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機構高層獲600萬津貼 一筆過撥款制度肇禍

13/03/2017 - 6:50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47714
【惟工新聞】在制度扭曲之時,連慈善公益也可以是一盤生意,甚至是致富之路。近來著力批評社福機構肥上的社福工會又有新發現,在過去半年,他們索取60間社福機構的薪酬報告,發現多間機構高層獲發數十萬巨額津貼,薪金亦遠高於規定。今日(3月13日)社福工會於立法會舉辦發佈會,要求政府修補制度漏洞。
 
社署調高薪酬上限 15間機構高層獲大額津貼
 
在60間機構2014至2015年高級行政人員薪酬報告中,工會發現15間機構的高層獲發大額現金津貼,涉及金額接近600萬。當中包括提供安老服務的香港中國婦女會,其總監達215萬,包括為41萬津貼,機構裡最高職級三個人薪酬總額佔了整間機構所得資助十分一。工會指出,香港中國婦女會規模不大,只有一間院舍,疑有濫用公帑之嫌。
 
保良局在15間發放現金津貼的機構中排名第二,兩個最高層年薪合共超過300萬,共獲現金津貼50多萬。社福工會在以往的調查發現,保良局於2013至2014年度以「現金津貼」 的名義向高層發放約90萬,總幹事、助理總幹事、高級主任都獲得津貼,僅前線員工被排除在外,工會批評保良局的做法是肥上瘦下。
 
社會福利署原本規定,社福機構員工的薪酬不高於政府內部同等職級公務員的薪酬,當中所指的「同等職級公務員的薪酬」並不包括福利。但是在一筆過撥款實施後,社署修改了規定,將薪酬以外的附帶福利也包括在比較範疇內,例如公務員除了薪金外會獲得長俸、房屋津貼等,這變相使得社福機構員工薪酬增加(解說圖見下)。出席發怖會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一筆過撥款是罪魁禍首,制度使得機構的職級架構模糊,任由機構決定而不受管制,認為應該要求機構增加資訊透明度。
 
 
東華三院獲最多資助 制度漏洞下無需公佈資訊
 
2014-2015年度接受整筆撥款資助的機構共164間,但並非所有機構都需要公開高層薪酬。只要機構符合兩個條件的機構,就可獲豁免公開高層薪酬資料:1)年收入少於一千萬,2)政府資助少於總收入的一半。因此,有98間機構有權不公開相關資訊,工會曾向機構查問亦被拒絕,政府、公眾無從監察。全港資助額最高的東華三院,每年收社署逾9億撥款,但因符合上述兩個條件,毋須向公眾交待高層薪酬狀況。工會指,查得15間機構發放巨額津貼只是冰山一角。
 
即使66間機構在規定下要公佈高層薪酬,但工會在索取過程也遇到重重困難。工會理事蔡蕊芝表示,只有十間機構有把資料放在網上公開,其他機構則要求他們到總部查閱,有的機構甚至要求他們先作申請,查閱期間只能手抄,不可索取紙本、拍照。工會需要花三個月才取得香港中國婦女會的資料。在工會爭取下,社署曾承諾在第一季公佈受資助機構的財務報告,但現時仍未出現,消息指社署打算延後發佈。
 
機構高層為獲津貼減少開支 或影響服務質素
 
張超雄把工會的發怖形容為驚人發現,他擔心,如果社署繼續容許情況,機構為了節省服務開支,把公帑留待年末發放津貼,會使服務質素變差,最終影響需要服務的人。機構高層對於高額收入的解釋是,由於服務擴展,高層的責任增加,因而薪酬也相應增加。工會理事邱智恆指出,香港中國婦女會總監所獲得41萬津貼已足夠多請一個職員。張超雄亦認為,高層會得到金錢利益,可能會極力擴展業務,如果為了擴展而擴展,擴展就未必符合公眾需要,競爭亦不一定可以促進服務質素。
 
社福工會要求社署修改現行指引,規定社福機構員工薪酬不能優於政府同等職級的薪酬,當中用作對比的範圍不包括福利,另外社署亦應規定所有機構必須披露整筆撥款用於高層薪酬的運用。工會要求履行承諾及時公佈機構周年財政報告,與及監管受資助非政府機構高級行政人員斯需檢討報告。
 
相關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