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轉清潔外判公司 校方誤導工人棄追遣散費

01/06/2017 - 8:15pm
Share
【惟工新聞】浸會大學清潔、保安外判公司舊合約皆於6月30日屆滿,繼早前本報報導舊保安公司龍衛打算逃避逾百萬遣散費,舊清潔外判莊臣同樣有此打算。今日(6月1日),莊臣舉辦簡介會向浸大清潔工說明交接安排。令人費解的是,校方物業管理處在會上與外判商站在同一陣線,誤導工人簽自願離職書放棄追討權利。
 
物業處代表多次誤導工人 無憑無據為外判商美言
 
莊臣的代表毛先生在簡介會上指莊臣的工作崗位多得不能盡錄,著工人可放心跟隨舊公司離開浸大。但是當學生組織浸大社關的成員問到能否提供具體崗位資料時,毛先生卻拒絕。不過,在資料不足的情況下,物業處代表黃小姐仍為莊臣背書,謂「莊臣有好多盤可以俾你揀」。
 
誘騙工人簽自願離職書是外判商逃避遣散費的慣常技倆,毛先生在簡報上列出一張收條,內容包括:「公司請閣下於6月15日前簽妥下列員工回條給與公司......若員工不願意離開現有工作崗位,則可書面向公司申請離職,終止雙方僱傭關係。」黃小姐隨後接著毛先生的話向工人說道:「一係你剔左手邊(調遷),一係你剔右手邊(離職)。」
 
事實上,工人並不只有「跟隨外判商走」或者「自行離職」兩項選擇。在場的工會代表回應道,很多僱傭合約會寫上工作地點,如果外判公司把工人調往其他地方工作而工人不接受安排,公司就是單方面修改僱傭合約,需要向工人作出賠償。可是,莊臣代表卻把第三個選項隱藏起來,物業處代表亦簡化選擇誤導工人。
 
由於遣散條例頗為繁複,校方明天將與學生、保安公司及工人代表到勞工處徵詢意見。在莊臣的簡介會上,黃小姐企圖把清潔、保安工人的遣散問題混為一談,謂明天會一併向勞工處詢問。學生及在場的工會代表大感疑惑,指出保安、清潔工人的合約並非相同,不可能一同處理,校方臨急通知亦令清潔工人無法預備時間出席,實屬行政失當。學生多次要求澄清,黃小姐才改口說明天的會面主要針對保安公司安排。
 
新外判商未上場就剝削 學生要求校方加強監管
 
在今天簡介會前,浸大學生會、浸大社關召開記者會,揭露舊保安公司龍衛的惡行。與浸大保安、物業處有多次接觸的浸大社關成員指出,物業處在事件中表現出諸多問題。在與物業處開會時,學生發生處方人員無意了解工人處境,當學生提出龍衛過往少付工資等問題時,處方竟表示收不到工人投訴。討論到勞工法例時,物業處人員表示不熟悉條例,需要向龍衛查詢。
 
另一方面,新外判商未上場就開始剝削。記者會上,一名在浸大工作多年的保安霞姐現身說法。新公司城市護衛面試時告知霞姐,其月薪將為11,700。後來,城市護衛再以電話通知霞姐,指將會降低他的職位,工資亦減至10,500。
 
浸會大學學生會、浸大社關今天舉辦記者招待會
 
保安員霞姐訴說新舊外判公司剝削
 
學生在記者會上宣讀給校長的信,對校方提出多項訴求,包括:在未解決清潔與保安遣散費爭議前,拒絕向兩外判公司發放按金及最後一個月之營運費;加強監察外判商,杜絕各種扣假扣錢剝削;確保新外判公司聘用舊公司之員工,令工人可繼續留在浸大工作;在往後的外判招標過程中加入學生及工會代表,實踐員生共治;長遠而言,校方應給予外判員工更佳的待遇。信件有二十多個浸大學生組織聯署。
 
外判商承包合約於本月底屆滿,學生組織在這段時間會繼續跟進保安、清潔工的情況,估計未來一個月仍會出現變數。
 
相關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