令到紮鐵工程中勞資雙方的薪酬計算出現問題,而乾脆停工。

工潮形勢不見明朗,罷工的紮鐵工人意志變得更堅決,稱呼令地盤停工的行動為「封地盤」或「掃場」。

這個位於馬鞍山的地盤,紮鐵工程規模龐大,工人糾察認為值得集中力量令其停工。

直至上午10時,工人糾察相信已沒有紮鐵工人進入地盤才離去。之後,兩輛旅遊巴士就分道揚鑣,載著工人糾察到其他地盤,呼籲紮鐵工人罷工。

《東方日報》及《太陽報》將工人的要求稱為「李三刀」方案,諷刺李卓人。

傳媒謂談判出現波折,勞資雙方原定重開談判,但兩個工會,分別要和工人代表開會,商議談判底線,要臨時取消和資方的談判,令工會形象很差。

「工聯會」
    
工人代表晚上在「工聯會」開會。

下午4時,工人代表阿Man、標,及其他六人:羅平、肥成、大家樂、強、蛇頭春、爛賭義。勞資雙方本來於今天舉行非正式會議,扎鐵工會認為因為未與工人代表達成共識,故押後開議,馮堅楚建議翌日開會。


工聯會黃國健向傳媒稱會會見工人代表(無線新聞截圖)

 

形勢嚴峻(8月30日-9月5日):

雖然社會各界同情紮鐵工人,但罷工日久,工人生計艱難,復工者日眾,加上勞資談判破裂,勞方形勢由盛轉衰。堅持鬥爭的工人採取更激烈的行動,以挽回劣勢。

 

8月30日(星期四):罷工第二十三天

旺角 紫荊酒樓外

上午5時50分,四輛旅遊巴士停泊在紫荊酒樓門外,人聲嘈雜,60-70名紮鐵工人在狹窄的行人路上聚集,幾名警員,包括交通警察在場監視。「喂!快啲開車啦,仲等乜X?」有些工人顯得不耐煩,氣氛有點緊張。

今天「掃場」行動全面升級,大部份參加罷工集會的工人也擔任工人糾察,天色未亮就到旺角、觀塘、元朗各集合地點,等候登上旅遊巴士。他們的目的是阻止紮鐵工人進入地盤開工,大家都想盡早到達地盤。

隨著展開勞資談判的風聲越吹越緊,工人認為糾察隊的力度更要加強,這是有雙重考慮︰一方面為了向資方顯示力量,保持勞方談判籌碼,說明罷工工人沒有因為勞資談判的消息而鬆懈。另一方面,展開勞資談判的風聲仍然只是「風聲」,工人得加強向資方施壓。

今天的「掃場」行動是紮鐵工人罷工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今天清晨,除了在旺角紫荊酒樓,還有工人在觀塘和元朗登車,合共六輛旅遊巴士,載著派出約150名糾察,前往各地盤。加上自行到地盤「掃場」的,工人糾察總人數接近200人。除了大嶼山和離島,港九新界各區都有工人糾察的足跡。


工人到將軍澳的長實地盤呼籲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在將軍澳夢幻之城地盤(現稱「日出康城」),一名地盤管工向在場的工人糾察挑釁,一名工人糾察按捺不住,上前推撞他,在他身旁的李卓人和工會幹事也阻止不了,給電視台拍下來。該名聲稱被打的地盤管工在電視鏡頭前「笑笑口」,慢慢倒地,演技十分差劣。被控毆打的工人即時被警察拘捕,不消說,這是資方和警方抹黑工潮的好材料。在勞資談判期間,為了免生枝節,應提防這類事件,但工人生氣的時候,有時也真的耐不住性子。


管工在鏡頭前倒下(無線新聞截圖)

土瓜灣天光道 小童群益會

勞工處方面表示今天將舉行勞資談判,工人代表為此舉行了預備會議,有代表認為資方知道工人實力減退,不會將勞方方案照單全收,不如現實一點,將爭取目標下降,但亦有代表,堅持以950元日薪為底線,一點也不能讓步,兩方意見突出了原則與策略考慮的差異。有些工人代表見談不攏,感到意興闌珊,離開會議。

大家同意,縱使與資方談不攏,也不要宣稱談判破裂,一定要將資方再拉回談判桌。

後來,商會方面竟表示未做好準備,要押後談判,「扎鐵工會」與資方商討後,同意明天下午五時,在中環勞工處重開談判。工人感到氣憤且無奈,其實,工人對此並不是沒有心理準備,他們都相信商會隨時刻意拖延,製造阻撓。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所有「掃場」的工人糾察在中午12時或之前,返回天光道罷工集會場地。

有多個團體到來聲援,罷工集會場地今天頗為熱鬧。

學術界和文化界20多名代表今天早上到政府總部示威,要求政府從速處理工潮,保障工人享有公平和合理的工資和工時之後,到天光道聲援工人。


聲援人士到政府總部示威(無線新聞截圖)

世界最大的建築業工會「國際建築勞聯」(Building and Wood Workers' International,「職工盟」屬下的「地盤工會」是其屬會)派出代表聲援紮鐵工人的鬥爭。

噪音合作社也到場聲援,並給「支援紮鐵工人基金」籌集了1萬多元的捐贈。基金累積捐款達到63萬元。

8月31日(星期五):罷工第二十四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祭壇上燃點著香燭,陳列著水果、啤油、汽水等供品,令人驚訝的,是祭祀用的燒豬有八隻之多,十分隆重!人群湧向神壇,紛紛上香,恭敬地拜祭。

這裡不是廟宇,而是在紮鐵工人罷工集會現場舉行的「全港紮鐵工人祈福大會」。


集會現場舉行「全港紮鐵工人祈福大會」,罷工工人分享燒豬(無線新聞截圖)

紮鐵工人拜祭的,是他們尊為先師的「尉遲公」,有別於其他建築工人尊魯班為先師。

尉遲公就是唐朝將軍尉遲敬德,是大家都熟悉的「左右門神」中的「右門神」。多年前的紮鐵工人在未有機器切割鐵枝的時候,是要用鐵鑒和鐵鎚的,於是就追認相傳是打鐵工匠出身尉遲敬德為祖師。

罷工抗爭進入了第二十四天,終於在今天展開正式勞資談判。恪守中國傳統民間信仰的工人希望辦一場拜祭先師「尉遲公」的儀式,祝願工人談判旗開得勝。

精通風水術數的四眼明當仁不讓,昨天就「拍心口」應承擔當祭先師儀式的主祭,打點一切準備工夫,「幹事小組」由四眼明差遣,張羅所需物品。

有工人準備了「尉遲公」肖像,四眼明用毛筆寫了「全港紮鐵工人祈福大會」的牌匾及其他祝符。

四眼明穿起道袍,很有主祭的威儀,代表全體紮鐵工人誦讀祭文。他擇了12時20分為吉時,又指定祭壇要面向東北方。雖然每天的集會示威區給警察格設鐵馬包圍,但四眼明指定,在拜祭時,一定要留一個「生位」,近美善同里一側的鐵馬必須移開,工會幹事為此與警員交涉,警員也尊重工人的儀式,網開一面。

拜祭「尉遲公」之後,工人分享了八隻燒豬。他們不用餐具,一手抓起比巴掌還大塊,滴著肥油的燒肉往嘴裡送,一口肉,一口酒,大塊朵頤,好不豪放。

有工人表示,拜祭「尉遲公」的習俗近年少有公開舉行,而是次「全港紮鐵工人祈福大會」場面之盛大,意義之深刻,恐怕是香港未曾有過。

剛才,天光道地盤附近商戶與當區區議員舉行記者會,抱怨受工人集會帶來噪音和搞壞衛生,又被警察阻礙交通,令生意大減,生活大受影響。


警方對罷工工人防範仍十分森嚴(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都知道在這些日子裡,給附近商户帶來了很多不便,工人代表和李卓人便挨家挨戶向商戶派送燒肉,請求他們諒解。

令人感動的,是在天光道大吃大喝的工人沒有忘記仍在荃灣如心廣場當糾察的三、四十名工人兄弟,工人代表乘坐宣傳車,火速將燒肉送給他們一起分享。

之後,為了支持談判的工人代表,壯大聲勢,旅遊巴士將工人轉移至中環勞工處總部外。

今天上午,葵芳居協、深水埗社區協會、街坊工友服務處等幾個居民組織,到環球大廈向地產發展商會抗議,要求地產商改善目前紮鐵工人在業內遭層層剝削的境況,之後到罷工集會場地為工人打氣。

中環 海港政府大樓外停車場

3時半,約300名工人乘坐五輛旅遊巴士,移師到勞工處總部外,繼續罷工集會。


罷工工人轉移陣地,乘旅巴到中環勞工處樓下,聲援工人代表(無線新聞截圖)

不久,「工聯會」的三位立法會議員到場。陳婉嫻挽著其中一位工人代表的手,狀甚親暱,走向罷工集會的指揮台,向工人發表講話,聲稱這個集會由「扎鐵工會」及八名工人代表舉行,又說支持工人爭取權益。工人對她的支持說話報以掌聲,之後,會場中響起零星的議論,說「工聯會」現在來沾光。

工聯會指定了八名工人代表參加談判,尼泊爾工人代表沒有包括在內,一群尼泊爾工人向工會幹事說,這並未照顧到他們這群特別低薪的紮鐵工人的權益,對此感到不滿,更表示罷工這麼多天,生計問題很大,若是次談判沒進展便唯有復工。

大約5時半,八名工人代表、「工聯會」、「扎鐵工會」與商會開始正式談判。「工聯會」的三位立法會議員欲參與談判,但被商會拒絕。


在勞工處總部,談判正式展開(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代表將堅持8小時工作,並要求「長散工」獲日薪950元,而「散工」的加薪百分比與「長散工」一樣,尼泊爾工人同工同酬。牌面

談判期間,剛參加完亞洲工傷網絡國際會議的多國工會代表到場聲援。

談判一開始,是勞資雙方各說自表述,工人代表說工資低,生活困難,資方說工程盈利微,生意難做。之後,「扎鐵工會」主席陸君毅披露了勞方要900元日薪的底線,十四位商會成員休會討論超過一小時後,拒絕了工人的要求。

再休會後,商會提出調整日新工資至875元,上班時間則維持10小時,朝八晚六,但增加多節休息時間:1000-1015、1200-1315、1530-1600,令「實際工作時間」是8小時。但工人認為這是「假八小時工作」,因為工人留在地盤的時間,當然是工作的時間。總之,資方方案與工人要求日薪900元及8小時工作相距甚遠。

工人代表和「工聯會」代表完全不能接受資方的方案,尤其是「工聯會」蔡鎮華、陸君毅更是表現得十分憤怒,罵「冇誠意」。也許這是因為「工聯會」日前已經與資方商討好底線,鄭耀棠等人才會作出「預言」,準備獲得談判成果,如今資方竟然不兌現承諾,當然憤怒莫明。

最後,勞資兩方堅持不下,「工聯會」代表便宣布談判破裂,與工人代表離場。

在海港政府大樓外引頸以待的工人期待好消息,但眼見工人代表神情僵硬地回來,都心知不妙。狀甚激憤的「工聯會」蔡鎮華向工人交代談判的過程和資方的方案,表示談判已經破裂。
工人聽到這消息,滿心期望給粉碎,全都怒不可遏,爆發著咒罵聲。

「職工盟」和罷工工人決定加大力度,繼續派出糾察隊「掃場」,李卓人不忘呼籲工人不要在「掃場」時與他人發生肌體衝突。

之後,工人代表與「幹事小組」及李卓人到上環潮江春酒樓用膳及開會,有工人仍然十分憤怒,氣得「拍檯拍櫈」,但大家認為除了堅持下去外,也沒有什麼更好的對策。

政府表示已經有十多個地盤受工潮影響。傳媒稱工人互相指責(天光道地盤)。

曾燈發堅持加薪幅度加上工時縮短,不能超越現時工資加幅16.87%。

9月1日(星期六):罷工第二十五天

中環

今天又是一個星期的結束,工潮從8月踏入到9月了,越來越多工人表示支持不住。

工人糾察繼續到地盤游說工人罷工。


在旺角登上旅遊巴出發的工人糾察隊(無線新聞截圖)

「工聯會」將於明天舉行紮鐵工人集會,有工人問李卓人會否一起出席,「大家樂」詢問了「工聯會」,回應明確表示不歡迎李卓人出席集會。大多數工人都說不會參加,但也有工人表示,既然有聲音支持紮鐵工人,就應該去參與。

(未完待


 

藉著工潮十週年的機會,香港職工會聯盟、紮鐵業團結工會、街坊工友服務處、惟工新聞、左翼廿一、城市大學社會應用學科系及一群工運研究者將舉辦以下一系列活動,具體日程將稍後公佈:

  • 網上工潮日誌36天連載
  • 紮鐵工藝導賞團
  • 紮鐵工潮紀實導賞團
  • 回顧與展望講座
  • 紮鐵工潮照片展
  • 工潮勝利十週年大慶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