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慟愚人節 菲律賓政府槍殺農民調查報告(上)

23/06/2016 - 1:33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434

惟工編按:菲律賓南部去年底開始發生嚴重旱災,農民要求省政府放糧救災,換來的竟是警方的子彈,在今年4月1日造成兩人死亡,近四百人受傷。菲律賓民間團體旋即調查事件並發表報告,台灣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教授王莉雰「翻譯與習作」課程同學合力翻譯相關報告,並於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發表,惟工新聞特此轉載。

 


公庫編按:今年(2016)三月底菲律賓數千多位農民因飽受嚴重長期旱災之苦,起身集結抗爭、封鎖交通要道,要求北科塔巴托(North Cotabato)省政府發放15,000包白米。農民與政府協商還沒完,卻在4月1日突遭警方以槍擊暴力驅散。以下這份報告是由眾多菲律賓團體組成「全國真相調查與人道任務組織」針對該起暴力事件所進行的調查報告。報告內容除了說明旱災及低價收購如何折磨農民,迫使他們起身抗爭,也詳細調查整起事件過程及死傷人數。事件發生後,菲律賓政府與警方企圖對抗議者羅織罪名,遭批掩蓋真相,因此這份報告提供了不同於官方的觀點,同時向政府提出質疑與訴求。

此調查報告共分為三篇:

由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教授王莉雰「翻譯與習作」課程同學(名單如後)共同翻譯、台菲友好協會成員汪英達協力。

報告原文:《PARTIAL REPORT OF THE NATIONAL FACT FINDING AND HUMANITARIAN MISSION TO KIDAPAWAN CITY, NORTH COTABATO》

背景

2016年4月1日對菲律賓來說是烏雲壟罩的一天,因為,我們的國家辜負了我們的農民。在菲律賓民答那峨內陸省「北科塔巴托」(North Cotabato)的首都,六千名受旱災之苦的農民需要緊急糧食援助,然而,卻遭到警方開槍驅散,三天的對峙演變成流血事件。

飢餓激起人們去尋找食物和生計

4月1日是愚人節,但這些農夫出現在街上的原因並不好笑,因為旱災帶來危害,讓他們陷入極度的飢餓和無助,幾天來,農民與官方的對話毫無進展,農民的要求沒有得到回應。旱災種不出稻米或作物,使農民頓失生計,甚至沒有食物可吃,他們的家人飽受飢餓並且需要緊急協助。除了米和糧食外,農民也要求發放免費秧苗、提高農作物收購價格,以及菲律賓政府立刻撤離在北科塔巴托的軍隊。

雙重災難:極度乾旱加上作物以賤價收購

2015年到2016年的「聖嬰現象(又譯厄爾尼諾現象)」是近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更可能危及生計、收成,讓百萬農村貧困家庭的營養越來越差,還會影響全國各地以農、漁維生的產業。

「聖嬰現象」是指熱帶太平洋地區海面升溫的現象,約每2到7年發生一次並持續6到24個月。有些地區降雨量減少及乾旱造成糧食收成不足,在其他地區則會引起暴雨和水災,而全球氣候變遷使得「聖嬰現象」更為加劇。

「菲律賓大氣、地球物理和天文管理局(PAGASA)」自2015年6月開始觀察氣候變化,4個月後,2015年9月30日宣布,飽滿而強烈的「聖嬰現象」在熱帶太平洋地區盛行,菲律賓也在該年第四季開始受到影響。

氣象學家預測2015~2016年的這波「聖嬰現象」的影響會比1997~1998年史上最嚴重、更強烈,還可能持續到2016年第二季。

而菲律賓是唯一一個被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FAO)視為需要優先處理的國家,由指標可看出,菲律賓在2016年2月底時,全國34%的地區遭受乾旱之苦,3月底達到40%,4月底時更高達85%。

菲律賓農業部門(DA)公布,2015年2月至今,「聖嬰現象」已造成菲律賓農業區超過53.2億披索的損失,在今年1月到2月中,計有價值19億披索的損害。

菲律賓農業部門表示:「這次災害造成總計237,000公頃農業區的損害,估計損失358,800公噸的農產品。稻米、玉米、高經濟作物和牲畜受乾旱衝擊最深。」

民答那峨島(Mindanao)佔了菲律賓超過4成的糧食需求,貢獻了超過3成的糧食貿易。民答那峨島的農民生產稻米與玉米等主食,也栽種大面積香蕉和鳳梨等出口作物。

民答那峨島的幾個省份自去年底便遭受嚴重的農作物損失,其中包括北三寶顏省(Zamboanga del Norte)、南三寶顏省(Zamboanga del Sur)、三寶顏錫布格省(Zamboanga Sibugay)、布基農省(Bukidnon)、北拉瑙省(Lanao del Norte)、西米薩米斯省(Misamis Occidental)、康波斯特拉谷省(Compostela Valley)、南達沃省(Davao del Sur)、東達沃省(Davao Oriental)、南科塔巴托省(South Cotabato)、北科塔巴托省(North Cotabato)、薩蘭加尼省(Sarangani)、蘇丹庫達拉省(Sultan Kudarat)、巴西蘭省(Basilan)、馬京達瑙省(Maguindanao)、南拉瑙省(Lanao del Sur)、蘇祿省(Sulu)及塔威塔威省(Tawi-Tawi)。

民答那峨穆斯林自治區有數千公頃的農地遭受乾旱與鼠疫的侵害,因此銷毀了價值超過11億披索的農作物。馬京達瑙(Maguindanao)省36個直轄市其中的18個面臨災難的嚴重威脅,共有18,831公頃的水稻和玉米受嚴重乾旱影響,約有兩萬兩千名農民受害。

第12號自治區全區農夫損失價值4.5億披索的稻米和玉米,農作物因熱浪及乾早而枯竭。

在北科塔巴托,農損已達10億披索,因為乾旱而受到影響的城鎮有阿拉曼達(Alameda)、 皮卡維恩(Pigcawayan)、卡巴坎(Kabacan)、瑪他蘭(Mataram)、 阿留山(Aleosan)、瑪瑯(Mlang)、格佩特(Magpet)、 皮基特(Pikit)、土路南(Tulunan)、卡門(Carmen)、 瑪基勒拉(Makilala) 和基達巴萬(Kidapawan)等。

乾旱造成的農損高達9.89億披索,加上鼠害破壞了價值達8,450萬披索的作物。隨著溫度上升,至少5萬公頃的農田和玉米田荒廢,超過2.5萬的農民失去了唯一收入來源。

基達巴萬市有至少1.1萬個家庭,將近25%的人口受到影響,而乾旱持續肆虐所有村落,將會造成嚴重饑荒。連續乾燥的氣候影響了大多數佃戶、小農民、農工和貧窮農民的生計。2015下半年度,總計266公頃的香蕉、米、玉米、蔬菜等農作物,都因為去年的極端高溫而枯萎。

這些事件的見證者和從第一天起參與抗議活動者的發言,都證實了農夫們的行動僅是行使和平集會的自由。雖然抗議中有激昂演說,但參與集會的農人沒有武裝,一直到警察們使用警棍、高壓水槍、槍枝、實彈後,才有暴力衝突。

在北科塔巴托省的農村地區發生了嚴重旱災,加上橡膠、稻米、玉米、椰子等農產品價格低賤,造成了農民的處境更加惡劣。

市場雖有長期需求,但農民卻必須面對天災侵襲和糧食價格低賤的問題,以致生活更加貧困。

近十年的極端旱災

受影響區域

受影響的自治市 受影響的村莊 受影響的農民人口 農產品
阿拉干 60% 58% 稻米、玉米、香蕉、橡膠、椰子、棕梠油
安提帕斯 46% 42% 玉米、稻米、香蕉、橡膠、椰子
羅哈斯總統城 52% 48% 稻米、香蕉、玉米、橡膠、椰子
基達巴萬市 48% 54% 玉米、香蕉、橡膠、椰子、稻米
瑪格佩特 64% 62% 玉米、香蕉、稻米、橡膠、椰子
瑪基勒拉 48% 58% 香蕉、橡膠、玉米、蔬菜、水果
土路南 58% 62% 稻米、玉米、香蕉、橡膠
瑪瑯 48% 58% 稻米、玉米、香蕉、橡膠、水果
瑪他蘭 42% 60% 稻米、玉米、香蕉、椰子
卡巴坎 46% 62% 稻米、玉米、椰子

其他受影響的地區還有阿拉干、瑪格佩特、瑪基勒拉、基達巴萬、瑪瑯、阿拉曼達,瑪他蘭和卡巴坎還深受鼠害之苦。受損農作區橫跨數省,面積高達27,558.55公頃,已知農損金額高達238,017,916.35披索。

各作物受影響面積

受影響的自治市 稻米 玉米 香蕉 橡膠 椰子 棕櫚油 蔬菜
阿拉干 35% 48% 40% 38% 23% 25% 68%
安提帕斯 44% 52% 42% 52% 27% 24%
羅哈斯總統城 46% 54% 48% 40% 32% 26% 48%
基達巴萬市 34% 46% 58% 46% 38% 62%
瑪格佩特 32% 58% 62% 53% 36% 54%
瑪基勒拉 28% 42% 54% 56% 34% 52%
土路南 34% 38% 46% 52% 26% 34%
瑪瑯 32% 58% 54% 52% 37% 55%
瑪他蘭 40% 46% 52% 54% 36% 52%
卡巴坎 34% 35% 46% 33% 58%

受損農作物面積(以公頃計算)

農產品 損害的程度 損失的總金額(菲律賓披索)
548公頃 1,500萬披索
玉米 3,690公頃 5,000萬披索
橡膠 10,722公頃 4,800萬披索
椰子 9,956公頃 1億1,600萬披索
咖啡 287公頃 71萬3千披索
可可 153公頃 200萬披索
棕櫚油 2,199公頃 600萬披索

(編按:1披索約港幣0.167元)

奪走生存權利:社會經濟的不公義循環

一般人日常所需和農民的需求是一樣的:同樣以食物為基本人權、有生存的權利,農民也要負擔子女的教育費用等家庭開銷。貧困的農民在嚴重旱災中受飢荒受苦最深,有時甚至無糧可吃。生活缺乏穩定性,他們只能以勞力賺錢,卻無法確保生計。

為何生產糧食的人卻沒有食物可吃?

農民的處境已經很悲慘,又再加上農作物歉收、收入又掌握在貿易商和企業聯合組織手中,更是雪上加霜。

多明諾・卡布堯(Tormino Cabuyao)今年37歲,無地產,住在北科塔巴托省的阿拉干。以種植甘薯、木薯及其他塊根作物維生。乾旱前他一個月賺1,000披索,還有剩餘糧食可供給家用。然而日益嚴峻的旱災期間,他僅能透過作物收成勉強養家餬口。

舉例來說,粑檑(脫穀的稻米)的價格是20披索/公斤、黃玉米11披索/公斤、白玉米12披索/公斤,儘管農產品市場價格維持在正常範圍,農民仍無法在乾旱時冒險種植稻米。更糟的是農民往往向當地富人借貸,富人便藉此壓榨貧苦、沒有土地的農民,為了取得秧苗、肥料、農藥等農耕用品,貧農必須仰賴高利貸或金融業者的貸款。

儘管提高橡膠價格的呼聲四起,但橡膠原料的價格依然停在14披索/公斤。但當旱災歉收時,這些橡膠小農便面臨失業,成為最大受害者。

另外香蕉收購價格創新低,卡達瓦蕉(Cardava)3披索/公斤、呂宋蕉(Latundan)11披索/公斤,使蕉民失去種植意願。雖然椰子的價格尚未從每公斤30披索或每個10披索開始改變,但農民已察覺到椰子正受到乾旱的極度高溫影響而枯萎。此外,菜農也受到嚴重影響。市場上蔬菜供給量明顯減少導致價格上漲。盤商和貿易商拒絕收購這些因為高溫缺水而乾枯變質的農產品。

漠視即犯罪

早在2014年就有全國各地的乾旱預測,但科塔巴托省政府卻在旱象早就有跡可循後,才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因此當局的忽略與無能是公認的。

地方政府花了超過四個月才採取行動。更糟的是,他們認為人造雨萬無一失,是解決旱災的首要方法。科塔巴托(Cotabato)省政府投入四百萬鉅款進行人造雨工程,但這項工程對農民沒有直接的幫助,尤其是鄉下地區既貧窮又沒有土地的農民。

處理地方災害的官員也坦承人造雨成效不彰。由農業部開始實施並花費四百萬披索的21台播雲架次,幾乎沒有製造什麼雨量,但當重大災害發生時,卻是政府官員中飽私囊、官商勾結的好時機。

地方政府缺乏的具體分析資料,官員不清楚小農面對饑荒和貧困的真正處境,也不知道農民缺乏食物,但事實上,農民們被迫得吃豬飼料。人造雨工程上浪費了四百萬披索,但這些錢從省政府撥款後卻流向不明。將基達巴萬市捍衛權益抗議的農民當作是無理的憤怒暴民,其實是否定了他們的生存權。

 

翻譯團隊:陳穎、彭筠絜、張棋涵、呂貞瑩、李佩璇、陳苡慈、戚維容、黃傳雅、張莉娟、李芳儀、李雨謙、蔡依珊、許瑜凌、陳思妤、許嘉瑋、莊昕、溫柔、郭洛瑄、曾子棠、邱慶弘、王昰閔、林佩儀、古千和、許淑卿、林毓秀、蘇姵誼、賴宣卉、許臻宜、黃柏軒、蔡芷琳、徐仕蓁、楊竣惟、李禹賢、游長霖、陳柏勳、簡子皓、江姿瑩、盧姿廷、劉耘汝、陳盈慈、陳姵穎、蔡韋弘、楊巧榆、徐芳汶、余奕珊、王薏華、林宣妊、魏郁恬、陳治勳、蔡欣彤、許瑀芝、王冠婷、陳芷儀、林宛萱、陳昀佑、林岑如、江旻娟、黃千瑜、莊劭涵、張詩淩、歐家榛、林余庭

 

(未完待續,原刊於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