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老保安遭外判商壓榨 明愛學生辦勞關組助爭取權益

24/03/2017 - 6:19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8657

標籤

【惟工新聞】明愛專上學院位於調景嶺的新校舍即將落成,學生的活動空間增加,同時也需要更多清潔保安員投入維護校舍。可是多勞未必多得,舊校舍兩位保安員被要求兼顧新校舍的巡守工作,薪金卻比新入職者還要低。保安員表達不滿後面臨外判商報復,學生為此成立「明愛勞工關注組」(下稱勞關組),在短短三日內收集到二百多個同學簽名支持保安員。
 
拒絕增加工作量後遭針對 新入職者薪金高出千元 
 
兩位保安員現年分別為61歲及63歲,在明愛專上學院擔任夜更保安員至今7年,所屬外判商為「康業服務有限公司」(下稱康業),為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全資附屬機構。根據合約,康業理應聘請三名夜更保安員,但是,過往兩名保安員長期承擔著三人份量的工作。去年12月,康業再增加工作量,以月薪增加650元為條件,要求兩保安兼顧新校舍的巡守。新校舍比舊校舍大兩倍,而外判商只打算多聘請三名夜更保安,由於加薪與工作量增加的比例不合理,兩保安沒有答應要求,後來受到針對。康業通常在年尾調整工人薪酬,除了兩人外,其他的保安皆有加薪及升遷。及後,兩人再發現另一個問題:康業在招聘廣告上列出的工資比他們現時的月薪為高。
 
數名來自社科院會、關社及學生會的同學在本年2月得悉事件,組成勞工關注組介入。在兩名保安、嶺南勞關組與職工盟工會幹事的協助下,明愛勞關組的同學逐漸掌握到校內保安的狀況。
 
兩保安最無法接受的是新入職者的月薪比他們高,勞工處招聘廣告顯示,新入職者月薪為12,500-13,500元,比兩人現時的月薪10,696元高出逾千元。現時外判商採用雙糧制,年尾可獲多一個月的薪金,但是即使加上雙糧,舊人的平均月薪僅高於新人數十元。勞關組的同學認為,一方面工人必須工作滿12個月後才能得到雙糧,工人收入多寡並無保證;另一方面,保安為學校付出多年而且經驗豐富,僅高數十元的月薪並不合理。
 
外判商謊言被學生踢爆 保安仍面臨調職危機
 
勞關組遂要求校方聯絡外判商會面,商討保安待遇問題。三方分別在3月1日、3月16日會面,外判商在會上指兩名保安員工作表現欠佳,與同事相處有問題,因此拒絕作出薪酬調查,更稱會調動兩人職位。「調職」是外判商常用的語言偽術,外判工人合約上的工作地點經常被寫成「香港九龍新界」而非特定地點,當外判商想踢走工人、或者臨近完約而不想付遣散費,便會將工人調動到另一個交通不便的工作地點,意圖以此逼工人自動離職。關社組的阿傑指,調職實際上意味著解僱。
 
兩名保安員在過去的幾年都有獲得加薪,上年的表現評核更得到8.5分,關社組的同學認為外判商的指控並非事實,於是他們就著外判商的指控進行調查,詢問其他保安員。外判商指一名保安員在頂替兩人的工作後便辭職,將責任歸咎於兩人身上。然而學生發現,該保安員辭職是因為要照顧孫兒,其他明愛的保安亦表示與兩人相處並無磨擦。為了向校方及外判商證明兩保安的表現,勞關組在第二次會議前於校內辦簽名活動,短短兩日就收到有二百多個簽名,事後亦有關心保安的同學主動詢問。
 
在最後一次會面時,康業仍然拒絕改善保安待遇,勞關組的學生表示:「我哋聽到康業嘅人喺校長耳邊講,新合約已經唔考慮兩位保安。」在同學的支持下,兩位保安表示會堅持到底,不會主動辭職。
 
保安待遇差於其他院校 勞關組冀爭取全面改善
 
勞關組要求外判商保留兩保安在明愛的職位,長期而言則希望改善整體的保安待遇。與康業面談前,勞關組收集了其他院校的保安待遇作比較,發現明愛保安員的待遇較其他院校為差。明愛夜更保安須工作12小時(俗稱12碼),在其他大專院校裡,只有城市大學夜更保安有相同的安排,其他院校保安工作時間皆為8-8.5小時。
 
他們又發現明愛的保安並不如其他院校般有飯鐘錢及有薪假日,但是外判商卻聲稱有飯鐘錢及有薪假日。學生計算出,如果外判商所言屬實,以最低工資34.5元乘以每日工作12小時再乘以每月31日,保安理應獲得12,834元的月薪,但現時只得10,969元。要麼是外判商在說謊掩飾自己的剝削行徑,要麼就是外判商違法最低工資法。
 
康業批評學生介入會影響他們的管理,擔心長此以往,工人會找學生代為出頭。勞關組成員秋燕對此回應道,如果外判商與工人本身的溝通良好,就不會出這樣的事。勞關組的成員秋燕表示,自己在一年級時就與其中一位保安金沙哥熟絡,他們不時在通訊軟件閑聊。今年2月中,金沙哥透露自己受到外判欺壓,秋燕認為他是走投無路才會找上學生幫忙,對金沙哥的遭遇感到心痛。成員阿B與秋燕經歷相近,由於籌辦院會而經常夜晚留在校,因而認識了夜更的保安。阿B說:「有一個認識嘅人被欺壓,我覺得要做返啲嘢。」成員master雖然不認識兩位保安,但是在與外判商會面的過程,她發現了諸多不公平之處,而且自己身為服務使用者,亦有責任關注事件。
 
相關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