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言起行】土耳其:失敗的軍事政變,社會矛盾的升級?

18/07/2016 - 1:02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715

標籤

土耳其軍方內部的一個軍官派系於當地時間2016年7月15日晚上發動政變,企圖推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及正義與發展黨(AKP)所領導的政府,但在數小時內就被支持埃爾多安的武裝力量及被動員起來的群眾挫敗。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及最大城市伊斯坦堡等地發生武裝衝突,土耳其國會大廈和總統府都遭到襲擊。土耳其總理耶伊爾德勒姆(Binali Yıldırım)於2016年7月16日宣佈「局勢已經完全受到控制」,政變以失敗告終。

拘捕士兵 也大舉拘捕司法人員

據知共有265人在政變過程中死亡(其中104人為支持政變的軍人、114人為親政府武裝力量及47名平民),至少1,440人受傷。軍事政變受挫後,土耳其政府展開大逮捕,已知共有2,839名士兵及2,745名法官及檢察官被扣押。

這次軍事政變的動機仍然未明。發動政變的軍官集團,是土耳其軍方及國家機器中被埃爾多安排擠的派系,他們在發動政變時聲稱是為了「恢復被(埃爾多安)破壞的憲法秩序、人權和自由、法治及公眾安全」

發生政變時正在土耳其西南部馬爾馬裡斯度假的埃爾多安,通過視訊通話呼籲其支持者聚集在廣場和機場捍衛其政府。成千上萬反對政變的民眾湧上街頭制止政變,親政府部隊跟發動政變的軍方派系駁火衝突,最終政變勢力寡不敵眾,節節敗退。

軍事政變受挫,土耳其人民成功保住了正義與發展黨領導的民選政府,國際社會也大力譴責政變企圖,但這卻並不意味著土耳其走出民主危機,反而是凸顯著該國的社會矛盾與政治危機已日益嚴重。無論最新這次的政變是否成功,也不管這次政變的動機是甚麼,土耳其的統治集團正日益走向極權高壓。

執政14年 最富有1%人口佔54%財富

自土耳其共和國於1946年開始確立多黨制以來,曾發生三次軍事政變,也就是1960年、1971年及1980年,以推翻民選政府的手段去維護統治秩序的穩定。土耳其軍方一直是捍衛凱末爾‧阿塔圖爾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以來所確立的世俗化統治集團權貴勢力的國家機器。這次的政變是「例外」,軍方派系所發動的政變失敗,民選政府得以保住去維護統治秩序的穩定。

埃爾多安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於2002年開始執政,過去14年來都贏得每一次全國大選。土耳其於2014年8月10日舉行首次總統直選,時任總理的埃爾多安在首輪投票以51.79%得票率當選。2015年6月7日全國大選,正義與發展黨儘管仍然是議會第一大黨,但無法贏得超過半數國會議席,在出現「懸浮國會」的情況下於2015年11月1日再次舉行大選。正義與發展黨在刻意讓土耳其東南部庫爾德人地區衝突升級、製造政治暴力並加劇壓縮民主空間,在2015年11月的大選中以49.50%得票率贏得國會550席中的317席,重新確立其執政地位。

正義與發展黨領導的政府自上台以來,為了實現復興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的強國夢,推行了披上民粹主義外衣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通過經濟自由化及開放廉價勞動力,讓跨國財團任意剝削,促成了持續十年的經濟高增長,為其政權打造出「令人感覺良好」的印象。埃爾多安的強國夢野心,已經讓該國最富有1%人所掌控的國內財富,從2002年的39%增加到2015年的54%,但是底層人民的生活水平卻每況愈下。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造成財富不斷向上集中,社會不公日益嚴重。加上近年來土耳其經濟增長放緩,國內的社會矛盾也愈來愈明顯。正義與發展黨仗著其在選舉中得到多數選民的「委託」, 以強硬的手段打壓異議,愈發走向強權專制。

政變動機未明 助埃爾多安打壓異議

帶有濃烈宗教政治色彩的正義與發展黨所掌控的土耳其政權,被西方媒體推崇為「伊斯蘭民主」的典範,讓土耳其繼續成為美國為首之西方勢力在地中海和中東地區的重要盟友。土耳其一直都在中東局勢上扮演著重大角色。埃爾多安及其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政權,曾力助美國侵佔伊拉克,也在敘利亞內戰中扮演中重要角色,暗中支持反對阿薩德政權的伊斯蘭主義武裝力量,為當地阿爾蓋達組織與「伊斯蘭國」(ISIS)等極端主義武裝勢力擴張提供了庇蔭。數以千計極端主義狂熱分子以土耳其為中轉站進入敘利亞境內加入反阿薩德政權的武裝勢力,而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則因戰亂而湧到土耳其邊境尋求庇護。

土耳其政府於2014年9月正式加入美國領導的打擊ISIS軍事行動。土耳其2015年7月展開的軍事行動,不僅攻擊ISIS在敘利亞據點,也襲擊庫爾德工人黨在伊拉克北部的據點。土耳其境內曾多次遭遇ISIS所策動的恐怖襲擊。土耳其政府對庫爾德左翼武裝力量的打擊也造成庫爾德人不斷遭到暴力攻擊,親庫爾德人的人民民主黨(HDP)的總部和黨支部都曾遭到暴徒攻擊。土耳其境內瀰漫著一股嚴重的恐怖氛圍,而埃爾多安和正義與發展黨正是借助國內局勢的緊張而加強其專制統治,打壓媒體自由,壓縮民主空間。

這次土耳其軍方內部軍官派系所發動的政變企圖,其實際動機仍未明確,是否是埃爾多安自導自演的「陰謀論」並不重要,但其結果肯定只會加劇當前土耳其的社會矛盾及政治危機。不過,埃爾多安和正義與發展黨可能也真要「感謝」這次的政變企圖,因為土耳其政府可趁機大肆逮捕並打壓異議人士,進一步剝奪公民自由,通過更強硬的專制手段去鞏固其政治霸權。

 

(分題為編輯所擬,原文刊於作者網誌

Share

朱進佳,馬來西亞檳城人。曾在大學時期因反對內安法令而被停學,2011年在《緊急法令》下被政治拘留。曾擔任過人權組織人民之聲協調員。目前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中委。個人網誌是《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