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讀,你真係讀?英國報考大專人數降新低

19/08/2017 - 12:41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328

編按: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資料,香港政府批給八大院校的經費為190億元,即每個學位成本的82%,剩下的費用由學生負責,總數約為16萬。以2016年的大專生收入中位數為13,916港幣來看,16萬學債對於現時大學畢業生難免是沉重的財政負擔。據青年動力協會今年三月調查四百位訪者中,近八成認為學債壓力指數為5分至8分(10 分最高)。

而學債問題當然不止是香港的問題,早年有魁北克大學生為反對加學費,進行為期七個多月的罷課抗爭,最近有報導指英國學債一直高企,致使人們報讀大專的意願減低,惟工新聞特此翻譯。
 

 

一項蘇頓信託(Sutton Trust)年度調查顯示,在歐洲報讀大專的青年比例降至近年新低,主要因為經濟問題和缺乏社會流動性。

 
「像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大學」近五成學生擔心經濟負擔
 
調查指出大專生前境並不如前,近期不少新聞亦反映大專學生的滿意程度下降。超過2,600名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受訪學生中(介乎11到16歲),有14%不會報考大專院校,去年和五年前的數據分別為11%和8%。
 
今年有74%中學生選擇報考大專,比率是自2009年來最低。其間2013年報考比率最高,有81%,而去年亦有77%。
 
不選擇報考大專的學生裏,有七成不喜歡學習,亦有近二份三則因為經濟原因,例如希望早點投身職場,或不願承受學債。有四成學生認為自己資質欠佳,成績不夠好,有另外四成認為他們想做的工作不需大學文憑。有二成八受訪學生都表示「像我這樣的人不適合大學」。
 
至於報考大專的學生裏,亦有近五成學生擔心經濟負擔,較上年47%為多。他們最大的經濟負擔是學費,其次的要償還30年的學債和生活費。
 
蘇頓信託認為其調查結果反映青年生報考中等教育普通證書(General Certificate of Secondary Education,GCSEs)前的心態,其主席拉普爾爵士(Sir Peter Lampl)說:「越來越少學生計劃考上大學,這並不令人意外。我們獨立研究指出大專畢業生的學債平均要到中年才能還清。這使他們擔心自己有否報考大學、供樓、養兒育女的經濟能力。」
 
上述調查數據,使人擔心大專生缺乏社會向上流動性,也使大專學費增幅的爭議越加激烈,尤其下年英國大學學費由9,000鎊(約90 742港幣)上升到 9,250鎊(約93 262港幣)。
 
越滿意學費越高? 畢業生杯葛政府調查
 
最近,英國大專畢業生杯葛另一份由政府每年進行的全國學生調查,正是因為不滿政府將大專受滿意程度和學費掛勾。今年調查有304,000位大專生和學生參與。雖然調查成果正面,但參與人數明顯下降,比去年少了12,000位學生。
 
英國大學部長祖莊遜(Jo Johnson)說:「現實上越來越多青年報考大學。從2012年起,18歲青年的錄取率每年上昇。今天社經地位較差又考上大學的學生,比起2009年多出43%。我們學生財務制度確保大學成本由畢業生和納稅人平等分擔,但不等於學生得到物有所值的教學服務。因此我們增設『學生事務署』(the Office for Students)」,以「卓越教學架構」(Teaching Excellence Framework)去評核教學質素和學習成果。」
 
然而英國全國大學統一學生申請機構(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Admissions Service,Ucas)的數據指出,十八歲報考大學的學生裏,有32.5%成功考上大學,入讀率為近年新高,但全國報考率卻比去年下降了5%。
 
大專生裏不同群體的差異
 
根據IFS(International Featured Standards )的數據,英格蘭畢業生的學債比起歐洲畢業生平均高出50,000鎊(約504 123港幣)。最近英國政府提升學債利息,使家境貧困的學生畢業時負擔的學債高達57,000鎊(約574 700港幣)。拉普爾認為上述數據指出現時教學制度需要改革。「一個住公屋的學生,要支付比有名寄宿學校更高的學費,這太過份了。教育改革應包括因資產審查調整的學費,設立補助金,減輕清貧學生的壓力。」
 
教師及教授協會(Association of Teachers and Lecturers)秘書長瑪麗·布斯特德(Dr. Mary Bousted)也認同今天青年普遍不願負責龐大學債。「最近政府削減大學預算,阻礙到支援弱勢群體升學的計劃,少了資金舉辦推擴計劃,使有需要的學生更難接觸相資訊。正是政府廢除為來自低入息家庭的學生而設的活動補助金,容許到達某個官方教學水平的大學自行上調學費,才使報考大學的人數下降。」
 
持相近意見的還有政府大學沙皇萊斯·艾布頓教授(Professor Les Ebdon),他曾強調家境有困難的兒童報考大專時應得到更大支援。艾布頓說:「許多過去被拒於大學門外的人,今天已經有權利報考大學。儘管如此,今天高教制度仍未達到真正平等。不論是會否報考大學、報考哪間大學、被錄取比率、完成修業要求的比率、最終取得哪一種學位、畢業後選擇進修還是就業等等,不同群體的統計數字仍有明顯差距。」
 
最近報導會上,「公平入學」(Fair Access to Higher Education)總監提醒,現時不同社經背景、種族群體的大學申請比率及入讀比率仍有差異。近年更多弱勢群體報考大專的比率達至新高,但被錄取率仍低於家境較為富庶的學生。「報考大學的青年中,社經地位佔優的人數比起較差的多出2.5倍。這情況當然比十年好,但既然各階層都有才能優秀的人,那2.5倍的差距意味著還有空間去達致真正的平等。」
 
文章來源:
 

Photo via Visualhunt.co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