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工人文學獎得獎作品回顧:新詩組

24/01/2017 - 10:52am
Share

編按:第八屆「工人文學獎」將於今年2月20日截止報名。香港有三百多萬打工仔,若再加上他們供養的家人,毫無疑問是這個社會的絕大多數。到底我們的生活能夠如何被呈現,又能夠如何呈現自己?工人文學獎自八十年代創立,一度中斷後於2010年復辦,惟工新聞轉載上一屆工人文學獎新詩組的得獎作品。工人並未在標榜資訊科技的年代消失,玩著手機的我們如何創造自己買不起的樓價,寬頻推銷員如何在城市運作裡磨耗,風光盡收詩人筆下。

 


 

冠軍:〈寬頻人〉
吳其謙 (香港)

(一)

站在分割貧富的狹橋

皮囊大批輸出車站

夕陽熨過許多傾斜的肩膀

 

在無盡飛掠而過的側面中

狩獵一雙瞳孔

「極速寬頻上網月費只需──

一七八」

以華麗的口號追趕

不可修飾的銷售額

 

草木褪色

扶手涼了

廚房燈熄滅

是時候收起易拉架廣告

把僵硬翹起的嘴角和小腿曲張的靜脈

塞進行囊

 

(二)
和許多不甚分明的輪廓圍攏垃圾箱

焚起如宗教的儀式

以熟練的姿勢

吐出刻有唇紋的圈

 

一縷縷白煙攝入毛囊

滿溢一式一樣的制服口袋

城市人已經遺忘

在黑夜踮起腳尖共舞的本能

 

下班後有時靠在欄杆

為失衡的城市把脈

高速公路縱橫交錯

商廈的黑影悄悄競生

 

微弱的交通燈提示音覆蓋心跳

逐漸沒入龐大的規律

同步為一粒細胞

感悟潛在不變的血液流動

是什麼教人們不惜一切

躋身橋的另一邊

躺進面海的玻璃塔?

 

(三)

 

冰箱透出淡藍的光

數罐啤酒配連鎖集團外賣

漫長的秋天停泊舌頭

七彩的味蕾一瓣瓣凋零 最終

遺下同一枚工廠印章 同一種甜

 

可以選擇收聽電視的罐頭笑聲或

做一場謹慎的愛

放一盆熱水讓蒸氣蒙蔽

玻璃鏡裡的臉

 

赤裸 以指紋檢核僅餘的成份:

無法撫平的倔強鬚根

灌滿混凝土的心臟

許多永不癒合的傷口

 

收集濾網上的皮屑和頭髮

想像聚滿容器時暫且撇下行囊

在候鳥的腿綑綁寫有名字的紙條

在電車站上的積水倒映飄揚的髮梢

在海底邂逅一尾與自己容貌相似的魚

 

(四)
躺臥 以呼吸的起伏寫詩

抵抗慢性虐殺的工作

抵抗城市的脈搏

 

和許多個夜晚一樣

床頭放一杯開水

龜裂的嘴唇塗抹凡士林

起床時慣性檢視

開水微降的刻度

黏附嘴唇的褐色死皮

 

察覺了事物消逝的痕跡

但恆常踏出屋門又見

高聳的商廈沒有崩塌

高速公路沒有折斷

城市依舊輪轉不息

寬頻人如常拉起易拉架廣告

在人來人往的天橋推銷

優質未來

 

亞軍:〈投資回報率〉
蔡方瑜 (台灣)

一年
成熟的稻與麥粗糙了我的
手掌,搬運黎明時熟睡
的麻袋
高粱無奈的望向
天際,沒有一朵雲
燕子捎來春天
將走的消息,我折一方信箋遠行
貨車駝著沉甸甸的
勞役
駱駝與馬總視我為同類

五年
臥倒的杉樹與檜木磨損了我的
眼角,俯視便當裡空虛
的容量
黑松茫然的盯著
山林,沒有一隻鳥

十年
簇擁的煤屑與礫石粉白了我的
鬢角,翻攪胃袋底灼熱
的岩漿
礦坑無趣的打量
鐵道,沒有一陣風
高起的樓中
月底數字的差異總是
染上衣領的一抹藍

二十年
聳立的鋼筋與螺釘沉重了我的
脊背,負載薪資袋中輕薄
的憂愁
記憶朦朧的吟哦
故鄉,沒有一盞燈
迷途是另一首忘詞的歌

燃燒的日子投資
勞動與汗水
頭頂的髮線撤退如海岸線
訕笑的物價高不可攀一如
高嶺的花,眼淚止不住腳
咕咚一聲滑落
慢性病的針葉林
肝蜷曲在腹腔的舍裡
逐漸石化
咿咿呀呀的,樓上那根肋骨埋怨
他不是創造夏娃
卻創造自己也買不起的房價

 

季軍:〈智能手機的未完成〉
賴殖康 (馬來西亞)

咖啡店裡

香濃卡普奇諾為空氣伴舞

人群握手機坐成了化石

以為手指的滑行足以轉動世界

(廣告詞曰:Built to keep you moving)

如科幻電影的情節

機械人為聞花香而開始尋找零件

力求轉生為人
而我们则在相反的轨道上
更换心脏成齿轮
任血管在鏽鐵上流淌
只為討好一個方形的空檔
導演著最新型號的追逐戰

(廣告詞曰:Designed for Humans)

飯桌上只剩下筷子在獨白
安慰著匙羹的不自然
團員頓時成了二人世界
一種人械的畸形戀
低頭以後的世界
我們可以熟悉得
在線上言歡
卻又私下不見
(廣告詞曰:Connecting People)

當愛情遠距離時
我們自以為找到了鵲橋
踏著無線的步伐
走過,無體溫的擁抱
不潮濕的熱吻
以及在屋內的凌亂房間
享受陽光,流浪海風
(廣告詞曰:Life Companion)

 

更多作品:
第八屆工人文學獎網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