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8月13至14日)

14/08/2017 - 7:04pm
Share

編按:曾燈發,一個曾經讓紮鐵工人恨之入骨的名字。十年前的紮鐵工潮裡,「揸爆佢(曾燈發的春袋)」的口號多次響起,為烈日下的罷工現場一再提升熱力。到底這個工人出身的商會大老如何打造了行業裡的剝削生態?街工前勞工幹事麥德正的工潮日誌連載到第四回,工潮漸入佳境,工人掌握到罷工的威力之餘,也讓我們一窺紮鐵業梟雄的發跡手段。

 


文:麥德正

續前文

組織罷工(8月13日-8月19日):

紮鐵工人決心進行鬥爭,有組織地進行罷工,「職工盟」、「街工」及梁國雄繼續提供協助。社會各方對工人表示同情,媒體對工人形象的報道趨於正面。

 

8月13日(星期一):罷工第六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早上,工人繼續到天光道行人路聚集,但原來「工聯會」已經向警方申請了以此地作集會用途,只讓紮鐵工人進入,卻透過警員阻止梁國雄、「職工盟」及「街工」幹事進入,不知是否「工聯會」認為他們是前天引致工人堵阻塞馬路的原因。

梁國雄質問警員為何不讓他進入,前天那位給梁國雄貴賓式招待的「扎鐵工會」幹事即拉長臉孔,強調這是「工聯會」使用的場地,才兩天,他對梁國雄的嘴臉竟截然不同。

梁國雄、「職工盟」及「街工」幹事只好坐在路旁,等待著介入狀況的時機,看來有點落漠。不時有紮鐵工人叫他們進入場地,他們都回答這是「工聯會」不許他們進入。

「職工盟」及「街工」把多張電話聯絡表交給紮鐵工人,請他們都填寫,以保持聯絡。但不少工人誤會這是要求讓梁國雄進入場地的聯署信,於是只是簽了名,沒有留下電話。

人群中傳出一些消息,謂「工聯會」將於下午在附近的土瓜灣總部召開工人大會。又有謂工聯會原本使用場地至下午1時,但「工聯會」又向警方申請,延長使用時間至下午3時,故梁國雄、「職工盟」及「街工」幹事等人在此之前將不能進入。

當時李卓人已回港,「職工盟」的幹事則先觀察情況,讓李卓人在適當的時間才到場,這是吸收了經驗,別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提升工人的期望。

「扎鐵工會」和「工聯會」代表以大聲公宣佈立場,表示繼續爭取工人利益,但呼籲工人先復工,及自行決定是否接受「扎鐵商會」的方案。這與工人的要求實在距離太遠,當工人指責他們背離工人利益的時候,他們還不停地重覆勸說,令一些憤怒的工人火上加油,向他們擲廢紙、潑水及唾罵,要趕走他們。「扎鐵工會」和「工聯會」代表待不下去,狼狽離場。


工聯會紮鐵工會秘書馮堅楚遭工人潑水及指罵(無線新聞截圖)

李卓人及「職工盟」的幹事認為是時候要組織工人了。下午1時,李卓人抵達罷工現場,借用記者的小梯,站在梯上,向工人發表講話,首先對於自己之前幾天身處海外,未能協助工人爭取權益而致歉,接著他提出現時工人連850元日薪也被剋扣,所以首要保住850元日薪,有工人即時叫罵,反對他降低每日工資950元的要求,李卓人沒有重蹈「扎鐵工會」和「工聯會」的覆轍,隨即順應工人意願,堅持以日薪950元,8小時工作為爭取的目標,但要達到這目標並不容易,因為商會方面態度極之強硬,要達到目的,惟有大家同心合力,打一場艱苦而長期的仗,要號召全扎鐵行業工人罷工鬥爭。他這一番話獲工人響應,要算是確立了長期罷工的鬥爭方向。


勞工處官員又是警員護送到場(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代表與勞工處官員在警車上開會(無線新聞截圖)


工人圍著警車,焦急地等待著勞工處的回應(無線新聞截圖)

稍後時間,政府派了代表到場,她就是前天在工人堵塞馬路事件中出場的,勞工處首席調解主任鄭惠瑜。她又是在大批警員的簇擁下到場,她與李卓人在警車上談了接近兩小時之後,探身出車外,以大聲公向工人交代說,資方一定不會接受工人的要求,還說出了令工人難忘的名句︰「人生未必每事都如意,有幾多個每樣嘢都心想事成呢?」


勞工處首席調解主任鄭惠瑜︰「人生未必每事都如意,有幾多個每樣嘢都心想事成呢?」(無線新聞截圖)

今天,有工人說,前天堵塞馬路的行動是沒有效的,動搖不了資方。但沒有多少工人說是怕警察拘捕,或擔心公眾不支持。看來他們優先考慮的,是什麼行動最有效。

有傳言謂「工聯會」向警方申請的集會場地至下午1時為止,之後警方將會「清場」,有工人聽到這傳言,對警方很不滿。有工人說︰「我地咁好力,唔怕警察。」亦有工人說︰「我哋今日唔衝,坐喺度,警察憑乜嘢拉我哋。」

今天有些件事發生,可見工人開始注重群體紀律,不想被破壞團結。

有一名工人,聽說是喝醉了酒,在集會現場大叫大罵,遭幾十名工人包圍,指責他意圖搞事,在場聲援的「地盤工會」理事長孫龍弟身材很高大,像抓小兔子般把這個工人拉走。後來,又有另一位工人,借小故大叫大罵,還無故跟警察衝突起來,警察在工人眾目睽睽下,把他帶上警車送走,沒有工人理會他。


懷疑鬧事者遭警員帶走,其他工人不予理會(無線新聞截圖)

另外,工人對奸細很是提防,一些來自民間團體的義工幫助「職工盟」,請紮鐵工人填寫電請聯絡表時,被一些工人懷疑是商會派來的奸細,來搜集工人姓名以便「秋後算帳」。聽說今天早上,工人抓了一名奸細,把他打了一頓。

有工人表示,雖然有很多工人團結,但亦有工人願意做商會的內奸,在集會場地發報假消息,挑起混亂。聽說今早,有一名工人表示他月入數萬元,生活很好,引起其他工人圍攻,要由警察護送離開。

商業電台

晚上商業電台節目《左右大局》實時訪問蒙兆達及王國興,談工潮是否「政治化」。王國興指工潮裡工人坐馬路,蒙兆達反駁說工聯會有談判,工盟有行動,要體諒工人。


職工盟幹事蒙兆達反駁工聯會的指責(無線新聞截圖)

其實,今天的報紙已在開始談「職工盟」與「工聯會」角力。《蘋果日報》標題是「左派工會秘密與資方談判,扎鐵工潮鬧分裂」,《成報》標題則是「紮鐵商會答允調整薪酬,工會指摘「職工盟」煽動激烈行為」。


工聯會指工潮為政客所利用(無線新聞截圖)

「扎鐵工會」代表今天早上被工人趕走之前,便指責有「政客」及「職工盟」利用工人情緒,謀取政治利益。而最「政治化」的言論則出自「扎鐵工會」主席陸君毅在電視新聞上的一番話︰「帶動遊行嘅,大家都見到係『職工盟』,只不過利用佢哋(工人)。攞到政治成果之後,收唔到尾呢,就拍拍手走人架啦。」


工聯會扎鐵工會主席陸君毅指責職工盟(無線新聞截圖)

「工聯會」及「職工盟」背後有著不同的政治背景和理念,往往被外界放大,將兩者在工潮中的表現,視為政治角力的延伸。而「工聯會」中人,對於「職工盟」的存在,則是按「政治掛帥」的邏輯,認為「職工盟」就是民主派政治人物的政治工具,「職工盟」的任何行動,都是為了政治服務。

實際上,在處理是次工潮的手法上,「工聯會」及「職工盟」雙方迥異,工人則對兩者有所選取,客觀上這是兩者的競爭,但並不牽涉政治因素。

紮鐵工人並不太關心「工聯會」及「職工盟」的政治理念,也不在乎有什麼政治利益。工人就是要有團體協助他們,以有效的手段鬥爭下去,爭取「散工」有950元的日薪及8小時工作,僅此而已,這是他們為何趕走「工聯會」的代表及暫時接受「職工盟」的原因。

現時紮鐵工人對「職工盟」、梁國雄和「街工」的信任和接受也是有條件的,如果違背他們的利益,也一樣會被趕走。

荃灣 勞工處勞資關係科

《左右大局》大談工潮的同時,勞工處安排了「建造業商會」與工人代表、李卓人、梁國雄、「地盤工會」及「街工」代表開會,討論如何解決是次工潮。

「建造業商會」是建築工程公司的聯會,在紮鐵行業的勞資關係上,「扎鐵商會」是工人的直接資方,「建造業商會」之所以牽涉其中,是因為紮鐵工程公司承包了建築工程公司分判出來的工序,紮鐵工人的工資,與建築工程公司支付的紮鐵工程費多寡有關,擺脫不了道義上的責任。

會議中,建造商會主席黃天祥主要是傳達一個訊息︰建築商盈利甚微,紮鐵商也是一樣,紮鐵工人的工資根本沒有上調的空間。

「建築商盈利甚微,紮鐵商也是一樣」,到底有多大說服力?

今天較早時間,建造商會向傳媒表示,工潮每天每建築行業虧損500萬元,亦憂慮事件會引發建造行業各工種的連鎖加薪。這顯示了罷工擊中了資方的痛處,對紮鐵工人的士氣有鼓舞作用。

有工人樂觀地估計,罷工十天,資方一定會讓步。

8月14日(星期二):罷工第七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曾燈發,食屎!」聚集在天光道罷工集會現場的幾百名紮鐵工人,一早便喊這口號。原來,「職工盟」和「街工」幹事在8月10日帶領的這口號是「曾燈發,可恥!」但工人都喊作「食屎!」,於是成為了新標準。在工潮中,這是最受工人歡迎的口號,每次喊這口號,聲音都響徹雲霄。


工人叫口號和唱歌鼓舞士氣(無線新聞截圖)

曾燈發何以被工人恨之入骨?這得從他在紮鐵行業內的所作所為說起。

雖說所有建築業工人在行業不景氣下,都叫苦連天,但紮鐵工人的怨氣可說最大,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在業內起領導作用的「天和工程公司」不斷剝削員工,拉低了全行業的員工待遇,令紮鐵工人的待遇跌幅比其他工種的工人更大。

多年前至今,香港紮鐵行業都是寡頭壟斷,幾間紮鐵工程公司包攬了全行業工程約七成之多。近年發展最快,規模最大的,就是「天和工程有限公司」,擁有全港四成紮鐵工程項目。

「天和工程公司」的老闆曾燈發就是「紮鐵商會」會長,也是勞資談判的主要資方代表。

曾燈發從內地來港,投靠他的表哥,當年的「紮鐵大亨」蕭樹強(業內人士都稱呼他「蕭強」)。曾燈發由紮鐵工人做起,之後為蕭樹強管理業務。

九十年代,蕭強到國內發展,曾燈發則憑著拉攏蕭強公司的人才,成立「天和工程公司」,承包本來與蕭強合作的建築商的工程。業內人士透露,「天和工程公司」在承包赤鱲角機場工程的時候,從政府支付給紮鐵工人1,200元的日薪中尅扣,內地來港工人、尼泊爾工人及建造業訓練局畢業的新入行工人只獲600元日薪,而熟練工人雖然沒被尅扣工資,但要額外多帶三名工人到來工作。雖然如此,但當時「天和工程公司」就有500多名工人。

為何有大量工人投身到待遇較差的「天和工程公司」呢?建築業工人最大的問題就是隨時被拖糧欠薪,從草根起身的曾燈發了解地盤工人的心理,恆常在「天和工程公司」儲備足夠現金,實行準時出糧,特別令養妻活兒和供樓的工人幹得安心。

「天和工程公司」的員工隊伍不斷擴大,完工準時,得到賞識,承包了很多興建新機場的工程。

當「天和工程公司」成為了行業中的最大公司之後,便不斷超低價投標,至今全港四成紮鐵工程都屬曾燈發名下公司負責。

曾燈發還要進一步加強對行業的控制,包括行業工資,便連同蕭強及行內的大公司,在1998年成立了「紮鐵商會」,出任會長。

「天和工程公司」作為業內龍頭,從1998年起帶動全行業公司減薪,最初減薪還有向屬下工人發出書面通告,之後更先斬後奏,工人到出糧時發現薪金少了才知道。

據工人表示「天和」對屬下工人真的刻薄非常,工人開夜工的雙倍工資被取消,連去廁所或用膳多五分鐘,也要被扣減工資20元!

工人之間有「黑名單」之說,即是誰因工受傷,各紮鐵工程公司便互相通報,從此不再獲僱用。「天和工程公司」當然也有份編制這份「黑名單」!

紮鐵工人提起「天和工程公司」對屬下以至整個行業工人的剝削,無不「媽媽聲」。

曾燈發在紮鐵業所賺得的財富,已足以向其他方面發展。這兩年他更炒賣工廈,以其持股公司名義,自去年二月至今共買入多個工業大廈單位,當中14個已賣出,淨賺2,900多萬元,未賣出的時市值近5億元。

他對媒體說,他自己為工友爭取,將830元日薪增加至850元,已經是資方的很大讓步。但這相對於工人所要求的,真是相去甚遠。

紮鐵工人聲討曾燈發,都特別起勁。

「我地罷工,而家佢地蝕緊錢,曾燈發知道痛啦!我地續繼罷工,就係摙住佢個『春袋』!」梁國雄話聲剛落,工人喝采聲和掌聲雷動!梁國雄的粗獷形象及貼近工人文化的生動語言,很受工人歡迎,對士氣有很大幫助。梁國雄把握工人對曾燈發的痛恨,激發工人的鬥志。

另外,一些工人作了一些打油詩給工會幹事公開朗讀,訴說了工人的心聲,工人都拍掌叫好。


在天光道工人示威區,警方防範森嚴(無線新聞截圖)


警方表示禁止工人遊行(無線新聞截圖)

梁國雄主張在今天再舉行工人遊行,要遊行到港島。但警方以他建議的遊行路線途經城市心臟地帶,人多車多,且路線複雜為理由而禁止。此外,警方嚴陣以待,在罷工集會現場附近派出逾百警員,配上防暴裝備,又有廿多輛大型警車在場,可以隨時成為路障和調動警員。不少警員在工人眼前來回穿梭,甚具示威和挑釁的意味。

(未完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