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陰招趕留守街坊 鎖閘阻自由出入 營造廢墟招引盜賊

06/11/2016 - 4:33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市區重建局聲稱「以人為本」,但是重建區總是不得安寧。未獲妥當安置而繼續居住、堅持留守的街坊,經常受到各種威嚇。今日(11月6日)眾多重建街坊一同開記者會,揭露近日多宗令住戶不安的事件,並追溯多年來在重建區發生的事故,聲討市建區趕人陰招。


一眾重建街坊在長沙灣召開記者會聲討市建局滋擾陰招。

唯一出入口被鎖 傳媒報導才解除

居於新填地街重建區的桂姐表示,10月18號的晚上,女兒補習回來發現大閘在外面被鎖上,無法回家,須通知市建局派來的保安才能開鎖。此後大閘每天從晚上到翌日早晨都被鎖,住戶卻不獲配發鎖匙。由於該大閘是住戶唯一的出入口,他們不能自由出入。桂姐曾致電市建局投訴,但不獲理會。此情況令住戶非常驚恐,擔心若有緊急情況無法立即出外會釀成悲劇。

直至三個星期後的昨天(11月5日),經民間媒體報導事件後,市建局忽然派人登門道歉,但過程中市建局職員相當魯莽,不經詢問就直接打開劏房外的大閘及桂姐所住的房門。桂姐形容市建局行為是私闖民宅,擔心日後市建局可用同樣手法,不經住戶同意就擅自行動。

雖然問題暫時解決,但重建區街坊受到的滋擾卻無日無之。

重建區時有盜竊 疑市建區營造廢墟引賊

重建關注組成員綺婷表示,早前深水埗東京街福榮街重建區發生盜竊,各區重建組交流後發現每區到重建的後期都會發生類似事件,而且都與市建局一些動作有關。

每當有單位被收購,市建局都會在門前貼上一張顯眼的招紙,表明「此乃市區重建局物業,不得闖進」,同時又會鑿開單位的牆或門,以大型鐵鏈鎖起門和鐵閘。重建關注組指,這些舉動令人知道樓宇十室九空,讓盜賊以為有機可乘。然而重建區事實上收購進度不一,很多情況下並非整座樓都清空,仍有部份街坊因未獲妥當安置而繼續居住。

關注組批評,這種做法不單易招盜賊,更令重建區變得如同廢墟,是對街坊施加壓力,使其不敢留下來居住。居民一旦搬走,將無法得到合理的安置。關注組又指市建局的做法並無任何好處,要求市建局立即停止,還居民合理的生活空間。


東京街福榮街的街坊陳生帶記者到重建區,展示市建區在已收購的房門外貼上招紙,無實際作用之餘亦營造廢墟感覺,讓盜賊有機可乘。

其他重建區皆有同類事件 淋油縱火盜竊常見

曾受利東街重建影響的May姐表示,當年她在利東街經營樓梯檔,檔口曾被無故淋上紅油。亦有街坊晚上回家遇劫,指重建風波前從未遇到此等事情。該位街坊事後批評,市建局「搞到條街好得人驚,令人惶恐」。

順寧道重建區前街坊何生憶述,在重建收購後期,只剩下自己一戶在天台屋居住。當時他家曾被剪電線,師傅來修補索價5,000元,幸好有街坊相助,以千多元友情價幫助修補。不久之後,電線再次被剪,何生「惟有自己買嘢返嚟駁」。亦曾有人偷偷潛入樓下的店舖偷電線及水喉管,結果何生家的水喉也遭鋸走,他也只能自己修理。

衙前圍村重建區的關仔表示,收購的末段時間,仍有部份村民想要保留圍村不願遷走。今年8月一個晚上的深夜時份,村內的活力士多無故起火。火災令士多的擁有者李生進退兩難,更使村民人心徨徨。最終村民不堪多番滋擾,無奈妥協搬離。

棚仔(位於欽州街的小販布市場)的布販何生也到場聲援重建街坊,他表示曾親眼目睹市建局收樓過程如何耍手段:「兩個人上去,一個人黐紙,影咗相,然後另一個人收返張紙,咁就當通知咗街坊。」他自己也曾受到與上述重建街坊相似的滋擾,十多年前,政府計劃收回棚仔所在地,此前鮮有火災,可是在政府宣佈計劃的半年內,四處皆發生火燭事故。十多年後的今天,政府再次打算關閉棚仔,布販皆打醒十二分精神,自己做足保安措施。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的發言人表示,其實即使市建局不在已收購的單位上貼招紙,顯示該單位為市建局物業,普通人也不會闖進。貼上紙張反而告訴賊人此處人煙少,方便犯事,同時加大居民心理壓力。促進組建議市建局停止此等動作,並且在收購期間加強保安。

 

相關報導:
擋傳媒阻律師 市建局海壇街收樓只賠六萬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