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8月15至18日)

18/08/2017 - 12:15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341

編按:罷工期間有地盤加人工叫人開工,到底是鼓勵工賊抑或是善長人翁?當紮鐵工人組成宣傳隊直擊全港地盤呼籲同業加入罷工,馬上在現場遇到開價日薪950元的主管詰難。另一邊廂,作為軍師的工會想借主流傳媒的力量吸引基層工人注意工潮,卻立刻嚐到為吸引鎂光燈而疲於不斷創作新招的苦澀。漸入佳境的工潮不見得一帆風順,詳情請繼續留意麥德正的紮鐵工潮日誌。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5日(星期三):罷工第八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從前天開始,李卓人就呼籲紮鐵工人早上10時到天光道參加罷工集會。「10時開始集會」成為這個工潮的協定。從前天開始,集會都是在大約下午4時完結,這也成為了協定。

今天警方讓紮鐵工人在地盤外的馬路集會,一早就用幾十個水馬劃出集會範圍。大約11時,已聚集了500至600個紮鐵工人。

紮鐵工人們的想法已開始轉變,從昨天起,就不斷有工人說要盡力令所有紮鐵工人罷工,他們之間流行的說法是︰「最衰紮鐵佬一盤散沙,如果齊心全部一齊唔開工,兩日就搞掂!」

這幾天以來,他們吸收了經驗,知道自己是工潮的主角,要勝利,也得靠自己。最初他們曾寄望議員和其他團體代為出頭,希望在很短時間內達到目的,期望落空之後,有部份工人堵塞馬路,以向政府施壓,亦沒有效果。現在他們開始了解到,憑著自己和工友團結力量,進行長期罷工抗爭是可行的,有效的。這幾天的罷工令資方受損的消息已廣為人知,工人都很受鼓舞。

紮鐵工人知道他們屬於一個流動性低,而且比較封閉的行業,這對於罷工有優勢。

紮鐵工人除了獲得法定的行業技術資格,還要講求氣力、技術和經驗,加上要忍受超負荷的艱苦勞動和付出身體健康代價,不是想幹就可以去幹的。而從事紮鐵日子較長的工人在行業內熟練了,多數視紮鐵為自己的專門謀生技能,都不想轉業。這些因素令從業員的流動性較低。

跟其他的地盤工種一樣,紮鐵業也是講求圈子內人脈關係的行業,工人靠人事關係找工作,僱主也靠人事關係找工人,如此層層相連,紮鐵行業上下常談到誰認識誰,誰跟誰打過交道之類的話題。

紮鐵這行業的特性,使資方沒有可能在短期內找到人取代他們,只要現時的幾千名紮鐵工人大部份罷工,則全港建築工程的進度將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工人就憑這份實力,跟資方拼一場,工人的代價就是罷工期間沒有收入,但罷工的工人都認為,只要將來有更好的工資和工作待遇,付出這個代價是值得的。

今天,梁國雄仍建議應發動工人遊行,擴大社會影響力。此外,他創作了一句新口號︰「揸爆佢!」,極受紮鐵工人歡迎。

「揸爆佢!」的出處,來自梁國雄延續昨天的創意的一句話︰「我地繼續罷工,一定要揸爆曾燈發個『春袋』!佢就嚟爆架啦,『揸爆佢』!」或許有人覺得這有點粗鄙,但在工潮抗爭之中,採取實用主義,貼近工人群眾的文化,令群眾團結,士氣高昂,也是組織工作的要訣。

另一句深受工人喜愛的口號,就是李卓人創作的「撐到底!」

紮鐵工人最愛把這兩個口號併在一起,幾百個工人常喊著︰「撐到底!揸爆佢!」極有氣勢。曾燈發天天被這麼多人詛咒,不知作何感想。

從今天開始,罷工集會場地的口號聲一定更響亮,因為「職工盟」在罷工集會現場架設被稱為「欖核」的音響系統。「欖核」用發電機推動,連接四個有高腳架的喇叭,比之前幾天所採用的大聲公強大多了。音響系統清晰地傳達訊息,在這類幾百人的群眾集會中,作用十分重要。看來工潮在這幾天內還不會完結,需要這「欖核」作為罷工集會的常規裝備。

不斷有工人向工會幹事「報料」,指出那些地盤仍然有紮鐵工人在開工。為了呼籲更多紮鐵工人罷工,工會幹事們從今天起也安排了一項「常規裝備」,就是租用一輛廿四座的旅遊車,載滿紮鐵工人和兩位工會幹事,帶著大聲公和標語牌,到各地盤向建築工人進行宣傳,呼籲紮鐵工人罷工,及爭取其他工種的工人支持。

紮鐵工人罷工宣傳車

早上大約11時45分「宣傳車」出發。出發前,車上的紮鐵工人七咀八舌,爭論著該去那些地盤,有人說這地盤工人多,有人說這地盤路程近,搞了半天,才決定了路程,記者和警察對於這「宣傳車」的路程很是關注,當然啦,他們都想跟隨著,傳媒想抓新聞,警察想抓「暴徒」。

「宣傳車」每駛近一個地盤,紮鐵工人都靠向車窗,看那些地盤有沒有同業在工作,這是外行人未必懂的。原來他們就是看起重機吊著什麼,他們從很遠處就分辨到那是什麼物料,如果是吊著鐵支,那就是有紮鐵工人在工作。另外,他們就是看那起重機是不是在「曬蝦」,如果起重機的吊鉤給拉到最高,跟吊臂緊貼著,那就是處於機器未起動的狀態,一般來說,如果起重機在「曬蝦」,那不只是紮鐵,就連其他主要工序也是在停工了。

每當他們發現那個地盤有紮鐵工人在工作,就變得激動起來︰「X!係唔係人嚟架?仲開工?」工會幹事就得提醒大家︰我們來這裡是宣傳的,別罵得太兇。更重要的是︰別打架。

工人下車,就走近那些地盤,手持寫有「還我合理工資,還我合理工時」、「紮鐵工人大團結」等口號的標語牌,以大聲公對地盤內工作中的紮鐵工人進行呼籲︰「喂!地盤裡面開緊工嘅工友兄弟,快啲收工,一齊罷工啦!我哋為咗合理工資、合理工時而罷工,大家唔好出賣自己同自己嘅兄弟呀!」

今天的成績算是不錯,除了將軍澳夢幻之城地盤守衛森嚴,不許「宣傳隊」靠近之外,其他幾個地盤中工作的工人聽到呼籲,都立即停工,躲藏起來。

之後「宣傳隊」回到天光道地盤的罷工集會場地報告成果,工人都十分雀躍。這個「宣傳隊」就此成為常規行動,只要有罷工集會,就有「宣傳隊」出動。

油麻地 香港職工會聯盟

幾個工會幹事在開會,檢討今天的工作,策劃明天的工作。他們已成為一個專責小組,跟進這個持續時間較長,而且規模不小的工潮。

他們在工潮中擔任核心的工作,在分工上已有了默契。

蒙兆達作為「職工盟」的主要代表,負責在罷工行動中臨場指揮,聯絡各方主要人士,掌握第一手資料及對外發言。

吳冠君作為「職工盟」屬會「地盤工會」的幹事,負責發動工會的支援力量,及與警方聯繫,安排集會或遊行。

潘文翰亦為「地盤工會」幹事,負責文字工作及資料搜集,在每天的罷工集會擔任司儀工作。

麥德正負責各種物資及儀器,安排物流及人員交通,及擔任「宣傳車」的領隊。作為「街工」幹事的他,亦協同其他「街工」幹事,動員民間團體作出支援。

這幾個作為核心工作人員的工會幹事,加上一些非核心的幹事們,就是工潮中的主要參謀、秘書和雜工。為求稱呼方便,姑且稱他們為「幹事小組」。

「幹事小組」是工人的參謀,但不能代替工人作為罷工的主角。所以,「幹事小組」的建議要跟工人商量,加以修改,才能執行。在罷工集會的現場,往往就是一些勇於站出來說話的工人,跟李卓人、梁國雄和「幹事小組」商議,作出重大決策。

在一些具體的工作安排,工人也有向「幹事小組」提出,這幾天,「幹事小組」曾帶領工人叫喊一句「加人工!」的口號。不少工人認為這口號不好,他們認為他們的訴求其不是加薪,只不過是回復到數年前的水平,於是改這口號為「爭取合理工資!」

「幹事小組」每天早上9時,到「地盤工會」位於大角咀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搬運物資到罷工集會場地,每天集會完畢,就要收拾物資,最遲才離開,再把物資搬回「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每天搬運的物資包括「欖核」、大聲公、標語牌、橫額及各種工具,塞滿一輛客貨車。今天,物資之中又多了一樣東西,那就是工人用衣服和布製作的曾燈發假人,不少工人都愛打它,或用繩子繫著它的「頸」,把它吊起來。

「幹事小組」搬運了物資,就到「職工盟」開會,檢討當天行動,策劃翌日工作,以及討論長遠策略。開會之後,就要為明天的工潮行動做好所有工作,有時工作至深夜。

「幹事小組」定立了一些行動準則,並告知各個來支援的民間團體,以作為工潮行動的共識︰

  1. 對於「工聯會」和媒體指工人被「職工盟」煽動的說法,不刻意作澄清,以免給越描越黑。如有媒體追問,則道出實情,說這是工人們堅持鬥爭,並請其訪問工人的意見。
  2. 縱使「工聯會」沒有支持工人罷工,甚至貶低或否定罷工的價值,但對於「工聯會」介入工潮的行動不作排斥,如對爭取工人有正面影響,則加以接納,甚至合作。至於「工聯會」對工潮的任何評論,非必要時不加以回應,以免被視為「工聯會」與「職工盟」的門戶鬥爭凌駕了工人利益。
  3. 支援罷工的人員做好自己的本份,在工人面前不評論「工聯會」。工人對工會及任何政治人物的評價,讓工人自己評定。
  4. 紮鐵工人的抗爭需要擴大團結對象,尋求社會各方面的物質和精神上的支援。而廣大市民,特別是工資低、工時長、工作待遇差的基層勞動階級,都希望像徵著打工階層利益的紮鐵工潮得到最後的勝利。紮鐵工潮的非暴力化,將有利於工人的訴求和處境清楚地向市民表達和打動人心,以獲得社會廣泛支持。反之,工人的暴力行動將減低市民的同情,轉移了社會和紮鐵工人原來爭取權益的焦點。當然工人總有鼓譟和不滿,也有些粗暴的行動和言語,只要不打人、不砸物,沒有刑事責任的,則不作暴力論。

媒體天天說工潮背後有「工聯會」與「職工盟」互鬥的政治因素,也許令工人對於「職工盟」、「街工」、李卓人、梁國雄、梁耀忠,以至其他聲援團體和人士有所不信任。為此,「幹事小組」得注意對「工聯會」的態度,以實際行動打破媒體指工潮「政治化」的說法。

「幹事小組」憑上述行動準則,制定每天的工潮行動內容並不困難,困難在於每天要有新花樣,既能推進運動,激發工人士氣,又能爭取媒體報道,中看又中用。今天的媒體「亮點」是「宣傳車」,明天是民間團體聲援,給工人打氣,後天呢?

工人運動並不是因為媒體的取向而運作,但工人天天都看電視、讀報、聽收音機,很留意媒體對工潮的報道和對工人形象的刻劃,這對工人的意志和思想都有很大影響,而多數市民亦憑著媒體的報道去認識紮鐵工潮,所以,「幹事小組」策劃行動的時候也要考慮到媒體因素。「幹事小組」天天打傳媒戰,他們戲言,每天開會就像電視台的編導策劃明天的「節目」,生怕這樣熬下去,有一天會江郎才盡。

8月16日(星期四):罷工第九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連日來不少媒體都派駐記者在天光道的罷工集會現場,有電視台更架設了微波直播天線。工人面對記者已經不感陌生,很多工人都願意對記者訴苦,及一再重申堅持罷工的決心。


工人在天光道地盤外繼續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今天有些報紙的標題十分「政治化」,例如︰「職工盟火上加油擴大工潮」(《東方日報》)、「要工人企硬返談判桌,市民轟李卓人騎劫工潮」(《太陽報》)。其實從前天開始,就有媒體大肆渲染,用最「政治化」的,與工潮本來性質無關的辭彙去形容工潮。

工人對於媒體說他們受政治人物擺佈,都絕不認同,他們都清楚自己是為了生計而站出來。至於媒體說「工聯會」及「職工盟」在角力,有政客令工潮「政治化」,工人都不太在意,對於他們來說,最要緊的是得到合理的工資和工時,儘快解決工潮,可以上班謀生,能夠協助他們達到目的就是好人,那管你是什麼政治角力。

也的確有工人相信「職工盟」和「工聯會」介入,是為了政治目的。有工人煞有介事,向「職工盟」的工會幹事說,將來一定會投李柱銘一票。工會幹事不明所以,那名工人就說︰「你們跟李柱銘是一伙的,你幫我地做嘢,將來我一定報答,支持你地的人。」工會幹事解釋說,李柱銘不是工會的人,工會是工人的組織,是幫工人的,跟工人投票給誰沒有關係。

相對於報紙指工人受操縱,工人對於無線電視新聞昨天不報道工潮,連日來又沒有深入反映工人的苦況,就顯得十分惱火。

今天早上,幾十名工人就包圍著無線電視的攝影師,大罵︰「你地專播埋啲晒負面嘢,我地啲慘野又唔見你報!」「咁大件事,你地尋日做乜唔報!」梁國雄立即用音響系統呼籲工人不要責怪記者,因為記者都是打工的,新聞如何被編輯,是他們老闆的所為,工人便散開。

今天有幾個工會及居民團體到來聲援紮鐵工人。這對工人的士氣是很重要的,讓他們知道社會各方面支持他們。每次有團體聲援他們,無不掌聲雷動。


葵芳邨居民協會到場聲援工人(無線新聞截圖)

事實上,因為階級處境的關係,紮鐵工人的鬥爭獲得了不少基層市民的支持。昨晚「街工」舉行了居民聚會,談到啲鐵工潮,基層街坊們反應十分熱烈,對紮鐵工人甚為支持,有「街工」會員更建議成立支援罷工的抗爭基金,在地區進行籌募,讓居民也參與這場抗爭。

梁國雄議員辦事處的兩位幹事,及社運團體「自治八樓」(全名「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的成員黃彩鳳等人也開始常駐罷工集會現場。前者協助集會場務,他們帶來了防水帳篷,在八月這個多雨的季節顯得十分重要;後者則進行攝影、錄像,又跟工人談心,一起製作橫額和創作詩詞,跟工人打成一片,為枯燥的罷工集會帶來活力,振奮士氣。一些大學生及社運團體的人士也不時到場做義工,除了協助各種事務,也可以了解工潮的進展,傾聽工人的心聲。


罷工現場添置防水帳篷應付雨天(無線新聞截圖)

今天「職工盟」的幹事脫下了橙色的識別背心。所有在場工作的人員,包括臨時的義工,一律戴上紅底藍字寫著「糾察」的臂章。以免工人把工作人員當作奸細或便衣警察,產生誤會。

今天有一群紮鐵工人也戴上「糾察」臂章,他們其中幾個是負責集會場地秩序的,而其他廿多人就是今天的「宣傳隊」,早11時半,他們坐著「宣傳車」出發,到多個地盤呼籲開工的紮鐵工人參加罷工。而戴上「糾察」臂章參與「宣傳隊」的工人給改稱為「工人糾察宣傳隊」。

李卓人認為罷工工人已具組織性,不會失控,可以再用遊行的方式表達訴求,便與阿MAN及吳冠君向警方發出8月18日(星期六)舉行遊行的「知會」。

根據《公安條例》,如舉行超過30人的遊行,或超過50人的公眾集會,得七天前向警方「知會」,如有急需,則須不少於廿四小時前「知會」。其實,這所謂「知會」相當於申請,因為警方接獲「知會」後有權反對集會和遊行的舉行。

在集會和遊行等事情上,「職工盟」按《公安條例》辦事,以免被警方阻撓,徒生枝節,所以工會幹事吳冠君為了罷工工人可以使用集會場地,每天都得到警署走一趟去辦「知會」手續。

「幹事小組」對於本周六舉行遊行還是有點擔心,怕有些工人期望太大,到政府總部之後,不獲官員即時回應,便蠻幹起來。所以建議在這幾天要向工人解釋清楚,遊行的用意是公開要求政府加一把勁促進勞資談判,而工潮的關鍵在於工人能否將罷工堅持和擴大。

今天政府表示盡力為勞資雙方斡旋,但認為成功機會不大。

建造商向傳媒承認罷工對工程有影響,又說紮鐵工人罷工,已影響到其他工種的工人不能開工。


長實副主席李澤鉅對傳媒稱紮鐵罷工不是發展商的事,而是「整個香港的問題」(無線新聞截圖)

五台山 商業電台

阿Man及李卓人在電台節目《左右大局》中談紮鐵工潮,這可算是紮鐵工人首次親身在電子媒體的全面剖白。

阿Man說話不慍不火,很有條理,是在媒體亮相的合適人選。他從工人的工作的艱苦情況,談到工資不斷下調,開工日子減少,生活艱難,最後逼不得已而罷工,打動了千千萬萬的聽眾。

8月17日(星期五):罷工第十天

金鍾某律師事務所

警方反對紮鐵工人翌日的遊行,「職工盟」代表向委員會上訴,下午與律師商討對策。

後來上訴得直,委員會主席表示︰紮鐵工人在香港被壓逼了十年,若在其他國家,早就勞工法例保障,工人惟有遊行,故准許遊行在8月19日(星期日)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到政府總部,人數不限。

鰂魚涌 「港島東中心」建築地盤

今天數百紮鐵工人照常集會,「工人糾察宣傳隊」照常大約11時30分出動。


紮鐵工人到場呼籲仍在地盤開工的工人加入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為了嘗試加強宣傳攻勢,今天出動了兩輛「宣傳車」,兩隊「工人糾察宣傳隊」,一批到港島,一批在九龍。

其中一隊到鰂魚涌華蘭路地盤,該處佈署了大量警員,架設了很多鐵馬,作隨時拘捕工人之勢。

何文田 「公開大學」建築地盤

另一隊「工人糾察宣傳隊」到何文田公開大學地盤宣傳時,該地盤的紮鐵工程判頭「仇雄」出示一張有他簽名的「扎鐵工會」要求加薪至950元的通告,以示支持工人的訴求,並保証在他經營的這個地盤工作的紮鐵工人一定有950元日薪。一時之間,「工人糾察」們感到沒理由指責這名判頭,也沒理由叫一群獲得950元日薪的紮鐵工人罷工,便乘「宣傳車」離開了。


判頭向宣傳隊聲稱該地盤的紮鐵工人有950元日薪(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糾察們在「宣傳車」上討論這件事。有工人指出,個別判頭將日薪增加至950元,這固然是達到工人的要求。然而這個利益只是暫時性的,並非全行業的協議。若更多判頭這樣做,吸引了更多工人開工,罷工的威力豈非被削弱?也有工人認為工人得到了合理的工資,開工也無可厚非。他們對於這件事感到很矛盾。

8月18日(星期六):罷工第十一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工人如常到天光道地盤集會,「工人糾察宣傳隊」如常出動。李卓人、梁國雄和「幹事小組」不斷呼籲所有紮鐵工人動員其他工友兄弟及家人參加今天的遊行,向全港宣告紮鐵工人的呼聲。集會於下午2時前結束。

之後,「幹事小組」一邊忙於準備翌日的大遊行,一邊想,會有多少工人參加呢?數百人?一千人?若參加人數太少,則示威要變成示弱了。

 

(未完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